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中国近代史上的大文豪,

卓越超群的文化伟人,

他被称为当代李白,

是集科学家、历史学家、考古学家、

诗人、剧作家、书法家等,

各类名号于一身的奇才,

2019年6月,是他逝世41周年,

但我们要讲述的不是他,

而是他背后,

一个鲜为人知的日本女人。

她,就是佐藤富子

(郭安娜)

1894年,她出生于日本望族,

祖父是北海道大学创始人、首届校长,

父亲佐藤右卫门,

参加中日、中俄战争后,

转而信仰基督教,当了传道士。

兄弟姐妹共八人,她是长女,

良好的家庭教育,

培养了她温柔、贤淑、善良的品性。

1914年,中学毕业后,

母亲未经她同意,就给她操办婚事,

在传统女子都认命、丧失独立的年代,

她却选择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

她坚决拒绝父母包办的婚姻,

并设法出逃,

到东京京桥区圣路加医院当起了护士,

立志要将一生都献给慈善事业。

而同样是1914年,

一个名叫郭沫若的中国男子,

东渡日本留学,

一段异国情缘,就此开篇……

1916年,

郭沫若来到东京圣路加教会医院,

看望一位住院的朋友,

她和他,就这样相遇了。

她对他说:“您朋友病得不轻,

若有什么困难可对我说。”

她温婉贞静,一双眼睛,

脉脉含情,顾盼生辉,

他对她一见钟情,但害羞的他,

当时没敢表露自己的心意。

几天后郭沫若终于鼓起勇气写下情书:

我在医院大门口看见您的时候,

我立刻产生了就好像是,

看到圣母玛利亚那样的心情,

您眉宇间散发着不可思议的洁光,

就好比一轮光华四射的明月,

您的脸放出圣光,您的眼睛会说话,

您的口好像樱桃一样,我爱上了您!

当时的她,还没有爱上他,

而他开始大胆热烈地追求。

两人一个在东京,一个在冈山,

尽管遥隔千里,

但频繁书信来往,使感情迅速升了温。

在短短4个月时间里,

他们连续通信几十次,

最密集时,一星期就有5次通信。

郭沫若坦诚向她诉说他的第一段婚姻。

早在1912年,20岁的他在父母包办下,

和年长两岁的张琼华结过婚,

仅仅结婚5天后,他就离家出走了,

可是他还并没有解除,

与张琼华的夫妻关系。

他不满被包办的旧式婚姻,

觉得痛苦不堪,

可他的不负责,

却让被封建礼教紧紧束缚的张琼华,

在郭家空守了余生的68年,

一生无子女,

成了封建婚姻的牺牲品。

张琼华和郭沫若母亲

而她正是因为反抗包办婚姻,

才逃到东京医院去当护士的,

此时的她,油然而生一种,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知己感。

初次见你,并不惊艳,

初次相知,无关心动,

怎知日子一长,你便三三两两,

懒懒散散,涌入我心,

她终于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他献给她一首情诗:

我把你这张爱嘴,比成着一个酒杯,

喝不尽的葡萄美酒,

会使我时常沉醉……

她为他写道:除你而外,

我是不能再爱别人,

我这个肉体,我这个灵魂,

除你而外是不许为任何人所有。

不久后,她就辞去工作与他在一起,

本以为甜蜜幸福的生活开始,

没想到,她的婚姻,

此后却始终笼罩在不幸与悲哀之中!

郭沫若为她取了一个中文名字:郭安娜。

以你之姓,贯我之名,

她欣然接受,终生未改。

可这段恋情遭到她父母的强烈反对,

她家是基督教徒之家,

断然不允许子女,

与一个华人青年自由结婚。

然爱已成痴,药石难医

她为他不顾一切,和父母断绝联系,

正如她给郭沫若的信中写的这般:

“我把父亲丢了,母亲丢了,

国家也丢了……

这是怎样悲惨的恋爱,

怎样悲惨的缘分哟!”

这段跨国婚姻异常艰辛,

她不仅没得到家族的认可,

而且当时郭沫若是个穷学生,

生活根本得不到保障。

为使丈夫学业有成,

她独自承担所有家务,忙里忙外,

昂贵房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日子捉襟见肘一贫如洗,

她却毫无抱怨坚持下来,

还为郭沫若哺育了四儿一女。

她义无反顾的爱也给郭沫若,

带去了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郭沫若说:

把我从这疯狂的一步救转了的,

怕要算是我和安娜的恋爱吧……

因为在民国五年的夏秋之交,

有和她的恋爱发生,

我作诗的欲望才认真地发生了出来。

1921年,

郭沫若出版第一部诗集《女神》,

这是中国新诗奠基之作,

郭沫若也因而成为,

中国新诗的重要奠基人。

他把她比做维纳斯,

诗集中的《新月与白云》《别离》等,

都是为她所做。

郭沫若还在译作巨著《浮士德》扉页中,

用德语写道:献给我永远的恋人安娜。

1924年,她随他一起回到中国,

郭沫若弃笔从戎参加北伐,

失败后他受到通缉,

不得不举家逃回日本,

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流亡生涯。

当你一贫如洗时,

我将是你最后的行李。

在这10年里,

她心甘情愿地为他付出所有,

她把宅前的空地开辟成菜园兼花园,

还养了一群鸡鸭维持生计,

时时刻刻陪伴在丈夫左右,

鼓励他,安慰他,支持他,

这段最艰难的日子里,

她给了他最好的照顾和慰藉。

在她的悉心照料下,

郭沫若得以潜心治学,

也因此取得了彪炳史册的成就,

他先后出版了《甲骨文字研究》、

《殷周青铜器铭文研究》等专著。

七七事变后,郭沫若不愿留在日本,

决心回国参加抗战,

他告别安娜和孩子们,

说:待到解放再相聚。

然后便独自一人,

登上驶回祖国的海轮。

郭沫若秘密归国的消息很快传开,

日本当局恼羞成怒,

立即对郭沫若日本住所进行彻底搜查,

郭沫若没找到,

但她以“间谍”之名被逮捕。

她在牢房里被囚禁了20多天,

柔弱的她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他们紧紧地揪住我的头发,

把我掀翻在地,又狠命地把头触地,

发出嘭嘭的沉闷的声响,

我的头疼得像要炸裂开来了,

继而又昏沉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每次被毒打,她会在心里暗暗祈祷,

早日见到夫君郭沫若,

一想到他她就涌出无限力量,

觉得一切都可以挺过去。

日本军部,

强令她让几个孩子都加入日本国籍,

可她却坚决不从,严词拒绝:

我的孩子就是中国血统。

原来在她温婉外表下,

藏着的竟是气节和刚强。

后来终于释放,

为养活孩子她独自挑起生活重担。

她跑50里山路到山村采购柿子、石蒜、

背到镇上贩卖。

冬天腌萝卜干卖钱,

她的手天天浸在冷水中,手背肿裂。

她还替人洗衣裳,

在闷热的作坊里熬制襁糊……

她用瘦弱的肩膀,独自一人,

为子女们撑起了一个未来。

孩子们不仅活了下来,

还都受到良好的教育。

1945年8月15日,

传来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

欣喜若狂的她,

特意翻出一件20多岁时穿的和服,

同五个孩子照了一张合影,

作为中国胜利的纪念。

女儿夸赞着说:“妈妈穿上和服,

就更像圣母玛丽亚了!”

她一时发愣,随即快乐地笑道:

“是吗?你爹爹过去也是这么说的。”

1946年,一个日本朋友从中国回日本,

带给她郭沫若的一封信和数百美元,

她从朋友口中得知,

郭沫若在香港,离开她后新欢络绎,

还重新组建了家庭,

她惊呆了:

9年的苦等,竟是黄粱一梦?!

她怎么都不敢相信。

为了得到他亲口承认,

她携儿带女西渡大洋万里寻夫。

我爱你,

如鲸向海,似鸟投林,

不可避免,退无可退。

郭沫若与第三任妻子于立群

当她千里迢遥赶来,

怎想良人竟已是他人!

她在香港九龙山林道的一幢小楼,

找到了他,

只看了一眼便热泪盈眶,

她有许多话不知该从何说,

可当她看到他身边站着的年轻女子,

和大大小小五个孩子,

她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21年的默默支持,11年的痴痴等待,

竟是这样的结果!

心中翻江倒海,泪水忍不住喷涌,

就在快要崩溃之际,

她心酸地启了口:“我走……”

短短两个字,却几乎,

花光了她一生的力气。

郭沫若与第三任妻子于立群及子女

黯然离开,她痛不欲生,

决定去台湾同长子一起生活,

让时间来治愈伤口。

建国后,在周恩来总理的关照下,

她加入中国籍,带领儿女们回国,

定居于中国大连,

孩子们也都加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中。

1978年郭沫若病危,

85岁的她得知后,不忘夫妻之情,

从大连赶到北京探望他,

可郭沫若却对她冷冷淡淡。

多少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可你,却早已把我抛弃,

抛弃在那遥远的时光里……

当年6月12日郭沫若逝世,

她的二儿子郭博,

在记者面前这样评价父亲:

“对于家庭,郭沫若是个罪人。”

一言既出,四座皆惊。

之后的她,很少与他人来往,

也不参加任何社会活动,

每年都会回日本探亲一次,

只是短短的几天停留。

她不止一次地跟人说:

要死在中国,埋骨在中国,

因为我是中国人的媳妇。

1983年,90岁高龄的她,

被推选为全国政协委员。

此后十年,孤孤寂寂,平平淡淡,

1995年,带着一身爱的伤痕,

她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在中国上海逝世,享年101岁……

而在她的枕边,

还放着郭沫若写给她的100多封情书。

去世前,

她还将自己仅有的500万日元,

全部捐给了中国,

捐给了这个因为郭沫若,

而与她一生结缘的国度。

她爱他,

愿为他含辛茹苦,

愿为他生儿育女,

愿支持他的事业,

为他扫清身后所有的顾虑。

她爱他,

奋不顾身、自断后路,

甚至连自己的国与家都不要了!

她的坚贞,她的勇敢,

她的执着,她的深情,

足以感天动地!

她波澜起伏的一生早已结束,

但她对郭沫若的爱,对中国的爱,

必将作为一个永恒的话题延续下去。

在中国,

比起文化名人郭沫若,

我们更愿记住他的妻子,郭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