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国录取通知发放都已经基本结束了。

相信不少小伙伴,都收到了心仪学校的offer.

很多同学,甚至在youtube上放出了自己收到录取时的激动表现——全家人一起尖叫,大笑,怎么过瘾怎么来

但是,在offer的丰收季,谁能想到有个学生的offer居然被收回去了。

最近,美国有个18岁的少年,如愿以偿地收到了哈佛的offer,但是offer在手里还没焐热,就被取消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校园枪击案的幸存少年

因几句话失去哈佛offer

事件的主人公名叫Kyle Kashuv,是佛罗里达帕克兰校园枪击案的幸存学生。

2018年2月14日,佛罗里达州的帕克兰高中校园发生枪击事件,枪击造成17人死亡,14人受伤。这次校园枪击案也在当时成为美国历史上死伤最严重的高中枪击事件。

枪击现场的监控资料

在经历过如此残酷的杀戮事件后,Kyle作为幸存者获得了大众的关注。也因为枪击案亲历者的身份,Kyle成为了一名美国枪支控制方面和校园安全方面的活动家

大量的社会活动经历,帮助Kyle获得了哈佛的青睐。

三月左右,Kyle在推特中表示:自己将被哈佛大学录取为2023届的新生,即将成为这所录取率不足5%的名校中的一员。

但是,这份喜悦却没能持续多久。

今年5月底,知名媒体Huffpost曝光了Kyle在枪击事件发生前几个月,给同学私下发的歧视言论。

聊天截图中,Kyle多次重复使用对黑人极具歧视侮辱意义的N*ger一词。

在Google doc的聊天中,Kyle“戏称”,自己是真的很会输入“N*ger”一词

“我现在就要多练习,毕竟熟能生巧。”( “I‘m really good at typing ni**er ok like practice uhhhhhh makes perfect.” )

Kyle还在和另一个的私人聊天中,诋毁一位女性,称对方为““goes for ni**erjocks” (对和非裔美国人交往的女性的一种极具侮辱性的形容)

事件被曝出之后,Kyle很快收到了哈佛大学的质询信。

信中大意就是该校保留在某些情况下撤销录取的权利,比如在对方的诚实、成熟、道德品质受到质疑的情况下。

哈佛大学要求他对其行为提出书面解释。

Kyle一时吓坏了,赶紧在5月23日,在自己的Twitter账号上公开道歉

Kyle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道歉,并称这都是自己16岁时做出的愚蠢言论。

那一场枪击和过去的一年让自己急速成长,自己已经更成熟了。

5月24日,Kyle给哈佛大学的招生主任发了正式的道歉和说明邮件:

据Vox报道,Kyle在发正式道歉邮件前,还曾向哈佛大学多元包容办公室发信求救:

这两封邮件的大意都是:

自己为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和抱歉,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那些都是自己16岁时,所做的无知之举。在经历过枪击事件后,自己已经是一个全新的人,希望学校能给他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同时,Kyle还表示,自己本就打算在入学前先gap一年,用以继续推进自己的社会活动家的事业。到正式入学时,自己肯定会更成熟,更理智。

尽管再三表示自己的歉意,哈佛还是坚持自己“不接收任何有歧视言论的学生”的立场。

6月3日,Kyle收到哈佛招生办的回信,声称经过内部投票,Kyle的录取已被撤销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到现在,Kyle经历了他目前的人生巅峰,也如坐过山车般,体验到了瞬间跌入谷底的感受。

很多网友也为他感到惋惜,觉得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少年在很傻x的年纪,说了很傻x的话罢了。

“这真的不算什么大事吧!所有人的16岁都很傻啊。”

主页君也觉得,Kyle的事情的确值得惋惜,但并不是因为哈佛的严肃处理,而是因为这个年轻人本是个优秀的少年,有光明的未来。

毕竟,能打败众多竞争者,被哈佛录取,还是需要过硬的实力的

Kyle在经历过校园枪击案之后,便成为了一个支持合理使用枪支和推进校园安全的社会活动家。

他认为人们需要学会合理使用枪支自卫,才能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

而他幸存者和社会活动家的身份,甚至引起了白宫的注意。

去年,Kyle还受到白宫邀请,与总统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妮拉面谈。

在与总统见面之后不久,Kyle还与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Clarence Thomas 见面,探讨自己对美国宪法的理解。

作为枪支合法的支持者,Kyle还曾受福克斯新闻频道的邀请,来阐述自己对校园安全的看法;

主页君在调查中还惊讶的发现,之前为华裔小英雄Peter Wang发起总统自由勋章请愿的,也是他!

在那场佛罗里达枪击案中,华裔少年Peter Wang(王孟杰)掩护其他学生、老师和工作人员逃到安全的地方,结果自己却遇难。这位华裔少年的行为挽救了当地数十人的生命。

在感恩节那天,Kyle在白宫请愿网站We the People上发出请愿申请,要求向王孟杰追颁总统自由奖章并以军礼安葬。

最终,一心想要成为军人的王孟杰以荣誉军礼被安葬。

如果我们先把政治分歧放到一边,见总统,丰富的社会活动,多次公开演讲,为英雄同学请愿——Kyle的经历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除此之外,Kyle的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

Kyle在班上排名第二,加权GPA为5.345,未加权GPA为3.9;SAT考试成绩为1550分

本来,Kyle还收到了其他学校的offer和巨额奖学金,但因为收到哈佛的Offer,他都回绝了。

这样的一手好牌,被Kyle的三言两语都毁了。

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的Kyle恐怕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该不该给他机会?

自己的能力摆在那里,又收到了哈佛的offer,本该春风得意,金榜题名的Kyle自然很不甘心。

事件之后,Kyle连发十几条twitter,公开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表示十分不满校方的决定。

他在推特上公开了招生主任的信,并表示,哈佛方面拒绝了他提出的面谈要求,完全不给他当面解释的机会。

在这十几条推文中,Kyle感到不忿的主要观点是,哈佛方面全盘否定了自己“已经成长”了的可能性,而他自己也不应该因为自己年少时的错事,而被哈佛一辈子打上歧视的烙印。

一些网友认为,因为一个人的16岁就给一个人定性的确过于残忍:

“我16岁的时候,和现在完全是两个人——敏感,不善社交,没有安全感,有很多错误的政治观点。对于青少年来说,2年会改变很多,我个人认为他值得第二次机会。”

但是大部分网友们却不这样认为,尤其是那些被Kyle侮辱过的非裔美国人:

“我很高兴哈佛做出这个决定。这下又有一个名额向那些正直,诚实,有道德的学生开放了!”

“如果那些被警察打死,被警察抓走的非裔少年不能用‘他还是个孩子’做借口,那么Kyle也不能。”

一个人犯了错误,改正了到底还有没有机会?这又引发了道德上一场轩然大波

哈佛到底该不该因为学生过去的错误就收回录取通知?也成为了Kyle自己和很多网友讨论的焦点。

虽然哈佛的强硬态度引起了争议,但从法律和规定上来说,哈佛大学做出的废除入学资格的决定在法律层面没有任何问题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系教授Katherine Franke这样解释到:

“这个学生的言论自由权完全没有因为哈佛大学的决定受到侵犯,在侵犯言论自由权这一点上,宪法第一修正案中仅仅对于政府公开机构进行了限制。而哈佛大学作为私人机构,是不被该案所限制的。”

其次,从情理上来讲,做错事,承担后果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也许Kyle真的变了,不再是那个歧视少数族裔的少年了,但为自己的言行承担后果,是每一个走向成熟的人都应该明白的道理。

Kyle为自己争取的行为无可厚非,但是错了就是错了,哈佛如果选择原谅也许会使这个学生受益,但不选择原谅也是情理之中。无论如何,Kyle都应该明白为自己的言行负责的道理。

另外,从现实的角度衡量,在竞争激烈的哈佛,总有优秀的学生更值得这个录取名额,这也许比去赌一个学生会“变好”的可能性来得更实在

最后,主页君还想提醒大家,社交媒体已经成为大学申请中的重要环节。

申请者在表达自身观点时一定要谨慎,尤其是在公开的互联网大环境中,要注意自己任何不当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