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

“伊斯兰国ISIS”,这个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极端恐怖组织,在各国各派别武装的合力围剿下,消停了一阵。

在ISIS最为活跃和猖狂的时候,涌现出了许许多多无惧无畏,和ISIS血战到底的群体,有保卫家园的战地巾帼——库尔德女兵….

更有来自主动放弃舒适与安宁,加入到对抗ISIS第一线的各国志愿兵,志愿兵中的一些人为了拯救被ISIS压迫奴役的平民,进行了英勇不屈的战斗,甚至还有人为此献出了生命….

然而这个世界上,光明正义的光环,往往伴随着黑暗的阴影。

今年2月,前英国海军陆战队突击队员,独立导演Emile Ghessen,放出了他深入到对抗ISIS的前线,历时三年跟拍的抗击ISIS国际志愿兵的真实纪录片《罗宾汉综合症》,在本片里,他向人们披露了这个被英雄光环笼罩的群体,背后不为人知的真实一面。

Ghessen导演

三年的采访拍摄中,Ghessen的所见所闻让人无比唏嘘,这个笼罩着英雄光环的群体背后,

奋勇杀敌的英雄事迹是极少数,更多的是龙蛇混杂,私利至上的狗血桥段….

让我们跟随导演的镜头,去了解一个不一样的抗击ISIS国际志愿兵群体。

为了弄清楚前线国际志愿兵的真实情况,3年前,Ghessen想尽了办法,突破重重阻碍飞到伊拉克北部的Erbil,采访了抗击ISIS的国际志愿兵,听他们讲述自己的真实经历。

Ghessen首先找到了一位名叫Mohammed的库尔德小伙儿,这位19岁的小哥原本是位说唱歌手,因为英语流利,被库尔德军方招募,负责联络和接待,也帮助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Peshmerga武装招募士兵,因为伊拉克北部地区的国际志愿兵大都被划归到Peshmerga武装旗下。

Peshmerga的字面意思是“直面死亡的人”,然而国际志愿兵们实际上的表现,远不像这个名字那样英勇无畏….

Mohammed首先带导演Ghessen参观了一下国际志愿兵招募的流程,当这些“抛下一切来抗击ISIS”的国际志愿兵们抵达这里后,Mohammed会先带他们来这边的军备市场采购装备。

因为库尔德当局并没有拨款给志愿兵提供武器和后勤,所以志愿兵们从军装到头盔,枪支都要自己购买….

走进当地的市场,宛如一个军火大超市,各种武器和军装应有尽有。

各种各军徽章袖标也明码标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拍战争片用的道具市场…..

带够现金,一个下午就能把一个从未摸过枪的小白,全副武装包装成海军陆战队员….

Mohammed告诉导演Ghessen:

“志愿兵们没带武器,可以在这里买,比其他地方便宜多了…这双军靴10美金,军装20美金….对国际志愿兵,这里的老板们都是有折扣的,毕竟他们是来帮助我们的。”

当天下午,Mohammed就带来了一名国际志愿兵,这位已经48岁的大叔自称是英国前海军陆战队老兵,过去在英军服役了近20年。

大叔在这里采购,很快就配齐了自己想要的装备….

大叔告诉Ghessen导演,因为英国政府禁止公民赴伊拉克和叙利亚参战,他为了来到这里,很是费了一番功夫,他编故事说自己是来参加人道救援任务,才被英国海关放行,又顺利通过了库尔德自治区边境。

谈到自己来参战的原因,大叔说自己是为了追求“精神上的富足”:

“西方政府让库尔德人自生自灭,库尔德人虽然物质上很贫穷,但他们为保卫家园战斗,精神上是富足的,这是物质主义至上的现今社会所匮乏的….”

Ghessen直截了当地问到:

“那你了解即将面对的一切吗?你准备好为库尔德人战死了吗?”

大叔坚定地说:

“比这更多。我想不出比为库尔德人战死更好的死法了!”

第二天,大叔向Peshmerga司令官报了道,在充分考虑了大叔的年龄和军事经验之后,司令官决定分配他从事军事训练教学,重点培训新兵的反坦克技能,这对于这位有20年军旅生涯的老兵来说,算是驾轻就熟的任务了。

大叔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开始了自己的Peshmerga的新兵教官生涯…..

Ghessen自己都没想到,这位不知名的前退役英军士兵大叔,已经是他遇见的,为数不多的,有真正战斗经验的志愿兵了。

在Mohammed的指引下,Ghessen导演继续向北,在这里拜访又一个西方志愿兵军营,这里的志愿兵是5个美国人和加拿大人组成,所见所闻,渐渐开始令Ghessen导演大开眼界…..

一位志愿兵告诉Ghessen:

“这里有很多人都是被军队开除的,但是他们又不会别的,就想着还是干同样的工作,明知道来这里不可能有任何结果,但他们只是迷茫,不知道能干嘛,所以就到这里混混日子….”

这个志愿兵营因为之前一直不怎么服从管教,于是总部让他们驻扎在此,从来也没有接到过具体的行动任务,基本上等于在这里自娱自乐…..

之后,Ghessen跟着志愿兵们出去巡逻,大家收拾好装备出发,来自加拿大指挥官的一句话又惊到了Ghessen: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儿,该干点啥,就带你逛逛吧,当是旅游了,说不定还能打打猎….”

加拿大指挥官坦言,自己来这里是因为10年前在阿富汗留下战争创伤:

“我之前在坎大哈,那战斗,真的太惨烈了…..是的,我到现在还过不去心里那个坎,所以我来这里了….”

指挥官告诉Ghessen,志愿兵里很多人都是自掏腰包,买了机票和装备,有些人也在脸书上众筹了款项。但是,还有一些有来帮忙和ISIS战斗的意向,却没有任何战斗经验,还想跑来靠打仗挣钱:

“我直接告诉他们,想挣钱就去找工作,来这里不但会送死,还可能让你破产,我把自己车子房子都卖了,才凑齐来这里的路费和武器装备。我还没买回程的机票,也不知道啥时候回去….”

很快,他们巡逻到了一个离ISIS占领区稍微近一点的地方,一位名叫Shiverin的志愿兵接受了导演的采访,Shiverin号称当志愿兵之前参加过美国海军陆战队,但导演Ghessen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哥们压根都没通过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新兵基本训练….

反正就这么浑水摸鱼进来了,他自认为比起那些完全没有战斗经验的,自己还不算特别差的:

“我还是很有战斗天赋的,一教就会,比很多志愿兵强多了。”

导演非常吃惊,居然还有比他更差的,Shiverin淡定地回应到:

“有啊,之前有一个志愿兵是性侵罪犯,被通缉的那种,我还读到过文章介绍他的,他跑到这里参战,我还以为他是个艺术家,结果是个变态性罪犯….他来这里就没别的目的,就是逃避通缉…”

而Shiverin对于自己的国际志愿兵生涯也没啥期待和念想:

“战场会吞噬你的一切,还在意那么多干什么呢?每个人来这里就有自己的目的,都想搞自己的那一套而已….”

然而奇怪的是,既然有这么多缺乏战斗经验,浑水摸鱼的人在队伍里,库尔德当局和Peshmerga为啥还要容忍这些人在队伍里呢,并且还源源不断地招进新的国际志愿兵呢?

Ghessen认为,这一切有很强的其他目的,库尔德当局一直孤立无援,被西方任其自生自灭,独自对抗ISIS,这样的艰难处境下,只要有人愿意和他们并肩战斗,他们都会异常高兴,至于有没有战斗力啥的,也不计较了….

Doc是另外一个美国志愿兵小组的成员,主要担任医疗兵,他之前在一个专为小国家提供战地医疗服务的公司任职,跟着公司去过缅甸,非洲等一些国家。

而他说,来和ISIS打就没有任何回报可言,挣不了钱,但他依然选择留在这里,主要是因为回家找不到工作:

“毕竟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可怕的情形,留在这里总还有点用,另一方面,如果我回到老家拉斯维加斯,那里更难混,我可能会一无所有….”

Doc觉得留在战区,自己至少显得有个人价值:

“我去过4个国家,上过很多次电视,凭一己之力在两个国家建起了战地医疗系统,我也希望在库尔德地区从头开始建起一个完善的战地医疗系统。”

“我也想读完我那半吊子的医学课程,也希望朝九晚五,坐在办公室里等着病人来看病…..但现在,我无处可去,只能在里ISIS不到几公里的地方,过着艰难的生活….”

事实上情况却是,Ghessen通过一些军队里的知情人了解到,虽然这哥们绰号叫做Doc(医生的简写),但他实际上从来没有读完医学院,也没有在军队的医疗兵经验,但好在他确实懂很多医学知识,也凭个人能力积累了一些战地医疗的经验,还担任过做手术的外科医生,尽管看上去学识,学历都不太靠谱,毕竟前线人手短缺,也就让Doc凑合着混下去了。

到了晚上,Ghessen跟着Doc这帮人出去巡逻,巡逻队里居然有队员唱起了歌,这无疑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一旦对面的ISIS听到,后果不堪设想,这时Ghessen才意识到,所谓的国际志愿兵缺少战斗经验和基本训练的现状,究竟有多可怕了….

在进一步的采访中,Ghessen终于解开了之前的疑问,也验证了他的看法:

国际志愿兵的训练状况如此糟糕,但库尔德当局似乎并不在意,因为在志愿兵们自己看来,他们来这里的政治意义也是远大于军事意义的。

Doc早就看穿了一切,他直言不讳到:

“司令部就是把这些国际志愿兵们当摆设,他们并不希望这些来自西方国家的志愿兵死掉,这些志愿兵在这里活着,就是最好的宣传…..’参加战斗’——实际上很少有真的战斗,志愿兵们自己倒是想做点事,想做出点改变,但实际上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国际志愿兵们就像光鲜的吉祥物,我私底下听有些将军说过,他们永远也不会把国际志愿兵真的派往前线,参加真正的战斗,我们来这里就是道德象征,起着公关的作用….我受够了,真的,99.9%受够了….但还是不得不留在这里…”

在库尔德地区的采访算是告一段落了,Ghessen转战伊拉克北部城市Sinjar,这里是和ISIS有着血海深仇的,长期遭受屠杀和迫害的雅兹迪人的战区。

雅兹迪人有自己的宗教,属于非穆斯林,也因此,他们被ISIS视为异教徒大肆屠杀,2014年,ISIS曾一次性屠杀了5000雅兹迪人,还逼迫大量雅兹迪女孩当性奴。

许多同情雅兹迪人的国际志愿兵都选择来到Sinjar,和遭受ISIS迫害压迫最深重的雅兹迪人并肩战斗。那么,这一地区的国际志愿兵的真实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这位名叫Mike的芬兰志愿兵对Ghessen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他说自己出生在芬兰,曾在法国外籍兵团服役过5年,之后结婚生娃,开始做朝九晚五的普通工作,然后又离婚,之后当了7年的舞蹈老师,然而去了泰国教健身,之后便来到了Sinjar当起了国际志愿兵….

在Mike的自我描述中,他是一个富有战斗经验,且不畏惧挑战的人。

但是,让他无比沮丧的是,和其他战区的国际志愿兵一样,他根本就没有被雅兹迪当局派遣过真正的战斗任务:

“我不断申请参与战斗行动,从未得到批准。”

在Ghessen采访期间,Mike所在的队伍终于接到了一个侦察任务,他非常开心,叫上其他全部4位西方志愿兵,然而,说是侦察任务,上头既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弹药,也没有足够的通讯设备,整个行动更像是给这帮西方志愿兵安排的一趟短途旅行…..

“侦察”的目的地到了,离基地根本就没多远,之后大家下车,4名国际志愿兵由一名当地雅兹迪士兵带领,徒步前进,继续执行“侦察”任务…

一把年纪的Mike很快就走不动了,Sinjar城处在海拔较高的山地上,Mike等人爬到山上以后,可以直接看到47号公路,它从被ISIS占领的重镇摩索尔延伸出来,这是ISIS出城的必经之路….

在山顶上看了一小时47号公路的动静之后,雅兹迪士兵就领着大家下山了,“侦察任务”就这样结束了….

Mike告诉Ghessen,自从他来到Sinjar,基本都是这样不痛不痒的,类似的巡山任务,看着全副武装,威风凛凛,其实啥也没干,跟坐着装甲车旅游没啥区别。

而这些地区,一路走过去都是被袭击或炸毁的车辆,可以看出这一带其实一直有激烈的战斗,然而诡异的是,Mike他们这样的西方志愿兵,一次也没碰上过…..

当然,Mike也不是完全没接到有用的任务,他之前奉命把守一处机枪点,这里居高临下,俯瞰整个Sinjar城,这一天,他们带着Ghessen来到机枪点,很快发现山下有了动静,他们看到一座清真寺着火了,难道要遭遇上一场真正的战斗了?!就连Ghessen都开始有些小激动了…..

几个西方志愿兵各就各位,美国兵终于打出了压抑许久的第一排子弹,很快一梭子弹打完,大家一顿操作猛如虎地换完了弹夹继续打…..

大家后来才知道,其实那个清真寺是ISIS用来储藏弹药的地方,早就被雅兹迪人武装锁定了,在Mike等人架起机枪一通猛射后不久,清真寺就被雅兹迪部队的迫击炮炸了个稀烂,国际志愿兵们虽然没有杀掉任何敌人,毕竟也在行动中配合开了枪,捧了个场….

离开Mike所在的团队,Ghessen又去采访另一组国际志愿兵。

这一组人有10个国际志愿兵,听说他们行动的地方是摩索尔附近,也就是距离ISIS大本营最近的前线,敢跑到离敌人这么近的地方,那他们应该是跟ISIS真刀真枪战斗过的吧?

然而….

这帮国际志愿兵领头的是一位54岁的英国大爷Jim,看到Ghessen走过来,他气势很足,先是要查Ghessen的护照,之后又对Ghessen前海军陆战队员的身份表示怀疑,直到验了Ghessen的“成色”,才决定接受他的采访。

一采访才知道,跑来当国际志愿兵之前,Jim大爷是个在英格兰北部的快递司机,原本在家里抱孙子,但人家听说伊拉克人民正在遭受ISIS的迫害,二话没说就抛下一家老小过来参战了。

他此前从来没有参过军,也没有任何军事经验,这一次是他生平第一次踏入战区…..

看着战区的满目疮痍,Jim大爷的老兵范儿还是很足的,声情并茂地感慨着眼前这一切:

“每天都是火箭弹,迫击炮,这样的日子真的太糟糕了….”

Jim大爷已经在战区待了4个月了,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其他志愿兵还是很尊敬他的,他也愿意尽一切可能帮助大家,用他的话说:

“我觉得拿出行动来,做点有用的事,总比坐在家里敲键盘好得多。”

而Jim大爷队伍里的一位美国志愿兵主动找到Ghessen接受采访,他发出了如下的感慨:

“我认为,不断拯救和帮助其他国家的人,是我们美国人的责任,也是美国精神的核心…虽然我们政府犯了一些错误,但美国精神一直根植在美国民众心中,这里的一切让我相信,最锋利的剑永远是爱和同情,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会继续和这些自由战士在一起,并肩为自由而战….”

然而,这位伟大的美国自由战士,虽然讲得慷慨激昂,却连一次真正的战斗都没有经历过…..

在两年多的跟踪采访中,Ghessen基本上没有遇到新闻报道中那种英勇无畏的国际志愿兵。

只是在2016年,抗击ISIS的行动取得重大进展,库尔德军队带着国际志愿兵们开进曾被ISIS占领的摩索尔。

一位名叫Alan的英国志愿兵,让Ghessen见识到了国际志愿兵的下限…..

Alan跟着Peshmerga开进城里,他已经在这里23个月了,虽然没有参加过任何实质战斗,但他一直留在Peshmerga的队伍里,跟着他们走到了胜利的一天。

当Ghessen问Alan为什么选择一直留在Peshmerga的队伍里时,他转过身,指了指身边的两个库尔德战士,大义凛然地说:

“全世界都在袖手旁观,你看看他们身上的武器,都是从袖手旁观的国家里拿到的,美国武器,英国武器,英美政府袖手旁观,但我本人不想这样,总要做点什么,让世界有一点点改变,哪怕只是留在他们身边,从精神上支持他们战斗到底,这就是我一直留在这里的目的,”

说起对国际志愿兵的看法,Alan自己居然也是一脸嫌弃:

“大部分志愿兵,呵呵,都是屎….大部分西方志愿兵跑到这里就是为了利用库尔德人,利用Peshmerga武装,只为获得自己的私利…..”

Alan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

“我想说大部分国际志愿兵都是渣,他们只不过想多拍几张照,在脸书上炫耀自己的’英雄’事迹,在朋友圈装装…我不否认真的有个别好的志愿兵,反正就我个人而言,我在Peshmerga没遇到过….”

然而,Ghessen遇到了另一些国际志愿兵,从他们那里了解到,很多志愿兵虽然没有从库尔德人这里拿到金钱回报,但他们利用社交媒体捞了不少钱,有人假扮英雄,为的是涨粉之后到处骗钱,让粉丝赞助和捐款,甚至为了争夺粉丝,不同的国际志愿兵群体还在网上互相诋毁,恶劣互怼….

而大义凛然地Alan就是其中之一,有人查了他的老底,说他就是个伪艺术家,以抗击ISIS的名义来到伊拉克当了国际志愿兵,他在社交媒体上把自己包装成了英雄,之后就开始骗粉丝捐款打钱。

Alan每天白天全副武装出去摆拍几张“战斗照”,之后就躲回宾馆里呼呼大睡,不明就里的粉丝还不断给这个所谓的“英雄”捐钱….

不久之后,库尔德人的军队准备开进几个ISIS最后顽抗的村庄扫荡,几场最后的战斗之后,ISIS终于全军覆没。Alan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拍照机会呢,他在社交媒体上说自己是第一个进入解放了的摩索尔的英国士兵,然而,面对Ghessen的镜头,他又虚伪地表示:

“荣耀属于他们,属于Peshmerga的库尔德士兵,他们才是真正战斗的人。”

三年时间里,Ghessen亲眼见证了国际志愿兵群体中的种种,他差不多快要对这些打着拯救叙利亚,伊拉克人民的旗号,宣称要跟ISIS正面刚的国际志愿兵们彻底失望了,

直到一场由叙利亚人民保护部队YPG为旗下的国际志愿兵举办的哀悼活动,让Ghessen肃然起敬….

他也才得以接触到抗击ISIS国际志愿兵中,那些真正的英雄。

一共有300位志愿兵来到伊拉克和叙利亚,抗击ISIS,其中有30名在战斗中牺牲。

一位名叫Konstantinos于2015年在叙利亚被ISIS士兵围困,最终战死。

Ghessen辗转回到英国,采访到了Konstantinos的母亲,了解到了这位真正的国际志愿兵背后的动人故事。

对30多位牺牲的国际志愿兵的采访,让Ghessen总算对国际志愿兵这个群体,重新挽回了一些好感。

历时三年,辗转多个战区,采访了众多国际志愿兵后,Ghessen最终总结到:

这就是国际志愿兵的真实面貌,没有那么多英雄故事,很多混杂着私利的狗血桥段,但对于和他们并肩战斗的库尔德人,雅兹迪人而言,他们自始至终都给予了这些国际志愿兵最积极的评价,因为无论做了些什么,国际志愿兵们抛下一切站在了他们身边,就是最强有力的支持,还有少数人奋不顾身去战斗,并为此付出了生命。

在Ghessen看来,无论背后的一面多么不堪,国际志愿兵始终是值得肯定的,毕竟他们拿出了实际行动:

邪恶获胜的唯一条件,就是好人的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