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卢比奥提出要将华为列入“专利黑名单”的时候,当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直接干涉中国主权的时候,当特朗普一再威胁如果不满足美国的要求就要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增加关税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是害怕、妥协、投降?还是奋起反击、坚决斗争?

6月17日,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在国会提出法案,提议美国政府制定特定观察名单,被列入特定观察名单的企业将不被允许根据美国相关的专利法寻求救济,不能针对专利侵权发起法律行动,这个所谓特写观察名单其实就是“专利黑名单”,卢比奥称中国华为公司为“专利流氓”,要将华为列入这个“专利黑名单”。一旦这个法案获得通过,一旦华为被列入这个“专利黑名单”,此前华为在美国的所有专利甚至华为的所有专利,美国公司都可以自由使用而不需给华为交专利费,而且华为还不能通过法律途径对这些滥用华为专利的公司提起司法诉讼。

如此,美国就可以公然地公开地赤裸裸地合法地抢劫华为专利而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而这竟然是一直宣称最讲知识产权保护的美国的行为。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美国指责中国最多的一个莫须有罪名是什么?就是中国“偷窃美国的知识产权”,而现在卢比奥所要做的竟然是直接抢劫华为的知识产权,因为最近华为提出要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Verizon(威瑞森)公司向华为支付230多项专利的费用,总计超过10亿美元。最近几年华为在美国拥有数千项专利,美国已经知道在5G技术方面竞争不过中国,于是就开始耍流氓,就开始明火执杖,就开始白天打劫。更为可耻的是,明明是美国要耍流氓,却宣称华为是“专利流氓”。如此行径,几乎让全世界都感到无语,美国这是要干什么?是要把这个所谓文明、法制、公平国家的灯塔国形象抡进粪坑吗?

我们不禁要问,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吗?美国往往以美国法律的“长臂管辖权”干涉别国主权和内政,从《美国陷阱》一书可以知道,美国并不真正讲法治,而是为了保护美国和美国大公司的利益而动用国家力量,政府、情报机构甚至军队都会参与对一个国家或一家外国公司的调查、栽脏、构陷、诉讼、审判,直至将这些对美国有重大威胁的国家或外国公司搞垮或被美国公司收购,法国的阿尔斯通、日本的东芝都曾有过这种惨痛的经历,现在被美国追杀的华为公司正在经历这一过程,从孟晚舟被绑架、以威胁国家安全的名义在全球追杀华为到以“国家紧急状态”对华为实施全面制裁和禁运,我们都能看到美国绝对不是一个法制国家。

美国是一个公平国家吗?美国人眼里的国际关系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也不存在公平。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必须为美国服务,否则一定会受到美国的栽桩陷害和无情打击。德国要与俄罗斯修建北溪二线输气管道,美国人认为修建这条管道会导致欧洲不再购买美国的高价天然气,会损害美国利益,因此美国强迫德国不得与俄罗斯合作,不得购买俄罗斯的低价天然气,否则美国将对德国和德国的相关公司发起全面制裁。中国5G技术超过美国,美国人认为这对美国不公平,因此美国对中兴公司实施禁运,迫使中兴公司接受罚款并同意美国政府派驻官员监管。不仅如此,美国还在全球围剿华为,以威胁美国安全为由要求全球各国放弃使用华为技术和华为产品,这是公平竞争?

美国是一个文明国家吗?有些人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国家。可事实上美国无论是其历史还是其现实所为都是一个最野蛮无赖的国家,美国由于允许民众合法持枪而使得美国社会每年死于枪案的人数达数万人,美国监狱的犯人在全球占比最高,美国所崇尚的是人性中的那种极端野蛮邪恶的本性。近百年来,美国是全世界发动战争次数最多的国家,是全球战争的主要策源地,战争是美国财富的主要获取渠道,也正是因为战争使得美国成为全球霸主,美国人的血液里拥有最多的噬血基因,拥有最多的战争本性,拥有最多的杀戮倾向。美国利用其金融霸权一轮又一轮地洗劫其它国家财富,亚洲金融危机不是美国人索罗斯干的吗?拉美金融危机不是美国人干的吗?发生在拉丁美洲的那么多金融危机、政治暗杀、军事入侵、经济制裁不都是美国干的吗?卢比奥提出要剥夺华为的专利权一点也不奇怪,这正是美国这个国家的野蛮本性所决定的。美国可以用一袋洗衣粉作为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而发动伊拉克战争,最后绞死伊拉克总统,可以在叙利亚战场上公然利用白头盔制造叙利亚拥有化学武器的假新闻,可以对在我国制造暴行的暴乱分子表示支持,他们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美国的本质就是野蛮和自私,绝不是什么文明、法治、公平、正义、平等。当卢比奥称华为是“专利流氓”,提出要剥夺华为专利受侵害时在美国的诉讼权时,我们会发现美国才是真正的流氓,一个甚至都不需要掩饰不需要理由就可以抢劫你的财富的流氓。无论你是谁,只要触犯了美国的利益,动了美国的奶酪,动摇了美国的地位,美国一定会使用一切卑鄙手段予以打击,别说是华为这样一家公司,就是中国这样一个拥有完全主权的国家,美国又何偿不想欺辱和掠夺呢?美国人认为统治世界是美国的权力,享受幸福是美国人的权力,掠夺其它国家是美国人的权力,谁要想动摇这个权力,美国一定会恼羞成怒,撕破一切伪装,直接向你开枪射击。

看到卢比奥提出要将华为列入美国的“专利黑名单”,我在震惊之余,开始为中国在美国上市的那些高科技公司的财富和专利安全担忧,开始为中国存在美国纽约地下金库里的那些黄金安全担忧,开始为中国购买的一万多亿美元的国债安全担忧。因为其本性所在,美国随时可能对那些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发起调查和诉讼,让你血本无归,美国可以阻止德国运回存在美国的黄金,自然也可以阻止中国存在美国的黄金运回中国,美国可以对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国的海外资产进行冻结,作为美国最大战略竞争对手、美国最大债主的中国,自然也会成为美国实施金融制裁和金融猎杀的对象,而中国在美国购买的一万多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自然也可能被美国人立法剥夺,这并不是天方夜谭,而是因为美国是一个流氓无赖国家,是一个已经耗尽国家信用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什么邪恶、肮脏的事都干得出来,什么无耻、野蛮的事都干得了来。

卢比奥跳出来表演并不是坏事,他让更多中国人看清了美国的真实面目,认清了美国的邪恶本性。面对这样一个国家,我们以前强调以合作为主,现在绝对应该以斗争为主,任何怀着侥幸心理的国家都会成为那位同情毒蛇的农夫。

2008年美国陷入严重次贷危机时,美国金融和经济几乎崩溃,美国召开首次G20峰会,要求新兴国家救助美国,然而被救活之后的美国对这些新兴国家、对中国有过任何的感恩之心吗?活过来的美国立即开始对各个新兴经济体进行疯狂反扑,一个又一个新兴国家倒在了美国的金融大棒之下。

当卢比奥提出要将华为列入“专利黑名单”的时候,当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直接干涉中国主权的时候,当特朗普一再威胁如果不满足美国的要求就要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增加关税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是害怕、妥协、投降?还是奋起反击、坚决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