美国将在网络空间采取“进攻性行动”等强硬举措。
去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的网络空间战略强调了“前沿防御(Defense forward)”理念。

这被外界解读为美国军方将在他国而非美国本土实施网络攻防行动。此前,美国总统也赋予军方不受阻挠地部署先进网络武器的自由。作为网络战的始作俑者,美国正在通过积极网络备战,加速将全球拖入一场不会存在赢家的网络战争。

多年来,美国政客一直鼓吹其可能遭遇“网络珍珠港”攻击的风险,但全球首例使用网络武器攻击他国设施的行动却是由美国发起。作为网络战的始作俑者,美国不仅是网络战最强的国家,也是发动网络战最多的国家。

2004年,美国发起网络攻击,导致利比亚国家顶级域名瘫痪。2010年,美国和以色列联合制造的“震网”病毒攻击伊朗核设施,导致伊1000台离心机报废,致使伊朗核计划几乎“停滞”。2016年,美国前国防部长卡特首次承认,美国使用网络手段攻击了叙利亚ISIS组织等,这是美国首次公开将网络攻击作为一种作战手段。2019年3月初,委内瑞拉全国出现大规模停电,23个州中有18个州受到影响,直接导致交通、医疗、通信及基础设施的瘫痪。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指责美国策划了对该国电力系统的“网络攻击”,目的是通过全国范围的大停电,制造混乱,迫使政府下台。有分析认为,在无法进行直接和间接军事干预情况下,对委内瑞拉发起网络攻击可能是美国的最佳选项。

美国在网络空间的备战计划从未停歇。2016年底,美国进一步提升网络战的战略地位和作战价值,将原从属于美国战略司令部的网络战司令部提升为独立一级司令部,构成了总统—国防部长—作战司令部司令三级网络战指挥机制。目前,美军拥有133支网络战部队。2006—2016年10年间,美军先后举行的大规模“网络风暴”演习或者网络太空战演习共7次,其中3次网络攻防作战行动专门针对中国。2018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命令,推翻了前总统奥巴马2012年签署的“第20号总统政策指令”(PPD—20),让军方更自由地部署先进网络武器,而不用受国务院和情报界阻挠。

对于美国的这些做法,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学者、网络安全专家杰森·希利(Jason Healey)十分忧虑,认为美国已经滑入永久的网络战,其中不会有真正的赢家。

这种担忧其实不无道理。美国不断加强自身网络战能力,给全球做出了恶劣的示范,如果其他国家或者美国的对手组织也效仿美国加强网络战能力建设和手段运用,美国绝不可能“独善其身”,倒是很可能是首当其冲的目标。靠互相攻击不可能实现网络安全,只会让网络空间走上一条对抗升级的不归路。

三大特点凸显特氏风格

与美国近年来发布的网络安全报告相比,特朗普政府的报告有三大特点。

一是战略对手瞄准中俄。在美国国防部发布的2015年版《网络空间战略》报告中,并未明确提及美国在网络安全领域的主要对手,只是宣称“希望慑止恶意行动,同时能够保护美国免遭网络攻击”。而自去年年底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将中国和俄罗斯列为“战略对手”后,此次报告重点关注“中国、俄罗斯等给美国造成战略威胁的国家”,并强调从军事、经济和科技等领域,与中俄展开全方位的网络安全博弈。

二是战略布局立足构建体系。美国之前发布的网络安全报告,侧重于阐述单个部门(如国防部、国土安全部等)或单一领域(如互联网、军用信息系统等)的网络安全态势、职责分工和前瞻设计。而此次发布的报告,力图举全国之力,变“各自为政”为“集中管理”,变“被动防御”为“防御牵制”,构建一个由美国政府和军方合力参与、军民用前沿技术深度嵌入、传统和非传统威胁共同应对的网络安全体系,实现美军网络威慑能力的整体跃升。

三是战略目标侧重服务经济。特朗普的网络安全战略散发着强烈的“美国优先”味道,具有务实收缩和重点调整的特点,强调为美国经济增长服务。从报告内容可以看出,特朗普希望通过营造良好的网络安全环境,牵引全球网络技术发展,最终实现美国的网络市场发展和经济繁荣振兴。

两大趋势值得关注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对网络安全领域一直高度重视。此次报告出炉后,美国乃至全球在网络安全领域的两大趋势值得关注。

一方面,报告相关内容在主观上有为今年年底的美国中期选举“拉票”之嫌,在客观上又涉及美国政府和军方多个部门机构,未来无论是执行意愿还是可行性都存在一定疑问。尤其是特朗普畅想的网络安全体系,很难在一届或两届任期内完成,极有可能被后继者“推倒重来”甚至“抛诸脑后”。

另一方面,作为与陆、海、空、太空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第五大空间,网络空间已成为国与国战略博弈的主战场之一。美国、俄罗斯、印度、日本等国当前都在网络人才招录、网络武器研发和网络战力生成上投入巨资。报告发布后,很可能成为全球网络空间博弈的催化剂。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报告将矛头指向中国和俄罗斯,可能会进一步破坏美国同中俄两国的战略互信,相关影响值得持续关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已就此回应说,希望美方有关机构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理念,正确看待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