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究竟该如何面对自己老去的那一天?

 

老和死,如果比较起来,哪种结局更可怕?很多人会说,当然是死亡更可怕了。

其实不然。因为地球有人类以来,已经走了近千亿人。况且,我们在街道上看着能行走的人,大都熬不过百年,统统要归于天堂,普天下眼前能走动的人,总会有一天陪着你我先后到天堂,有什么可怕的?

死,是必然,死,也是一种解脱。

真正可怕的,是老。

尤其老到不能自理,一切你年青力壮时,轻松自如自己打理自己吃喝拉撒睡,维持你生存的能力全部丧失后,那才可怕,可怕到什么程度?

可怕到生不如死;可怕到时间是折磨你的魔鬼,可怕到连做人的基本尊严都没有。

今天,有五条真实的新闻,让我感触颇深,也不由得深思——我们,究竟该如何面对自己老去的那一天?

01

92岁母亲一枪打爆儿子的头,

只因不想被儿子送到养老院…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美国的一个小镇,亚利桑那州的 Fountain Hills。

一起骇人听闻的枪杀案,打破了它一如既往的平静。

当天一早,Fountain Hills 警局的铃声突然大作,电话里一个中年妇女向警方报案,

表示自己的丈夫身中数枪,倒在了血泊里,而自己的生命,也可能随时受到威胁。

警方听完后第一反应,是他们遭遇了持枪抢劫,或者极端暴力袭击,

可接下来询问具体情况时,他们才无比震惊地得知,

开枪的不是别人,而是这位女士的婆婆,她老公的母亲 Anna Mae Blessing !

警方很快就到达了现场,眼前的一幕和所有人都想象得不同。

Anna 正坐在家门口的躺椅上,面色很安详,看到警察来也没有任何恐慌和不安,

而屋内,她72岁的儿子,托马斯,死状凄惨,面目全非——

她的母亲冲他的头部开了两枪,一枪打穿了他的脖子,一枪射中了他的下巴。

警方立刻逮捕了 Anna ,并以一级谋杀罪,用致命武器加重袭击等罪名将她起诉。

周三,当地法庭针对这起谋杀案做了第一次庭审。

在庭审上,Anna 向法庭坦白了自己为什么要枪杀儿子的原因。

据《每日邮报》报道,Blessing的丈夫Billy Blessing于2007年在佛罗里达州去世。此后,Anna 都是一个人在生活。

一开始,Anna 还能应付得过来,自己出门买菜做饭,收拾家务,身体也都吃得消。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感到越来越力不从心,出门一趟的体力消耗对于她来说,简直像要了命一样,

而且有一次,她在房间里跌倒了,无法自己站起来的她,不得不在地板上躺了两天,直到清洁工发现后才将她送往医院。医生说,她不能再自己去坐公交,甚至不能独自过马路。

Anna 的衰老,使得她已经无法再自理生活了。

到了这个时候,Anna 只能求助于自己的亲人,他72岁的儿子托马斯。

2018年初,托马斯答应Anna ,将她接到自己家里,和他还有他老婆一起居住。

Anna 内心非常高兴,毕竟人老了非常孤独,身边有人陪,而且还是最亲的人,那是多么的幸福啊。

可惜好景不长,Anna 由于年老体衰,在儿子家完全不能帮任何忙,反而增加了儿子一家的负担,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生活上。

两方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越来越不可调和。

终于,儿子受不了了,在一起居住半年后,向Anna提出,要把她送到养老院的决定。

Anna 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个决定,

愤怒和伤心,涌上了她的心头,绝望地拿起了抢……

在法庭上,Anna说,儿子要把她送到养老院的决定,相当于要了她的命,所以她也要带走儿子的生命。(You took my life so I’m taking yours)。

新闻爆出后,无数网友唏嘘不已。

有的网友认为,92岁,本该是安详晚年的年纪,就算再大的仇,再深的恨,也不至于要杀人啊,更何况还是杀自己的亲生儿子。

也有的网友认为,老人的决定可以理解,被挚爱的亲人抛弃,送到养老院的感觉,绝对是生不如死。

无论如何,这样类似的惨剧,绝不是第一起,也不是最后一起。

随着全世界老龄化的加剧,这样的故事今后只会越来越多…我们每个人都要好好考虑一下,

当我们老的时候,谁来照顾我们呢?

02

住进养老院的下场,很恐怖!

我曾在一本名人自传里读到过一段话,现在回想起来,的确发人深省。

无论你年青时容貌有多么的俊秀,身材有多么的好看,身体有多么的健康,但你老了,而且是正常的老,你必然要经历一段你痛苦无望的时间段,在这个痛苦无望的时间段,每个人都要接受别人的照顾你才能活下去。

但问题事,谁来照顾你老呢?你的伴侣?你的孩子?

但是,如果你的伴侣先于你之前走了,怎么办?

或是你独生的孩子如果因工作和事业繁忙实在没法照顾你,怎么办?

如果他们经济情况不好,下面还有小孩房贷车贷,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办?

甚至如果他们完全不管你,怎么办?

孤立无援的你,只能面对养老机构。

可问题是,养老机构靠得住吗?我们接下来,要讲四个发生在澳洲的真实新闻。

很多人认为,澳洲是一个养老天堂,它有良好的空气、安全的食品、完善的养老体系和免费的医保,

养老院里有专业的护士提供专业的照顾,有专门的厨师为他们提供佳肴,还有一群年龄相仿的同龄人可以打发时间……

但是事实上,住澳洲养老院与其说是养老,

不如说是活受罪!

1

6月24日,也就是昨天,澳洲最大的养老院之一,位于阿德莱德的Mitcham Residential Care Facility曝出虐待丑闻!!!

年近9旬的老汉遭护工蒙住口鼻

险些窒息!

而虐待老人的护工

仅仅在监狱里待了3周便被释放!

据悉,被虐待的老人名叫Clarence Hausler,他患有老年痴呆者,一直卧床不起。

为了能时刻了解到 Clarence的情况,他的女儿Noleen Hausler在床前安装了一个监控探头,却意外地拍下了护工Corey Lucas虐待老人的视频。

Noleen Hausler

视频显示,护工Corey Lucas抓住老汉的手臂,强行用餐巾捂住老汉的口鼻,受害者只能痛苦地挣扎着。

当看到这段视频时,Noleen都惊呆了!父亲在这家养老院的病床上度过了13年。,

没想到原本温馨安全的养老院,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他的父亲已经89岁,还卧床不起,护工仍然狠心对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随后,

Noleen将这段视频提供给了警方,

而Lucas也因袭击罪被判入狱。

护工Corey Lucas

视频还显示:

他在8天时间内先后两次遭到Lucas的虐待。

该机构的另外一名工作人员也对其进行了殴打。

就在Lucas捂住Clarence口鼻的前几天,Noleen还向该机构投诉称,自己的父亲没有得到妥善照料。

但对方却指责称,

Noleen安装摄像头

非法监视该机构员工!

这段视频拍摄于2015年9月,而遭到虐待的老人Clarence已于2017年1月去世。

2016年6月,Lucas在庭审时承认了自己的袭击罪名。

尽管他领刑10个月,

但他最终只在监狱里待了3周。

出狱后,他辞去了养老院的工作。

Noleen质疑该养老院的服务,养老院的员工应该敬业,应该善良、富有同情心。怎么能招这样狠毒的人呢?

然而养老院的负责人回应说:

养老院是以营利为目的的!

是要挣钱的!

我们更在乎利润!

???

这么理直气壮?

不仅如此,

澳洲近几年养老院爆出的丑闻

简直在一次次刷新人们的三观

挑战人们的底线!

2

2019年3月12日,新州一家养老院里,

一位老人被发现头顶生蛆,

随后被送往医院就医。

据悉,这一令人惊诧的事件发生在一家名为“Bupa’s Eden”的老年护理中心。

几个月前,这家养老院才刚被政府批准运营,因为之前住在里面的老人处于“直接和严重的风险”环境中。

据报道,政府检查的结果显示,

过去几年,

该养老院的设施标准在下降。

2013年,该养老院取名为Eden Community Care,当时符合所有44项认证标准。

3

2019年年初,ABC电视台播放了一名老人进入养老院7周的前后对比照,震惊了澳洲人,包括澳洲负责管理养老院事务的部长KenWyatt,

他计划下令限制养老院对痴呆症老人

滥用药物和进行束缚的时间长度。

72岁的Terry Reeves患有老年痴呆症(澳洲养老院过半的老人患有老年痴呆症dementia)。

他家人在送他入院时填表同意如果Terry “对他人有危险时”可以把Terry 绑起来。

然而,这家养老院滥用了这个权利。

调查显示,在某天的24小时里面,

特里从凌晨2点半到晚上10点,

他一直被绑着。

尽管该养老院声称,在这14个小时内,Terry被允许定期松绑站立,上厕所和改变捆绑的位置。

但是,7周之后,入院前精神抖擞的Terry变成了下图这个样子,

根本无法再直立!

4

2018年,一位名叫Prakash Paudyal的35岁护工,在悉尼Seaforth的一家养老院里疯狂殴打82岁的老人David Nabulsi。

Paudyal将老人拖到床上,Nabulsi显得十分害怕。随后,Paudyal强迫他脱衣服,并多次用鞋子殴打他。

Nabulsi再也不想看到男性护工,也不敢关门。

Nabulsi的女儿Ayda Celine表示,几个月前,她就发现父亲身上满是瘀伤,她开始担心父亲的安全问题。

他一直在喊疼,当我脱下他的裤子时,我发现腿部有一块淤青,久久没有痊愈。

随后,Celine注意到她父亲的状况越来越糟糕,甚至不敢出卧室。

她多次打电话给Seaforth养老院,告诉他们父亲没有被照顾得当。

由于没有得到养老院的答复,Celine在她父亲的房间里安装了一个摄像头。看到了这残忍的一幕…

澳洲的养老院都是如此,国内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曾经在知乎上,有个匿名用户就写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的养老院:

“我表姐住的养老院,一间屋子,像病床一样排序着六到七个单人床。墙上每人有一小溜放衣服,那空间就像工厂里工人挂工作服的小柜子。这就是一个老人全部的个人空间,没有生命的尊严也没有个人隐私。

一个房间有两个倒班的护理员值班,面对这么多老人需要照顾,两个护理员怎么会有好的心情和好脾气呢?倒霉的最终是这些老人。

能自理的时候尽量的享受吧,到了这一天,真是生不如死!

就是高档的养老院,付出了高昂的住院费的老人也只是在物质上好一点。远离了家人的他们,精神上的孤寂和心灵的干枯没有人慰藉,他们连与人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眼光都是呆滞的,那表情真的像犯了错的孩子诚恐诚惶!看着心痛,想到了自己将来。

养老院里为了打理清洗方便,这里的男男女女都被剪成了寸板头,一律套着儿童穿的那种背后系布绳子的反穿衣。在这里你几乎认不出男女来。

那天,我去养老院看表姐。听到楼下有人一声声的喊:桂兰!旁边的床上爬起来一个老太太,颤颤巍巍地奔向窗口。爷爷!爷爷!回应着楼下。

原来这是一对入院的老夫妻,因为没有经济能力住双人间,被分住在楼上楼下男女两个房间。

开始,老头白天常上楼来陪伴老妻,可是住在这个房间的老人还有很多,特别是夏天,起居都不知道遮掩隐私,家属有意见反映到院里,自此护理员就不让他上楼了。

老头放心不下失智的老妻,每天都在楼下喊她。看着这一对老夫妻楼上楼下的呼应,真感觉是人间的悲剧。

我表姐已经不认识我了,头不抬眼不睁的往嘴里塞我带去的水果,像一辈子也没吃过一样,她可是三代书香门第出身,退休的老师啊。

午饭后,楼上楼下的老人都集中在院子里像犯人放风一样晒太阳,行动缓慢,目光痴呆,像犯了错的孩子一脸的诚恐诚惶。此时此景,我深受刺激,回家后,我整整病了一冬零一春。

所以啊,我的同龄人们,好好珍惜我们还能够自理的日子吧,快乐一天赚一天!”

03

结语

快乐一天赚一天!听上去觉得很惨,但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即便是美国、澳洲这样的发达国家,父母也不愿意被送到养老院,如果养老院真那么好,为什么第一个故事里母亲还会绝望到要杀子的地步?

凡此种种,都将是我们无法逃避的未来,

在如今越来越老龄化社会,

我们,

究竟该如何面对自己老去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