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遊行人數除了作為社會運動的一個紀錄,更是“輿論戰”。

香港每年7月1日都有團體舉辦遊行,今年也不例外。遊行結束後,外界除了關注政府的回應外,還會留意官方和遊行舉辦方各自公布的參加人數,因為它不單是一個數字,還是各方輿論的角力場。

政府公布的數字往往會比遊行主辦方公布的數字低,偏差有時候會達數倍,一高一低的有關數字常引發爭議。例如,早些時候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舉行數次遊行,對於6月16日舉行的遊行,主辦方“民陣”稱有約200萬人參加,香港警方卻說高峰期只有約33.8萬人。

香港報章和網絡對每次遊行後各方公布的人數都充滿質疑,一邊認為警方故意代表官方壓低遊行數字,減少遊行帶來的輿論影響;另一邊認為遊行主辦方故意誇大數字,營造“民意龐大”的效果。

分析人士對BBC中文指出,香港的遊行示威文化演變多年,官方和民間都會利用這個數字營造各方想要的效果,但這種純粹對人數的爭議其實沒有太大實質作用,重要的是觀察參加遊行人士的背景,才能了解民意的走向。
數字之爭

這種數字之爭幾乎是香港每次遊行集會後必然上演的情況,爭議也並不僅限於民主派團體舉行的遊行。例如,2017年七名警務人員在“佔領中環”示威期間被指毆打一名示威者罪成,支持警方的團體曾經舉行遊行,主辦方指有約3500人參加,但警方公布最高峰時間只有約1800人。

另外,親建制派團體2014年曾經舉辦反對“佔領中環”的遊行,主辦方稱約有19萬人參加,警方就說有11萬人參加。

最受關注的是每年都在香港維園舉辦的1989“六四”周年晚會和香港主權移交紀念日當天舉辦的“七一”遊行。其中,主辦今年“六四”晚會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公布有大約18萬人,警方的數字就指出最高峰時期只有約3.7萬人,這個說法隨即引來不滿。

香港“民陣”副召集人梁穎敏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出,她的團體與警方開會商討今年的“七一”遊行時,對方指維園的中央草坪可容納三萬多人,而今年“六四”晚會時出席晚會的人除了坐滿草坪,旁邊的六個小型足球場也坐滿。

“為什麼警方開會時跟我們說草坪已經可以容納三萬多人,但我們看見整個維園都坐滿人時,他的估算才三萬多人?這個問題真的要問警方。”
“粗略估計數字”

香港警務處書面回應BBC中文查詢時指出,警方點算集會人數的方法是在集會進行期間,派員於多個高點作出觀察,以及點算某一時段在不同區域所聚集的人數,從而評估參與集會的人數。警方又說,評估集會人數只是一個“粗略估計數字”,用來調派資源,數字只用作內部參考之用,不會主動公開。

警方公布6月16日遊行的參與人數時特別提到,當天只計算途經原定遊行路線的人數。當天許多遊行人士使用非原訂路線前往遊行終點,但警方沒有提到,是否計算了這些參加遊行的人。

BBC中文另外也向“民陣”查詢計算遊行人數的方法,“民陣”回應指他們派出三批義工團在天橋等高點觀察,計算每橫排的人數,最後相加。而針對6月16日的遊行時,義工團按當時情況分工到非原定遊行路線按人流速度、密度和在場糾察報告的即時情況,作出估算。

除了官方和遊行主辦方,香港大學多年來都透過民意研究計劃,嘗試提供一個客觀的遊行統計數字。計劃在去年的“七一遊行”透過人手在某一個高點進行點算,之後再以隨機抽樣電話調查方式核查,估計參加遊行的人數在2.6萬至3.1萬人之間,而警方和遊行主辦方分別指有一萬和五萬人參加該次遊行。

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接受路透社訪問時指出,遊行人數的統計近來越來越政治化,“一邊越來越誇大,一邊就越來越壓縮,兩邊都已經脫離現實。”

各自解讀

香港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陳效能留意到,許多傳媒在報道6月16日的遊行時都偏向採用“民陣”公布的近“200萬人遊行”的數字。她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出,這個數字會被用來“達到某些目的”,例如如果一份報章希望強調一個立場,它就採用那個數字。

“不同的陣營或不同看法的人都可以根據這兩個不同的數字,去說他們想說的事情。”

翻查報道,大部份報道6月16日香港遊行的國際媒體都援引“民陣”所說的近“200萬人遊行”的數字,包括英國《衛報》、美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BBC國際媒體觀察部(BBC Monitoring)的分析也留意到,伊朗等地網民討論香港的遊行時,都使用這個數字。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指出,警方提供的數字只計算依照原本路線遊行的人,但事實上附近的街道也有許多人在遊行。

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他留意到警方近年似乎會故意把參加遊行或集會的人數壓低,他認為遊行主辦方會因應這種情況故意高估遊行人數,令公眾對遊行人數的印象不會被警方的數字拖下去。

鍾劍華認為,各界可以沒完沒了地為具體的遊行人數爭吵,但這並沒有意思,因為一個不爭的地方是遊行的確吸引了很多人參加,而最重要的反而是這些人的背景,例如是這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遊行。

“這次遊行多了許多年青人參加,也有許多之前沒有參加遊行的年長人士。我覺得遊行人士的組合更值得社會考究。”

英國外交大臣傑里米·亨特還敦促香港政府“對我們看到的暴力場面進行強有力的、獨立的調查”。香港許多人批評警方在暴力衝突中向抗議者發射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導致數十人受傷。

最近幾周香港一項有爭議的引渡法案引發了大規模抗議示威。

亨特周二對英國議會說,不再繼續發放向香港出口人群控制設備的許可證,“除非我們滿意於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擔憂獲得徹底解決。”

一些團體和一些宗教領袖呼籲對6月12日抗議示威中出現的暴力衝突進行獨立調查。

香港活動人士計劃在周三舉行更多的抗議,以贏得聚集在日本大阪參加G20峰會的各國領導人的關注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