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香港一直被視為經商的好地方,這得益於香港與中國的接近,也得益於提供廣泛經濟自由的一國兩制政策。但隨着北京擴大控制,這種聲譽面臨風險。

香港商業區飄揚着中國國旗

自1997年香港移交給中國以來,香港發生了最嚴重的政治暴力事件。

抗議者抨擊引渡法案,因為該法案將進一步抹殺香港與中國之間的區別。這種不確定性有可能損害香港作為穩定的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

美國商會的塔拉約瑟夫說:“人們認為香港是一個特殊的地方。你把錢存在這裡,你在這裡有合同。你在這裡做生意,你期望某種類型的活動。一個國家,兩種制度……而今,人們感到,香港和中國之間的界限可能已經模糊,這確實讓一些人擔憂。”

儘管引渡提案已經暫停,但這並沒有讓企業停止擔心共產黨統治下情況會如何變化。

香港律師Angel Wong說:“當他們制定五年或十年計劃時,他們可能會考慮到這一點。他們可能會考慮將資源放在其他地方。我認為這是可能的。”

目前,外國公司並未爭先恐後地出逃。

風險顧問斯蒂夫·維克斯說:“香港有數百家甚至數千家美國公司和西方公司。我沒有看到他們出走的證據。但我確實看到了他們擔憂的證據。”

隨着2047年臨近,這種擔憂大概會加劇。鄧小平曾經承諾的香港50年不變,2047年到期。但如今,遠遠不到這一期限,人們就已經擔心了。

英國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和中國總理趙紫陽1984年12月19日在北京交換香港移交協議。鄧小平在場。

香港律師Kevin Lam說:“即使僅僅是維持現狀 ——保持明智,認識到香港有良好的理由與中國大陸有所不同——那麼事情就不一定黯淡無光”。

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打算迫使這個長期以開放而聞名的城市產生多大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