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0日,星期五,加州戈利塔(Goleta)一位90歲高齡的老大爺在餐廳吃完晚飯,正優哉游哉地往家走時,忽然因為心臟驟停倒地不起,一命嗚呼。

按照正常程序,接下來應該聯繫殯儀館,舉辦葬禮才對。但這位老爺子早在25年之前就對自己死後的人生做出了安排。

火化?土葬??統統不要!老子還要復活呢…

這位不走尋常路的老大爺名叫Laurence Pilgeram,他是美國一位生物化學家。

他對人類科技發展的未來報以無限期待,相信只要遺體保存得當,終有一天,科技會將死去的人喚醒,讓他們在未來的世界裏復活。

(Laurence Pilgeram)

所以,早在1990年10月,當時66歲的他就和位於亞利桑那州的人體冷凍機構,阿爾科生命延續基金(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簽訂了人體冷凍合約。

按照合約,阿爾科基金會在他死亡之後將他的遺體用液氮冷凍,無限期保存在零下196攝氏度的低溫中,直至科技發達到可以讓他復活的那一天。

簽訂這份人體冷凍合約之後,大爺又活了25年,直到2015年才驟然離世。

(Laurence Pilgeram年輕時)

大爺的兒子Kurt雖然不相信人體冷凍技術和所謂的「復活」,不過那既然是父親的心愿,還是保持尊重,滿足老人家吧。

所以,父親死後,他把遺體送到當地一家殯儀館暫時保存,然後就開始聯繫阿爾科基金會的人。但可能因為是周末,工作人員都在休息,直到周一,工作人員才匆匆趕來,接收Laurence大爺的遺體。

他們檢查遺體後一拍大腿,壞菜了……

按照遺體冷凍的流程,死亡之後應該把屍體放在冰塊上,保存溫度越低越好。

可Kurt把大爺的屍體放在了殯儀館,那裡的溫度差不多有30攝氏度,對遺體的保存極為不利。往重了說,還可能影響未來的「復活」。

所以,幾個工作人員一商量,決定採用「緊急措施」

他們用乾冰把老大爺的遺體覆蓋住,然後實施了「神經分離手術」

聽起來神乎其神,但是簡單點說,就是把他的腦袋從身體上切下來……

之後,大爺的腦袋被送往位於亞利桑那州的阿爾科基金會,用液氮凍上了。

(阿爾科生命延長基金會)

工作人員的這波操作倒是挺6,不過,對這所謂的「神經分離手術」,大爺的兒子完全!不!知!情!

他以為,把遺體交給工作人員,他們就會把老父親全須全尾地凍上,根本不知道還有光凍腦袋這種操作……

大約一個月之後,他收到了阿爾科基金會寄來的一個盒子,裏面還有些奇奇怪怪的灰……

他打開隨着盒子一起寄來的信,裏面說,盒子里是Laurence大爺的骨灰。

不是說好冷凍遺體嗎,怎麼又給火化了?Kurt有點震驚,也有點難以理解…

第二天,還處在懵逼狀態中的他得知了另一個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消息——

父親的遺體的確被冷凍了,而盒子里的骨灰也的確是他的。

阿爾科將父親的頭切割下來用液氮冷凍,其餘的部分,則全部火化了…

得知真相的Kurt覺得既憤怒又難過,把頭砍下來凍上,身體其餘部分火化,就算他們所謂的復活真能成功,光剩個腦袋,還特么怎麼復活?!這不是赤裸裸的欺騙嗎……

(Kurt)

「在我根本不知道的情況下,他們坎下我爸爸的頭,火化了他的身體,然後把骨灰寄給我……你們能想像我當時的心情嗎?」

憤怒的他把阿爾科告上法庭,索賠100萬美元,對方也非常不服氣。

他們表示,我們之所以只冷藏Laurence的腦袋,說來說去,還不是因為你們家屬沒保護好遺體么?!

阿爾科的律師James Arrowood認為,「遺體冷凍的及時性全部取決於家屬,他們應該在老人死亡後立刻通知阿爾科。如果沒做到這一點,就會出現大問題。」

(阿爾科生命延長基金會冷凍遺體的罐子)

其次,律師也認為,冷凍遺體的合約是跟老爺子Laurence本人簽訂的,「裏面明確提到,對於是冷凍全身還是只冷凍頭部,阿爾科有唯一和絕對的酌情權。」

換言之,即便Kurt是Laurence的親兒子,爹既然簽字同意了,兒子也無權反對。

再者,他們相信未來科技發展,死者復活說不定根本不需要完整的身體,只有腦袋功能正常,一樣可以長出年輕又健康的身體…..

(Laurence Pilgeram年輕時,右)

他們還陰暗地提出一個猜想,認為Kurt之所以揪着只凍腦袋這件事不放,是想謀奪Laurence專為冷凍遺體而準備的人壽保險。

為了在自己死後也能定期續費,Laurence專門準備了一份價值12.3萬美元的人壽保險,支付給阿爾科的費用,會由保險公司撥付。

因為雙方還在打官司,所以保險公司已經停止給阿爾科付款。

不過,已經57歲的Kurt覺得,自己此舉並不是為了錢,而只是想給父親討一個公道。

(Kurt)

「人體冷凍不是你逛完商店,回到家隨手把牛排丟進冰箱。他們對待我父親遺體的方式,毫無專業性和尊重可言,我父親是這世上最好的人嗎?不是的,但他也不應該被斬首」

從2015年開始打官司,到如今他首次向媒體求助,這場官司還沒有結束。而他為這事已經花掉了50萬美元。

「很多人都覺得我是在浪費時間,勸我放手,讓我去做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但我覺得,我不能就這麼放過他們。假如我放棄了,他們以後還會繼續這麼做,而這種做法是不對的。」

(媒體報道)

關於未來,Kurt希望能從阿爾科手裡要回父親的腦袋——前提是他們真的還保存着。

他想把父親的頭顱火化,和遺體其他部分的骨灰一起,灑在父親幼時生活過的家族牧場。

「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父親可能也會想要這樣的結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