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们都是戈卢诺夫。」俄国公报、生意人报和每日商业新闻,十日的头版刊登同样的标题,史无前例。

戈卢诺夫(Ivan Golunov)何许人也?竟能让俄国民营三大报立场罕见一致。

戈卢诺夫现年卅六岁,是总部位于拉脱维亚的俄文独立媒体「水母(Meduza)」新闻网记者,六日因涉嫌制毒和贩毒被捕并遭羁押。

警方说,在他的背包里发现三点五克夜总会毒品甲氧麻黄酮,并在他的莫斯科公寓里发现五点三七克的古柯碱。如果罪名成立,戈卢诺夫最高会被判廿年徒刑。

常揭弊案 疑遭栽赃

律师说,毒品是在戈卢诺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有心人放进背包里。戈卢洛夫经年累月揭发莫斯科官商勾结的弊案,应为导火线。

说巧不巧,十年前同样在六月,戈卢诺夫以自由撰稿人身分写的第一篇报导刊登在「大城市」杂志,主题就是一名年轻艺术家在西伯利亚被栽赃藏毒,因而被捕。

十年后,几乎同样的衰事降临在戈卢诺夫身上。本月六日下午,他将写好的莫斯科殡葬业贪腐弊端报导交给「水母」后,随即被捕。更巧的是,当年杂志的总编辑穆尼波夫说,戈卢诺夫一年后再投稿,写的正是一个有问题的火葬业者。

头两篇报导顺利打响名号,戈卢诺夫在最近十年成为俄国数一数二知名的调查记者。从大理石人行道、新年装饰到香菜生意,最不起眼或大多数同业根本看不上眼的题材,都是他慧眼独具揭弊的题材。

戈卢诺夫曾揭发莫斯科副市长的亲戚拿到市政府数十亿美元的生意合约,买了九栋透天厝,以及俄国检察总长的儿子透过莫斯科的公厕污纳税人的钱。

独立记者在俄国遭到威胁骚扰是家常便饭,用毒品抹黑的手法也很常见,可是像戈卢诺夫这样出名的记者遭到逮捕,则十分罕见。

与他共事过的人说,戈卢诺夫不喝酒,更别说是吸毒。辩护律师出示警方的化验报告,表示毫无毒品反应。警方后来甚至承认,九张所谓在他家中拍摄的藏毒照片,其中八张根本不是他家。

普亭亲民秀 救了他?

俄国内政部被迫介入,先将逮捕戈卢诺夫的警察停职,并在十一日以证据不足为由撤销指控。内政部并建议总统普亭将两名官拜少将的高阶警官革职,普亭已于十三日发布相关人事令。

观察家指出,普亭这么快就「从善如流」,除了海内外对戈卢诺夫的声援,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普亭一年一度与民有约接听国民电话的亲民秀订于廿日登场,必须快刀斩乱麻,以免被问到,可就尴尬了。

「水母」总编辑柯帕柯夫表示,在俄国,害人坐牢最快的方式就是把毒品放在对方的包包里:「这意味当事人马上得被关,声誉立刻被摧毁,惹得一身腥。」

一次逮捕 扬名国际

戈卢诺夫专写官商勾结,柯帕柯夫认为:「我想他的敌人里面很多人很有权势,不喜欢他写的报导,不喜欢被他报导,引起注目。」

戈卢诺夫原本只在俄国媒体圈是号人物,现在变成国际知名记者。新闻网站总编辑柯帕柯夫认为,历经此一风波后,戈卢诺夫的报导将会受到更多的关注。

被捕的几小时前,戈卢诺夫将最新力作交给网站。柯帕柯夫打趣表示:「这可是他这辈子头一回,赶上截稿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