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在6月底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後,同意在雙方恢復談判的同時,暫停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消費品加征關稅。

特朗普隨後表示,中國將重新開始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美國將放寬對美企向中國電信設備巨頭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出口科技產品的限制。

但熟悉這次特習會情況的消息人士和華盛頓的中國貿易觀察人士表示,此次峰會基本上沒有為高層談判代表解決僵局掃清障礙。僵局導致中美貿易協議談判在5月初破裂。

一位美國官員上周表示美中將恢復貿易磋商,由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財長努欽與中國副總理劉鶴進行電話溝通。

美國要求中國進行廣泛的政策調整,以更好地保護美國知識產權,停止商業機密的強制轉讓和竊取行為,並限制高額的政府行業補貼。美國官員稱,這攸關從人工智能到航空航天等未來高科技行業的主導地位。

“整體氛圍發生了變化,”智庫美國企業研究院(AEI)的中國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稱。“雖然這對市場有利,但政府從未就如何解決問題做出過明確說明。”

史劍道時常與特朗普政府官員討論問題。他說,雙方在峰會上各取所需–貿易爭端降溫,而且避免出台對雙方都不利的新關稅措施。

“雙方相互施加的壓力現在得到化解。我預計這種局面會持續幾個月,”史劍道補充說。

**沒有確定承諾**

中美雙方對於兩國領導人在大阪達成何種共識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三位熟悉談判情況的消息人士稱,中方並未就立即採購農產品做出確定承諾。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透露,特朗普在會晤期間兩次提出農產品購買的問題,但習近平只同意放在最終達成的全面協議中加以考慮。

除一家中資民營企業少量購買美國稻米外,並沒有什麼採購落在實處。中國官員和官媒在過去一周強調,包括農產品採購在內的任何協議都建立在美國取消關稅的基礎上。

“中國已經明確表示,他們不會承諾任何東西,”一位熟悉談判情況的消息人士說。

“以為他們會在有所得之前就作出重大讓步,這種想法沒什麼道理。他們也許會買一些豬肉,買一些大豆,但仍只是極其少量的。”

美國政府官員也淡化在允許華為購買美國科技產品這一問題上,會作出什麼程度的承諾。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表示,只允許向該公司出售“技術含量較低的”美國半導體產品。

路透上周報導,美國商務部出口管控的執行人員被告知,在評估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口產品的許可證申請時,“將按照最嚴格的國家安全審查標準”,因該公司仍在出口黑名單上。

中國官員指出,在大阪會談中他們只是讓美國在華為問題上做出讓步,而沒有讓美國在他們的其他要求上做出讓步。其他要求是指取消現已加征的關稅。

他們表示,因此即將舉行的磋商將重點放在取消關稅上。

第二位消息人士稱,美國對價值2,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的關稅,以及中國對價值1,600億美元美國出口到中國的商品加征的關稅最後可能會成為“新常態”。

據一位熟悉情況的中國官員稱,貿易談判可能會很快重啟,但兩國的核心需求方面仍存在“相當大的分歧”,在最棘手的問題上達成共識將是一項挑戰。

“磋商環境更加嚴峻了,”這位官員說。

另一位官員稱,中國仍擔心美國貿易談判團隊里的鷹派人士,例如納瓦羅。

“那(美國貿易談判團隊里)有恃強凌弱者,”該官員說。

與路透交流的幾名官員要求匿名。

中國外交部引述習近平在大阪對特朗普的表態稱,“在涉及中國主權和尊嚴的問題上,中國必須維護自己的核心利益”。

一名駐北京的亞洲高級外交人士稱,中國領導層將承受壓力,不能對美國讓步,而且任何談判結果都必須是平等而均衡的。

“貿易協議不能被描繪成是美國的勝利,”這名外交人士引述他與中國官員的交談內容稱。

目前沒有跡象表明,雙方將在5月初談判破裂時本已幾乎達成一致的文本基礎上繼續磋商。

中國政府刪去了該文本中有關修改法律以反映改革承諾的措辭,稱這侵犯了中國的國家主權。

為了使中國改革的承諾更可能實現,萊特希澤堅持必須修改法律。

找出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成為雙方談判的關鍵。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其他棘手問題待解決,包括為了讓兩國遵守各自承諾而設計的落實機制架構。

美國方面的一些要求,也都是雙方仍有歧見的問題,包括限制中國省級和地方政府對國企補貼、中國雲計算市場准入、農業生技許可、中國對美採購農產品的最終規模。

曾任USTR中國貿易談判人員的Claire Reade說,目前雙方都有達成協議的空間。Reade目前在華盛頓Arnold and Porter律所擔任貿易律師。

“這是政治意志的問題,現在有一些方法能夠繞過當前被划下的紅線,”Reade說。“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都必須最後能說自己堅守立場而且實質上贏得勝利。”

中國如果要避免顯得屈服於美方要求,一個方法是在協議達成前先就關鍵問題採取立法行動。她說,這麼一來,中國就可以說他們是按自己的意思在修法。

習近平和特朗普對大阪G20上達成的所謂”共識“ 有不同的解讀

G20峰會結果?中美各有解讀

路透社報道稱,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華盛頓和背景看上去對在大阪達成的協議有着各自不同的解讀。美國方面曾在峰會過後表示,中國會立即大量購買美國的農產品。但據對談判情況熟悉的消息人士透露,中方沒有做出立即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承諾。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R. Krugman)在《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認為特朗普的貿易戰會以失敗告終。文中,他把中美貿易戰於美國當年發動伊拉克戰爭做比較,稱特朗普所說的”貿易戰是好事,很容易贏”的表態和當年克·切尼(Dick Cheney)在伊拉克戰爭前夕預測”事實上,我們會以解放者的身份受到歡迎。”的表態一樣”會被用來說明,推動着關鍵決策的,往往是怎樣一種傲慢與無知。”

這位經濟學家評述寫道:現實是,特朗普並沒有贏得貿易戰。誠然,他的關稅損害了中國和其他國家的經濟。但它們也傷害了美國;紐聯儲(New York Fed)的經濟學家估計,最終,物價上漲將讓每戶家庭平均每年多支付逾1000美元。他指出:”我們並不是唯一一個擁有獨特文化、歷史和身份的國家,不僅有我們才會為自己的獨立感到自豪,而且極不願意做出讓人感覺像是屈服於外國欺凌的讓步。”

經濟諾獎得主:”簡直是瘋了”

他認為,那麼多國家裡,偏偏認為中國會同意一項顯得在向美國屈辱投降的協議,”簡直是瘋了。”縱觀歷史,克魯格曼指出貿易戰幾乎從來沒有明確的勝利者,但它們往往給世界經濟留下長期的傷痕。比如1964年,美國對輕型卡車徵收關稅,試圖迫使歐洲購買我們的冷凍雞肉,但沒有成功。55年後,這一關稅依然有效。

在這位美國經濟學家看來,特朗普的貿易戰比過去的貿易戰規模大得多,但它們可能會產生同樣的結果。他認為:”毫無疑問,特朗普將試圖把一些微不足道的外國讓步誇大成偉大的勝利,但實際結果只會讓所有人更加貧窮。與此同時,特朗普對過去貿易協定的隨意抨擊嚴重損害了美國的信譽,削弱了國際法治。”

特朗普的貿易戰在美國國內本身也有很大爭議,這應該是中方清楚的事實和可以加以利用的籌碼。特朗普和習近平在大阪會晤後,中國外交部指出習近平曾向特朗普表示”在涉及中國主權和尊嚴的問題上,中國必須維護自己的核心利益。”一位駐北京的亞洲國家外交官向路透社表示,讓中國領導層不能向美國讓步的壓力很大,在和中國有關官員接觸後他認為,中國方面看重的是:”不能讓最後的貿易協定看上去是美國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