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的競選集會上宣布,他繼續參加2020年總統選舉,並將競選口號從之前的「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更改為「保持美國的偉大」(Keep America Great)。

在宣布參選之前,特朗普先發表了長篇講話。但講話的內容其實都不是太新鮮。

他先是一上來批判了「假新聞」媒體,說美國占多數的自由派媒體恐怕又會污衊他的支持者,說來參加競選集會的人很少。

之後,他又繼續如2016年競選時那般,宣揚美國必須照顧自己的國民,打擊腐敗的「建制派」,並利用講話中的很大一部分內容批判了民主黨和「假新聞」媒體對他的攻擊,「污衊」,尤其是「通俄門」這個「獵巫行動」。特朗普說這個「獵巫行動」不是僅僅針對他個人和他的親友,更是要傷害他的支持者,傷害他發起的「愛國行動」,傷害美國人。

他還攻擊民主黨等自己的政敵不顧美國人的尊嚴、忽視美國人的選票、把美國的主權拱手讓人,把美國的工廠關閉,奪取美國人工作的局面,並讓非法移民給美國輸入暴力和毒品。他指控民主黨根本不關心美國,只關心自己的政治利益,要讓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而他特朗普則正在終結這一切。

特朗普還說民主黨才是對俄羅斯親善的,前總統奧巴馬明知俄羅斯要干涉選舉卻什麼都沒做,自己則是對俄羅斯最強硬的總統,「沒有人比特朗普對俄羅斯更硬氣了」。

值得注意的是,他還特別批判了民主黨一直想推動的TPP經貿協議,稱這個協議對美國的汽車等工業就是災難。接下來,特朗普又開始吹噓自己的成就,稱美國的經濟正處在美國最好時期,失業率史上最低,並廢除了奧巴馬的醫保,擋住了非法移民,各項貿易談判都進展順利,對各國加征的關稅正讓美國重新獲利,並宣稱美國的經濟好得引起全世界的「嫉妒」。

所以,他對支持者表示,只要讓他的團隊繼續執政,未來就會一片光明,說他會繼續維護美國的憲法第二修正案(即允許美國人持槍),讓美國人登上火星,讓美國人更愛國,讓美國夢變得「更好更大更強」。

最後,特朗普則拋出這次競選集會的重磅內容,他說因為美國現在已經偉大起來了,所以他決定將之前「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號改為「保持美國的偉大」(Keep America Great),他也將以這個口號正式參選2020年的美國總統選舉。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競選連任,他會打出哪些牌

隨着特朗普投入選戰,美國出現各種非傳統、不正常事件的概率將大大提高。

據媒體報道,當地時間6月18日,特朗普將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宣布競選連任。

事實上,特朗普從未掩藏將競選連任的慾望。今年2月,特朗普說:「如果民主黨大選獲勝,股市將下跌10000點。」上周六,特朗普又對6100萬推特粉絲說:「如果不能連任總統,股市將出現史詩級崩盤。」

用誇張言辭「嚇唬」股市投資者,只是特朗普競選戰術的一種。可以想像,隨着競選逐漸白熱化,更加誇張的戰術他都將使用。那麼,他能做些什麼?

中小州將成爭奪重點

眾所周知,特朗普雖然上一次大選獲勝,但並沒有獲得多數票,多數票是希拉里領先。換言之,特朗普是靠美國的選舉人制度獲勝的。

選舉人制度是指選民不僅要選舉總統,還要選出538人組成的選舉人團,然後由這538人代表美國50個州和華盛頓特區選舉總統,誰過270票誰獲勝。理論上,選舉人應該遵循本地選民的意願,哪個候選人在本州獲得的票數多就把選舉人票給哪個候選人。但這並沒有聯邦法律的明確規定,不少州各行其是。

歷史上曾多次出現選舉人不忠於本州多數選民意願的事,但對於「不忠選舉人」的處罰都比較輕,所以選舉人亂投票現象不少。比如,在2016年大選,希拉里雖然贏了華盛頓州普選,但是華盛頓州的選舉人多人把票投給了其他人,甚至有人投給了沒有參選的前國務卿鮑威爾。

客觀上,選舉人制度對於中小州有利。因為加利福尼亞州、得克薩斯州選民再多,選舉人票也就30多張,而中小州選民再少,選舉人票也是一張頂一張。

就目前美國地方政治的行情來看,特朗普在人口眾多的加州等大州討不了好,最多是與民主黨旗鼓相當。因此,在2020年大選中,中小州的地位可能更加突出。而這些地方本來支持特朗普的聲音就大。

所以,如果特朗普在接下來的選舉時刻,不斷給中小州開支票,一點都不令人驚奇。實際上,之前他放寬轉基因大豆審批,就已經有了這樣的兆頭。而不管效果如何,預計其他一些利於其穩固基本盤的總統行政令還會陸續出台。

外交領域「唱雙簧」

基於美國的政體設計,特朗普要讓地方政情有利於其自身並不容易,但他可以充分利用總統的「在任者優勢」,在外交、國防領域以驚人之舉吸引眼球。而最常用的做法就是讓其幕僚們繼續在國際舞台唱黑臉。

從這個角度來看,無論是委內瑞拉、伊朗、敘利亞等地區熱點,還是關稅、科技領域與其他主要經濟體的摩擦,未來強硬聲音可能趨於密集。但強硬聲音不代表一定有所行動。

就如最近的伊朗問題,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聲稱要派遣12萬美軍進駐中東,而總統特朗普則着重講和伊朗有談判空間,這是典型的雙簧。在貿易領域也是如此。雖然鷹派聲音還在不停地說,但事實上反對聲音正變得越來越強。特朗普對華的第四輪關稅時限一變再變,谷歌、高通等美國科技公司抓住大選將啟的時機紛紛展開遊說,希望恢復與華為的商業合作,就反映了這種跡象。

幕僚們「唱黑臉」,特朗普選擇一些議程「唱紅臉」,從政治效果講效率比較高。

重點關注股市和利率

最近,在社交媒體和採訪中,特朗普總統談論美聯儲利率、股價比較多,這是有原因的。

美國大選有許多所謂的鐵律。一項比較能得到公認的法則是關於股價的。有研究表明,大選結果與經濟的相關性,主要體現在股市表現上。權威數據顯示,在美國的十二次大選中,有十一次股市的漲幅超過20%。在這種情況下,尋求連任的總統均獲得勝利。

所以,無外乎為什麼特朗普用誇張到不顧及常識的語句,形容他若不能連任的後果。

但股市的表現要看利率。美國股市已站在高崗上,美國經濟的表現不足以長期支撐。因此,就需要在利率上想辦法。如果美元便宜了,大量資金就會湧入股市尋求增值。所以,也不奇怪特朗普為什麼不顧央行獨立的傳統,對美聯儲連續發出警告。

今後一段時間,美聯儲的利率怎麼走,不僅是美國經濟的參考指標,同時也可以看作是特朗普時代美國央行獨立性能否守住的指標。

無論怎麼樣,有一點可以肯定,隨着特朗普投入選戰,美國出現各種非傳統、不正常事件的概率將大大提高。所謂的「美國優先」,將會褪去外衣,露出「特朗普優先」的真面目。

 

特朗普支持者守候在奧蘭多集會外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