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和伊朗最近的關係不好,或者可以說是非常差,主要是因為兩件事。

第一,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簽署了對伊朗領導人的制裁令,美國會凍結受制裁人員的所有資產,與其合作的金融機構也可能面臨制裁。那為什麼會出這項制裁令呢?因為第二件事兒。

(圖源:南華早報)

第二,伊朗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擊落一架進入伊朗領空的美製RQ-4“全球鷹”無人機。目前,伊朗已正式向聯合國安理會控告美國無人機侵犯其領空。

(圖源:Twitter)

除了這些大事之外,美伊之間的其他衝突也是不斷,比如炸使館。

6月13日,據伊朗國家電視台(PressTV)報道,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當天發生數起爆炸事件,爆炸地點位於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附近。繼上個月19日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內“綠區”被火箭彈襲擊後,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接連兩次遭遇危險。

19日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附近遭火箭彈襲擊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第一時間警告伊朗,稱其不要再次威脅美國:

特朗普推特

無論對美國大使館發動襲擊的兇手到底是誰,在波斯灣局勢日趨緊張的情況下,美國政府都會默認是伊朗發動了攻擊。可能有人就納悶了,為什麼伊朗不攻擊本國的美國大使館,反而捨近求遠跑到鄰國伊拉克去打美國大使館呢?

原因很簡單,美國沒有駐伊朗大使館。因為在1980年,伊朗“佔領”了美國大使館,並引發了著名的“伊朗人質事件”,兩國斷交直至今日。

(圖源:wikipedia)

2012年,一部被伊朗視為“禁片”的電影《逃離德黑蘭》在北美上映,講述了在美國中情局特工的幫助下,6名美國人質從伊朗首都德黑蘭逃回美國的故事。其故事背景,正是這一歷史事件。

人們普遍認為,攻擊一國的大使館,等同於攻擊所在國本土,可被視為是對一個主權國家的宣戰。

就在1979年,因為不滿美國收留流亡在外的伊朗末代君主巴列維,以“伊瑪目的門徒”為首的伊朗人民在示威過程中沖入了美國駐伊朗大使館,並且扣押了66名在使館內的美國工作人員作為人質,以此要挾美國將巴列維遣返回伊朗。

在慌亂中,6名“漏網之魚”從使館中逃脫,並藏到了加拿大駐伊朗大使館中,電影也就此展開。

在這部被貼上了“CIA”“特工”“人質”和“中東”等標籤的電影里,出人意料的沒有槍戰,沒有打鬥,甚至沒有一個香車美女相伴左右的美國間諜。

與以往好萊塢勁爆的“大場面”不同的是,《逃離德黑蘭》不厭其煩的用一半的時間細膩的敘述了美國中情局策劃營救方案的過程,創造性的提出了門德斯把自己偽裝成製片人,假借前往伊朗拍攝電影營救人質的“Argo”(阿爾戈號)計劃。

所以整個營救過程就彷彿是美國中情局版的《逐夢演藝圈》,從製片、到編劇、到選角再到對外宣傳,電影通過門德斯的經歷將好萊塢圈內的“潛規則”展現的淋漓盡致,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好萊塢狠狠的黑了自己一把:

“你能想象到的最可怕的地方”——“環球影城”

“你想騙過好萊塢——一個人人都靠說謊謀生的地方?”

“如果你想讓人們相信一個謊言,那你就要讓媒體來幫你宣傳。”

直到第57分鐘,留着絡腮鬍的美國特工托尼·門德斯才與被困德黑蘭的6名美國人質見了第一面,而後就是“精彩刺激”的逃亡之旅,其中夾雜着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下對伊朗的“高級黑”:

遊行示威的人群

被處以絞刑並懸掛在吊車上的人

伊朗革命衛隊當街槍斃疑犯

電影的情節不再贅述,在末尾經歷了一場違反牛頓定律的汽車攆波音747的“追逐戲”之後,中情局特工和其他6名美國人質逃出生天、回到美國——典型的大團圓結尾。

但不容否認的是,這部《逃離德黑蘭》確實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1997年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解封了美國營救伊朗人質事件檔案,“Argo”計劃也隨着公之於世。電影《逃離德黑蘭》的英文譯名就是《Argo》。

本片的編劇正是從2007年一篇名叫《中央情報局如何利用假科幻電影來拯救德黑蘭的美國人》中獲得了靈感,創作出了“添油加醋”版的《逃離德黑蘭》。因為根據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和中情局高官的回憶,美國在“Argo”行動中並沒有扮演重要的角色,而且6名美國人質的撤離行動非常順利,也不像劇情那樣跌宕起伏。

Wired網站截圖

正是由於打着“歷史”與“愛國”的旗號,《逃離德黑蘭》別斬獲第75屆金球獎最佳影片獎和第85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當時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通過視頻連線,現身頒獎典禮,為其揭曉最佳影片獎。這也讓《逃離德黑蘭》被詬病“披着政治的外衣”。

米歇爾

實際上好萊塢從來沒有與政治剝離過,但是《逃離德黑蘭》不但政治傾向性濃厚,同樣帶有明顯的意識形態色彩,片中“對伊朗國家的醜化”也是招致伊朗抵制的原因。伊朗不會上映《逃離德黑蘭》,就像朝鮮不會上映《The Interview》一樣。

有很多人讚賞《逃離德黑蘭》對“真實”的還原,但殊不知它只是放大了一部分真實。為什麼會爆發伊朗伊斯蘭革命?為什麼會發生伊朗人質事件?為什麼伊朗會敵視美國?對於這些問題,《逃離德黑蘭》輕描淡寫,只是一味突出了夾在混亂中的美國個人英雄主義。

而影片開頭短短兩分鐘的時代背景介紹,才是人們應該知道的歷史。

有人曾解讀,《逃離德黑蘭》想表達的更深層次的觀點:國際政治中沒有單純的劊子手,也沒有單純的受害人。

但是它單純的放大了伊朗的動蕩與社會的黑暗面,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醜惡的嘴臉“巧妙”的隱藏了起來。在這一點上,好萊塢比CIA有過之而無不及。

幫助美國人質逃脫的伊朗姑娘

在片尾來到了伊拉克邊境

等待她的是顛沛流離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