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是经常刷屏的抗衰老“神药”,纪录片质量与BBC齐名的日本NHK广播电视台在《Next World》中甚至称NMN正在引领一场“长寿革命”,然而它也因其高昂的价格为人诟病:世界最大的试剂生产商Sigma上500mg试剂的售价高达10024元;在最早将NMN商业的日本,一瓶9000mg NMN的售价也要高达2万人民币。有效剂量的NMN一年动辄要花费几十万元,服用NMN几乎成了富人的特权。不过,这种局面即将迎来改善。据宁波中意产业园消息称,基因港余姚100吨NMN工厂开工半年来进展顺利,预计将于年底投产,将成为全球最大NMN工厂,有望改善NMN被富人垄断的局面,进入平价时代。基因港生物科技公司由香港中文大学王骏教授于2001年创办,基因港生产的NMN也是全球第一个通过FDA标准GRAS安全认证的NMN产品。

100吨NMN工厂施工图“延长寿命”这种科幻小说的场景,多被嘲笑为富豪的专属“智商税”,毕竟,连中国的数位皇帝追求“长寿仙丹”都没有落得太好的下场。中国大批富豪团去乌克兰打60万一针的干细胞,更是被专家批评为“干细胞治不了人傻钱多”。

然而,NMN抗衰老却是由前沿科学成果多次证实,有着坚实的科学基础。

NMN是人体内源性物质,随着年龄而减少。2013年哈佛大学David Sinclair教授发现:相当于人类70岁的小鼠补充NMN一周后回到20岁的状态,并延长了20%的寿命。

在此之后,Nature、Science、Cell等权威杂志均证实NMN可从多个通路改善衰老指标。

基于NMN的DNA修复功能,NASA用它来修复宇宙射线对宇航员的DNA损伤;端粒被称为寿命的“分子时钟”,端粒变短衰老也就不可逆转,今年三月美国贝勒医学院发表在《Cell》子刊上的研究发现:NMN有助于维持端粒长度。

服用NMN的G4小鼠的端粒长度(红色)显著高于非NMN组(蓝色)“技术续命”并非天方夜谭。仅抗生素的普及这一项就将人类寿命提高了15年。而自1900年以来医药技术的进步已经使全球寿命增长了2倍以上。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显示:发达国家的平均寿命已达80岁。医药技术对寿命的延长是一门科学。

其实,“续命”风潮在全球技术圣地硅谷早已山雨欲来????????:

《Grawker》报道Paypal联合创始人、《从0到1》的作者彼得蒂尔“每季度花费40000美元从一名18岁的年轻人身上获得血液,来维持年轻状态”;Facebook谷歌出资数十亿美元来“消灭疾病”和“挑战死亡”;以一己之力推动电动车和私人航天革命的特斯拉、SpaceX老板埃隆·马斯克更是放言“自己将有质量地活到100岁”。

我们嘲笑富豪们“以身试药”,其实财富精英圈对“续命”产品要小心翼翼的多。肯定是经过详细的尽调研究后,蝉联15年华人首富的李嘉诚才大胆服用NMN前体物质,“感觉超棒”后才豪掷2500万美元入股ChromaDex;从不相信任何保健品的地产商潘石屹获赠MIT友人的礼物后,在微博大秀“指甲明显长得快了”。

NMN作为人体天然物质安全性本就无需多虑,日本公布的长期口服NMN的人体临床试验“结果积极,或可辅助癌症治疗”,不但进一步证实了NMN的安全性,更把NMN有效性也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当名人富商们大肆NMN“买家秀”的时候,一种担忧却油然而生:长寿革命将会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要知道多次问鼎世界首富的股神巴菲特96%的财富是60岁以后赚的,若现年88岁巴菲特再活50年那他的积累不敢想象。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也发现美国高中学历的低收入人群死亡率上升惊人,寿命在贫富之间的差距在扩大。

美、日的产品主要面向高净值人群,定价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NMN几乎成了富人专享的代名词,许多人寄希望印度仿制药来打破僵局。

其实不必“崇洋媚外”,亦或者妄自菲薄,因为中国的NMN技术早已走在世界前列

香港中文大学王骏教授以近40年酶法技术的积累、18年来累计1.5亿美元研发经费的连续投入,基因港已具备完善的全酶法产业链,实现了NMN成本的断崖式下降,并于2017年推NMN9000产品,售价不到日本的十分之一。????????

先进的全酶法工艺,也让基因港的全酶法NMN成为第一家目前也是唯一一家获得FDA标准GRAS安全认证的NMN产品。

GRAS是FDA评价食品的安全性指标,FDA的评审专家认为基因港全酶法的NMN是安全的可以长期服用

一系列的科研突破和成果也让基因港荣获2018年央视财经论坛优秀企业奖,成为香港唯一获此奖项的生物技术公司。

遗憾的是,基因港虽然在NMN研发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但囿于产能基因港的NMN还只是向一些合作科研机构和民众小批量供应,上线京东后也几次断货,引得一些NMN的忠实只能去往香港旗舰店购买。基因港余姚工厂负责人王总经理表示,年底100吨工厂投产后,二期1000吨装置将开始筹建

这将改变NMN被有钱人专享的局面,全民的长寿或可实现。

一些不良商家打着NMN的幌子蹭热度兜售有明显副作用的烟酸和烟酰胺,在NMN产能释放后这种局面也将改善。

前茅台董事长季克良在受聘基因港高级顾问暨京东上线仪式上分享“服用NMN后睡眠变好,头发变黑了”,NMN对衰老状态的改善要比延长寿命重要的多。美银美林预言“逆龄(amortlity)技术将会使人类寿命轻松超过100岁”,但无论是何种技术如果只是富人的特权,那么这项技术对整个人类社会的意义将十分有限。期待NMN早日实现大规模量产进入平价时代,更期待healthspan(健康延长),而不仅仅是lifespan(寿命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