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毁长城,就从疫苗开始吧。

 

我们总会在美剧或是电影里看到惊悚一幕:

一架飞机落地美国,全部旅客都感染了致命病毒,最后他们把病毒传播到城市各地,比如《血族》开头。

▲ 《血族》海报

这一幕并非是编剧们凭空杜撰,而是源自美国人的日常恐惧。

这种对于传染性疫病的恐慌,几乎每天都在美国上演。

比如麻疹,可导致儿童死亡的呼吸道传染病。

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美国今年爆发了27年来最大规模的麻疹疫情,已有超过1000人感染。

本来在2000年时,美国已经宣布“消灭了麻疹”。可19年后的今天啪啪打脸,它又死灰复燃了。

为何美国疾控中心和医疗体系无法制服麻疹?

因为麻疹最容易在人口密集且未接种疫苗的地区蔓延,许多美国人此前听信名人“反疫苗”的蛊惑,以各种理由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等病情真的爆发时,没有免疫能力的儿童,成了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 患麻疹的婴儿

防疫之墙,有时候比边境防难民的隔离墙,更为重要。

犹太社区反疫苗理由:

五花八门的阴谋论,纳粹也被翻出来

据美国疾控中心统计,今年这一波麻疹爆发,最多的病例出现在纽约州的正统派犹太教徒社区,比如纽约布鲁克林。

虽然社区的部分犹太孩童接种了疫苗,但还是有部分的顽固人士,以各种理由号召大家抵制麻疹疫苗。

▲ 美国爆发的反疫苗游行

个中的理由,有些听起来令人啼笑皆非,充满了阴谋论色彩。

首先有人说,疫苗有害健康。这种担忧多少还可以理解。下面的阴谋论就很过分了。

比如抵制疫苗群体中流传一种说法:强制性疫苗接种,是疾控中心与制药业巨头共同密谋敛财的计划,但没有任何真凭实据。

更有甚者,把德国纳粹迫害犹太人的历史也翻出来说事,因为国际知名的制药公司拜耳(Bayer)、默克(Merck)等的历史,都可追溯到纳粹时期的德国化工企业,接种疫苗等于资助这些曾和纳粹合作迫害犹太人的企业,还有人说德国药企当年是用无辜犹太孩童做实验,说疫苗沾满了犹太人的血泪,显然这也是捕风捉影。

利用部分国际药企的德国前身,加上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历史,煽动仇恨情绪,产生反疫苗的共鸣,成了许多“疫苗阴谋论”的惯用伎俩。

此前,正是由于犹太裔社区的抵制,所以纽约州曾以“宗教豁免”的名义,给予犹太裔社区疫苗接种豁免权,不必强制。

但今年的麻疹大爆发,犹太裔社区病例极多,已经充分说明了疫苗的重要性,以及“宗教豁免”的不实际,所以6月13日,纽约州州长立马签署法令,禁止家长以“宗教信仰”为由阻碍孩子完成上学前必须的疫苗接种。

提案议员大声疾呼:反疫苗的各种理论,其实不过是毫无凭据的伪科学。如果听之任之,伪科学会让孩子们丧命。

但纽约州的胜利,不等于全美国的胜利,至今仍有45个州保留了“可以不接种疫苗”的豁免权。

▲ 2019年今年5月,纽约州犹太裔社区,不顾疾控中心关于麻疹疫情的警告,参加反疫苗接种的集会

别以为“宗教豁免”的只是极少数,据美国卫生部统计,2017-2018学年,仅在纽约州以“宗教豁免”没有接种疫苗的学生,就多达26217人,这只是一个州。

全国估计有几十万,一旦麻疹大爆发,这几十万学生就处于危险之中。只因为他们的家长,听信传言。

有些美国家长对科学的无知,真的是害了孩子,害人害己。

21世纪怪现状:

医学问题,不听医生听演员的

在美国,不只是麻疹疫苗被抵制,几乎是所有疫苗都有人抵制,狂犬病疫苗,破伤风疫苗,等等。

全是因为“反疫苗运动”的鼓吹和助推。

如果说犹太社区里的“疫苗=纳粹”的阴谋论尚属于私底下的小道消息传播,那么有大量演艺明星参与的“反疫苗运动”,就绝对是声势浩大、尽人皆知了。

参与支持“反疫苗运动”的演艺界名人有:

演《变相怪杰》出名的喜剧明星金·凯利,还有他前女友詹妮·麦卡锡;

演员、名模杰西卡·贝尔;

前总统肯尼迪的侄子、小罗伯特·肯尼迪;

演过《教父》的罗伯特·德尼罗;

他们每个人反对疫苗的理由都各不相同,社交网络成了这些明星宣传反疫苗的重要阵地。

比如杰西卡·贝尔,她声称她不反对疫苗,但是她反对强制性接种,她认为每个家长有权力决定是否给自己的孩子接种,她在Instagram上发的反对强制接种的图文,每条都有20多万人点赞,可见追随者众多;

▲ 2019年杰西卡·贝尔的一条反疫苗强制接种图文,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了27万多个点赞,1.7万多条讨论,影响力十分惊人

而詹妮·麦卡锡是好莱坞最有名的“反疫苗人士”,她的故事也广为流传:她儿子患有自闭症,而她坚持认为被强制接种麻疹疫苗,是导致儿子患自闭症的原因。

▲ 詹妮·麦卡锡在“绿化疫苗”活动上

金·凯利作为前男友,在反疫苗上也坚定支持她。所以当加州州长杰瑞·布朗签署法令,家长不得以宗教理由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时,金·凯利指责州长“是一个法西斯分子”,这倒是和犹太社区的指控很像。

罗伯特·德尼罗更是悬赏10万美元,奖给能够证明疫苗100%绝对安全的美国记者。

总结一下,美国名人们反疫苗的理由大致可以总结为三种:

1.并不反对疫苗本身,反对的是强制性接种,认为家长应该保留选择权;

2.认为疫苗本身不安全,会引发其他健康问题;

3.阴谋论,疫苗强制接种,是药企的骗局。

在公开场合和媒体上,其中认同1、2两点的反疫苗人士最多。

这些名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粉丝众多,而且经常在各种电视访谈节目上亮相,他们的“反疫苗”见解自然也曝光率极高,因此俘获了大量支持者。

▲ 在美剧《生活大爆炸》里饰演女科学家的美国犹太裔女演员拜尔力克,也是坚定的反疫苗人士,讽刺的是,她自己还是神经科学家

也正是这些人的鼓吹,使得许多家长放弃给孩子接种疫苗,没有了防疫长城的保护,传染病肆虐,间接导致了今年美国麻疹的大爆发,已经遍布24个州,病情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因为研究显示,一旦疫苗接种率低于95%,麻疹立马大规模爆发,因为它通过空气传播。

即便2015年加州爆发麻疹,2017年华盛顿州爆发麻疹,但反疫苗人士和家长,还是选择视而不见。

家长们确实保留了选择权,结果,他们还是会选错。

面对医学问题,家长们不听疾控中心和医生的,竟然听演员的,也真是令人反思。

科学与反科学:

从疫苗诞生,反疫苗就没停过

但是如果你觉得只有美国家长犯傻,那就错了。

“反疫苗”这个想法本身,也像是一个传染病,传遍了全世界。

从疫苗接种发明诞生那天起,反对接种的呼声就没停过。科学与反科学之争,永远都在继续。

世界普遍认为,疫苗接种诞生于中国宋代,用来预防天花。按照中国人的经验,种了疫苗的人得天花的死亡率只有0.5-2%,但是没种的高达30%。

1763年,法国人才开始大规模接种疫苗,但是首先就遭到了一位名人的抵制: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看来名人怕打针古来有之。

其中当时的欧洲人不只是反对疫苗,对整个医学体系和医学都有点怀疑,因为很多人还坚信,天花是上帝对罪人的惩罚,不应该救。

1853年,英国强制对幼儿接种疫苗,结果受到强烈抵制。1879年,英国的反疫苗接种人士到了美国,就像传播疾病一样,把反疫苗的思想传播到了美国。

1885年,有十万人在英国游行反对强制接种。1902年,一次大规模爆发的天花,促使美国政府起草法案强制接种疫苗。1924年,新式的天花、骨髓灰质炎、破伤风、流感等疫苗研制成功。

▲ 2010年1月28号Andrew Wakefield参加完英国医学总会关于他本人学术道德问题的听证会后接受媒体采访。这次听证会裁定他在孤独症与MMR关联性研究中存在不道德学术行为。

但是科学的进步并不能根除人心的疑虑,1926年,去美国小镇上接种疫苗的医生,被小镇居民端着枪给赶了出来。

真是朋友来了有好酒,疫苗来了有猎枪。

但民众的疑虑,有时候也不全是空穴来风。1955年,由于药厂疏忽,美国加州接种的一批骨髓灰质炎疫苗失效,直接导致了4万人后来患上了小儿麻痹症,53人瘫痪,5人死亡。

这成了后世“反疫苗运动”质疑疫苗安全性和质疑药企的重要历史依据,可见制药行业的不自律是导致疫苗被反对的重要原因。

1974年,“疫苗接种引发儿童神经系统问题”的质疑再次引爆了民众的反疫苗行为,英国接种率从81%掉到了31%,这直接导致了几次传染性百日咳的大爆发。

▲ 1998年,伦敦皇家自由学院医学院(现为伦敦大学学院医学院)的内科医生Andrew J. Wakefield等人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称麻疹疫苗可能会导致易感儿童患上自闭症。

比较极端的瑞典,直接在1979到1996年的近17年间暂停了百日咳疫苗的接种,结果研究显示这段期间,瑞典10岁以下的孩子有60%感染过百日咳。

1998年,又是英国,一位医生质疑MMR疫苗(麻疹、腮腺炎、风疹三合一)会导致儿童自闭症,结果2011时发现这篇文章其实是造假的。但是这个伪科学理论却被詹妮·麦卡锡和金·凯利等人继承了下来。

2000年,美国高兴地宣布由于大规模疫苗接种,成功消灭了麻疹。

结果2007年,詹妮·麦卡锡就高调宣称,自己自闭症的儿子是接种疫苗导致的(其实导致自闭症原因有很多),众多明星也加入了反对方的阵营。

名人效应很厉害,用错地方也很可怕。

此后多年间,美国的疫苗接种率就开始下降。与此同时,麻疹大爆发接踵而来。2013年159例,2014年668例,2015年188例,今年的超过1000例。其中大部分病例,都是未接种疫苗的人。2015年华盛顿州还出现了麻疹导致的死亡病例。

▲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统计麻疹确诊数量,截至今年2月14日 图自:CDC官网

不仅是麻疹。2006年,印度一些家长拒绝让孩子接受疫苗接种,因为当地传言认为吃了会绝育,导致脊髓灰质炎疫情爆发,676例儿童患病。很多疫病一旦疫苗接种没有完全覆盖,就会死灰复燃。

最讽刺的是,特朗普一方面积极在美墨边境修筑放非法难民的隔离墙,另一方面,他却是主张取消“强制接种”的人,这等于主张拆除“美国的防疫之墙”。

▲ 特朗普发表演讲

同样在中国,全民接种疫苗的国家免疫计划,使得许多流行性疾病在中国的传播率直线下降。

最明显的例子是流脑(流行性脑脊髓膜炎),在1960年代,流脑最高发年份的发病率高达304万例,但得益于疫苗接种,2017年仅有不到200发病。

不过还是有极少部分家长,对孩子接种疫苗抱有抗拒心态,甚至有“疫苗会改变孩子基因”等阴谋论。

▲ 某家长群聊截图

这种不尊重科学的心态,很可能在传染病袭来时让孩子毫无防护。

疫苗是全世界科学界公认抵御传染病的最有效免疫长城,切不可像美国某些家长一样自毁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