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變化的實在是太快了!

快到令人無法喘息!

時代在拋棄你的時候,甚至連再見都不會說一句!

霍金曾警告過人類:“人工智能的全面發展將宣告人類的滅亡”!

不要以為霍金的這個預言只是危言聳聽,人工智能發展到今天已經不是替代人類工作崗位那麼簡單了!

就在剛剛,“噩耗”真的就傳來了,令無數人措手不及!

在昨天結束的發布會上,被人稱之為“科學狂人”的馬斯克用難以抑制的興奮向大眾展示了其最新的研究成果——大腦芯片植入!

是的,你沒看錯,成立兩年,馬斯克著名的腦機接口研究公司 Neuralink 終於發布了其首款產品:“腦後插管”的新技術。

是的,你沒有聽錯!

未來你的大腦里將被植入芯片!

這將是人工智能對人類發展文明的巨大顛覆!

屆時,你的大腦數據將會被傳輸至手機,與手機軟件進行無縫的對接!

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啊!

屆時,你的思想和大腦數據將會被一一提取,人與人之間將再無秘密可言!

更可怕的是,大腦中的芯片甚至可能隨時篡改你的大腦數據!

屆時,你將徹底淪為一個不受自己操控的——生化人!

馬斯克這個“大開腦洞”的方法,具體來說,通過一台神經手術機器人,像微創眼科手術一樣安全無痛地在腦袋上穿孔,向大腦內快速植入芯片,然後通過 USB-C 接口直接讀取大腦信號,並可以用 iPhone 控制。可以分為三個步驟:

1、頭骨穿刺:馬斯克新推出的“打孔器”,可以使用激光在頭骨上鑽孔,不像以前腦袋打洞,這種辦法微創、無血、安全!

看,這就是馬斯克使用的打孔器,又名“縫線機”。這是一個神經外科機器人,每分鐘能夠植入六根線。整個過程,特別像縫紉機。

這個“縫線機”可以將一條只有人頭髮絲 1/4 粗細的線路植入腦中,同時可以避開大腦血管,避免大腦出現炎症和損傷。

上圖就是“縫線機”工作時的樣子:用激光在頭骨上鑽孔,把電線和芯片植入你的大腦。

2、植入芯片:馬斯克開發了一種定製芯片,植入大腦後,可以更好地讀取和放大來自大腦的信號。

看,這就是馬斯克注入大腦的芯片,它的尺寸比手指尖還小。這種芯片要植入是個地方:其中三個位於運動區域,另一個位於感受區域。唯一外置的設備安裝在耳後,內含一枚電池。

現在,馬斯克已經在老鼠身上實驗了,可以通過頭部的USB-C端口收集大腦神經元信息。它能從1500個電極中讀取信息,比現有的嵌入人體的系統好15倍。看,這就是探針設備成功插入過程:

3、引出信號:使用一種直徑4-6微米,連頭髮絲的 1/10 都不到的線,把芯片讀取的大腦信號傳送出來!

這些柔韌的線實際上是一種用類似玻璃紙的材料來做絕緣體,裡面包含有一系列連接微小電極或傳感器的導線,看起來就像一串珍珠。

與其他腦機接口中使用的材料相比,它不僅對大腦損害性更小,而且還能傳輸更多數據。

屆時,你甚至不用動手就可以操作你的手機了!

雖然,目前一切只停留在小鼠的實驗階段。不過就技術發展的進程來說,Neuralink公司計劃在明年第二季度就將進行針對人體的試驗!

試想一下,如果該技術真的被運用到人身上,究竟會有多恐怖?

對此,有網友就表示,馬斯克此舉就是在構建一個真實的黑客帝國!

屆時,將會出現許多不可預知的災難!

比如,你的記憶被別有用心的人刪除或事植入,那麼某種意義上你將成為被別人支配的殭屍!

更可怕的是如果整個人類經此災難之時,那麼延續到千萬年的人類文明或也將徹底終結!

對此,杜克大學的高級神經學家米哈伊爾•列別捷夫(Mikhail Lebedev)博士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如果人類開始接受人工智能的輸入,兩者之間的界線將變得模糊,人類甚至有可能演變成一個“殭屍群落”。

現在看來,霍金對人類最後的警告離現實並不遠!

腦機接口,一個最前沿的研究領域。它研究的是在人或動物腦(與外部設備間,建立的直接連接通路,以實時翻譯意識,最終做到人類與人類之間、人類與機器之間自由傳輸思想、下載思維。

正如馬斯克團隊表明的那樣,腦機接口技術正在一日千里地發展。我們已經開始攀登腦機接口四層金字塔,逐級“改造”人類,實現進化。

1、腦機接口第一層金字塔,修復:通過心念操縱機器,讓機器替代人類身體的一些機能,修復殘障人士的生理缺陷。

在2014年巴西世界盃開幕式,癱瘓的青年利亞諾·平托就是穿了這樣龐大、笨重的外骨骼,通過腦機接口踢出了當年世界盃的第一球。

這個技術實現後,人類可以不用說話,只要通過意念,就可以隨心所欲地來控制外物,以意馭物!

想想你在未來的某一天,早上醒來,只要你心念一動,燈就開了。

心裡再默默下個指令,咖啡機久開始自動幫你加熱咖啡。

懶得動手的話,還可以操控機械臂幫你忙,而而這一切,都是由意念幫你完成。

以前覺得這只是神話,但現在馬斯克這項科技突破表明,這一切都將變成現實。想想,那將是非常棒的一件事。

2、腦機接口第二層金字塔,改善:通過腦機接口,改善大腦運行,讓我們時刻就像剛剛睡了一個好覺醒來,精神抖擻、注意力集中、思維敏捷,能夠高效清醒高效地去做一件事情。

現在,這項工作已經取得一定成果。比如,美國舊金山就有一個叫Smart Cap的公司,他們把腦電圖做成了棒球帽。這個產品可以用來緩解卡車司機的疲勞駕駛,提高注意力,減少交通危險。

2014年,美國ABM公司則通過腦電圖腦機接口訓練實驗者,使新手學習速度比原先提升了2.3倍。

3、腦機接口第三層金字塔,增強:通過腦機接口,讓我們短時間內擁有大量的知識和技能,獲得一般人類無法擁有的超能力。

記憶移植就是這個領域研究的重點。現在,美國科學家已經發現大腦海馬體的記憶密碼,開始嘗試用芯片備份記憶,然後把芯片植入另一個大腦,實現記憶移植。這個實驗已經在猴子身上取得成功。

這項技術的終極目的,是通過腦機接口技術,把大量的信息和資料傳輸到大腦里,或把大腦的意識上傳到計算機,最終實現人類意識合記憶在計算機世界的永生。

4、腦機接口第四層金字塔,溝通:有了腦機接口,人類不用語言,僅靠大腦中的腦電信號就可以彼此溝通,實現“無損”的大腦信息傳輸!

這種腦腦交互,彼此傳遞的本質是神經元群的活動。不像語言的模糊和詞不達意,它是一種徹底的、100%的、毫無信息扭曲的“心領神會”。

這件事,現在Facebook的科學家正在研究。他們想讓人們思考一些東西的同時,把想法傳到他人的皮膚上,讓人們通過皮膚“聽到”聲音,進而實現溝通。

什麼叫心心相印?這就是真正的心心相印!以後這信息交換和處理少了一層語言,這文明進展速度怕是太陽系都要兜不住了,人類的集體形態——人類巨人,要出現了。

是的,你沒看錯:從今天起,腦機接口不再是科幻小說,不再是閱讀理解,不再是新聞標題,不再是電影里的幻影和計算機里孱弱的靈魂,而是實實在在的宿命。

馬斯克為什麼對腦機接口技術,如何鍾情乃至瘋狂?

歸根結底,源於他對人工智能的恐懼。馬斯克認為,超級人工智能的崛起只是時間問題,現有人類必將為他們所奴役。為了避免悲劇發生,人類只有一個選擇:以毒攻毒,自己成為 AI,人機合一,變成超級人類。

然而,在人類自己成為 AI的道路上,必然風險重重。腦機接口也一樣,對人類社會來說,這或是一場充滿不確定性的大海嘯!

人類歷史上,每一次重大的技術革命,都會引發對人類自身乃至整個社會的衝擊。

鐵器的發明,傳統農業社會的出現,引發了一場冷兵器時代的戰爭。在中國,這場戰爭從春秋戰國時期,一直打到了漢代,才告終結。

電力的發明,工業社會的出現,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和世界大戰,讓整個二十世紀上半葉,染上了血色。

現在,隨着人工智能、納米技術、腦機接口、生物等技術等推進,在帶來科技福利的同時,也將引發一場新的社會變革的風暴。你想想,現在你手裡抓着的 iPhone ,比幾十年前佔地有足球場那麼大的電腦都厲害的多了。

隱私問題當然是一個重大憂慮。這種可以直接感應人想法的設備,如果被濫用,這可就是有史以來最牛的隱私侵犯了 ——想啥都走光了!我們的隱私該怎麼保護?

另一個更大憂慮,是兩極分化。如果說,以前的技術進步,只是讓“富者愈富,貧者愈貧”;而腦機接口等技術等突進,則可能將讓富者愈聰明、愈博學、愈健康,貧者越加弱小,乃至最終出現超級人類。

比如,整個大英博物館的知識,在未來,可能花不了太長時間,就可以通過腦機交互,進入一個人的大腦。通過腦機接口,一個人也可以成為一個像《超體》里的露西一樣無所不能的超級智人。

想想這一幕吧:很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原版人類在超級智人面前,就可能像臭蟲面對人類一樣無力和脆弱。你想想,當你把一隻臭蟲衝進下水道的時候,你的內心起過一絲波瀾?

寫到這裡,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了小說狄更斯 《雙城記》開篇的那段話: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這是一個智慧的年代,這是一個愚蠢的年代; 這是一個信仰的時期,這是一個懷疑的時期; 這是一個光明的季節,這是一個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 人們面前應有盡有,人們面前一無所有; 人們正踏上天堂之路,人們正走向地獄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