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亡命7年,用尽各种移民办法

最终栽在移民的路上

2019年6月24日,亡命7年的中国公民乔建军,再一次被瑞典警方拘捕。应美国要求,他将被引渡回美国,接受审判。

就在几天前,瑞典拒绝了中国方面的引渡要求,并将他当庭释放。但是,乔建军除了在中国犯罪,在美国也有违法犯罪行为,他能暂时躲避中国法律的制裁,却依然逃不过美国司法的审判。

曾经和乔建军一起亡命天涯的妻子赵世兰,此时正在美国的监狱服刑,如果两人在美国还有机会见面的话,或许只有“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

7年来,为了躲避法律的制裁,这对中国夫妻用尽各种移民办法,使得两人能够暂时侥幸逃脱。

2011年,当乔建军和妻子赵世兰携带着数亿贪污所得逃往美国时,两人找在几年前就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

2008年,乔建军让妻子赵世兰办理了美国投资移民。这个移民方法,需要向美国移民局指定的项目投资50万美元,通过这个办法拿到了赴美签证。

为了保险起见,一个移民办法显然是不够的,乔建军自己还购买了一本加勒比岛国的护照,为日后在全球各地逃往准备好了“通行证”。

在浩瀚的加勒比海上,有着许多名字奇特的岛国,这里靠着出售公民权来盈利,并且设置了各种“避税政策”,10几万美金就能买到一本免签100多个国家的护照,成为了全世界富豪的“避税天堂”,也被一些犯罪分子当成了逃亡利器。

同时,夫妻俩还精心布局,在世界各地购房买地、转移资产,涉及的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香港、新加坡、美国、加拿大、巴拿马、圣基茨和尼维斯、荷属圣马丁岛、瑞士、奥地利、匈牙利、列支敦士登、塞浦路斯、瑞典。

大国绿卡,小国护照,全球资产布局,这对夫妻为了逃命,真是把用得上的移民办法都尝试了一遍,求生欲真不是一般强。然而,亡命7年之后,两人尽管暂时逃脱了中国警方的追捕和法律制裁,但最终还是因为办理移民,栽了。

02

“祸起”美国投资移民

说起来,这对夫妻落得今天的下场,和两人贪得无厌的性格有着极大关系。

乔建军,原来是一个大型国有企业的领导,1998年,他开始担任中储粮周口直属库主任。作为一个“粮仓小吏”,他却把仅有的权利发挥到了极致。从1998年到2011年,13年时间里,他利用中储粮周口直属库一些基建项目承包、大件物品采购等时机侵吞公款,取得7亿元人民币的不法所得。

在此期间,他还获得了当地的人大代表资格,河南省首届“青年企业家管理创新奖”。也不知道他当时做了哪些创新,如果从“逃往准备”上来说,倒还真是有些创新精神,但这种“创新”用到了美国却害了他。

2008年,他让妻子赵世兰办理美国绿卡,本来老老实实投资50万美元就好了,结果两人贪了几个亿,连着50万都不舍得给。按照法律,这50万美元是需要投资到美国移民局制定的项目,并给当地创造10个直接或间接的工作岗位,可两人却用这50万美元买了西雅图的一所房子。

为了蒙混过关,两人提供的资料全部作假,美国移民局之前没见过这样的造假者,竟然傻傻地信了,并发给两人绿卡。

在中国东窗事发后,两人拿着骗来的绿卡逃往美国,想着靠贪污来的几个亿,后半生可以在国外逍遥快活,可美国移民局毕竟不是吃素的,乔建军逃跑后登上了中国红色通缉令,由于金额特别巨大,排在通缉令的第三位。美国移民局立即启动了对夫妻两人的调查,一查发现自己被两人彻底给耍了。

于是,乔建军和赵世兰夫妻通通被美国政府起诉,罪名为移民欺诈和洗黑钱。“狡兔三窟”的乔建军早就拿着他的加勒比岛国护照全世界逃亡去了,并与妻子离婚,留下赵世兰一个人被美国警察给抓了起来。

很快,赵世兰就认罪了,并且主动上交了她在美国的资产,包括洛杉矶价值2800万美元的资产,一家超市、一间酒店、一座公寓楼和一块空地,还有纽约和西雅图的两处房地产。

因为主动认罪并上交财产,赵世兰得以轻判,只用服刑5年,刑满之后再被驱逐出境。而乔建军,一度“人间蒸发”,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逃去了哪里。

直到2018年8月,传来消息,被中美联合通缉的他,在瑞典街头溜达的时候被警方盯上,一查系统,发现此人正是“消失”多年的乔建军。落网之后,乔建军一夜白头,他知道,悔之晚矣。

03

想靠移民来“跑路”

基本不可能了

尽管因为各种原因,乔建军目前无法被引渡回中国受审,但因为移民欺诈和洗黑钱,他依然会被引渡去美国,受到美国法律的制裁。

乔建军和赵世兰夫妻的案例再次证明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也向我们再次传达了一个概念,那就是想靠移民来“跑路”,基本不可能了。

过去,信息不发达,法制不健全,各国之间对于犯罪打击的合作体系不完善,罪犯尚有可乘之机。

在过去,一些官员任期内将自己手里的权力发挥到极致,作威作福,敛财不断,他们不怕被抓吗?当然怕,所以同时改名换姓,办理外国的绿卡、护照来给自己留后路,一旦东窗事发,就准备掏出外国绿卡、护照闻风“跑路”,拿着非法所得逍遥快活。

他们的子女在国外开跑车炫富,他们的行李箱里护照有好几本,他们的房产遍布全世界,他们从国籍到精神都已经不属于自己国家。

这样的官员,能指望他们办什么事?造什么福?出什么政绩?这样的官员存在一天,对于民众来说就是受苦一天,巴不得他们早点跑去国外,眼不见心不烦。

如今,各国之间对于打击违法犯罪的合作更为普遍。再想把移民当成“跑路工具”,是基本不可能了。

近些年来,中国和美国之间针对反腐败、洗黑钱的打击有着深入合作。美国从政府到民众,对于贪官总喜欢逃到自己国家来,也非常反感。这些贪官在当地挥霍无度,哄抬物价、扰乱市场,不仅在经济上让当地居民承担压力,心理上也不堪其扰。甚至因为这些个别的贪官,将反感的情绪蔓延到全体华人,给社会带来极为不好的影响。

另外,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这些传统移民大国的移民局隔个几年就抽查一下档案,混得了一时,也不可能永远蒙骗下去。

犯事了就想靠移民来“跑路”逍遥法外,已经是不太可能了,就算你成功跑到了国外,国内的法律治不了你,国外的法律你也逃不掉。

尽管目前乔建军还没能引渡回中国,回到他最应该受审的地方,如果他有生之年还能跨出美国监狱,他将被遣返回国,到那时,中国的法律不会饶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