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馬克龍心情很煩

法國總統馬克龍最近心情很煩。

馬克龍是個大帥哥,顏值在全球各國領導人種也能進三甲。這個大帥哥的私生活有點傳奇色彩——他在30歲的時候娶了自己的高中老師,年齡比馬克龍整整大24歲的布麗吉特。

這個世界老夫少妻很常見,但是老妻少夫卻很少見,布麗吉特與馬克龍結婚時已經是祖母級女人,有三個孩子與7個孫輩,所以,馬克龍與布麗吉特一結婚就享受兒孫滿堂的待遇。

馬克龍這段傳奇的婚姻贏得了全世界幾乎所有女人的好感,特別是大齡未婚女人對馬帥哥簡直是感恩戴德——

因為再大齡未婚的女人與布麗吉特相比都能算得上是“青春妙齡”,也許自己未來的老公還在上幼兒園,憑啥自己現在要急匆匆去便宜那些大豬蹄子式的中年油膩男?

馬克龍2017年擔任法國總統,40歲的年齡正是男人風華正茂幹事業的黃金時期,所以,馬克龍執政之初頗欲有所作為。

執政政績首先就是看經濟,可惜法國經濟一直都表現不佳。

2016年法國GDP增長率為1.1%,2017年達到1.9%——還不到2%,居然舉國歡呼,因為這個1.9%的增長率已經創2011年以來新高。

2018年法國GDP增長只有1.5%,2019年一季度下跌到0.3%,二季度能否穩住不負增長已經是一個大問題。

為什麼法國經濟增長如此疲軟?

這是一個資本主義體制性的問題。政客為了上台拚命給民眾承諾福利,最後高福利讓經濟不堪重負。

過去我們總是很羨慕歐洲一票國家人民享受的高福利。以法國為例,一個法國公民從出身到死亡據說要享受400多項福利,任何適齡勞動力失業,在最初兩年每月可以領取最高可達5000歐元的失業救濟,尼瑪,比在職工作的人收入還高!

為了維持高福利法國政府只能拚命提高稅收。

法國稅負在歐洲一票國家是最高的!宏觀稅負達到46.2%,這還沒完,一部勞工法,重量達到2公斤,基本可以當板磚拍死任何一個資本家——

嚇得資本家紛紛關閉工廠跑到境外去投資開廠。就算留在國內的,因為解僱工人代價太高,所以誰也不敢輕易僱傭工人,兩項原因疊加導致法國失業率居高不下——

年輕人失業率高達25%!4個人就有一個沒工作。由於高稅負導致法國經濟增長非常疲軟,在歐洲遠遠低於英國與德國。

就這樣高的稅負還是無法維持高福利的開支,2015年,法國公共財政支出佔GDP比例已經高達57%!遠超歐盟一般國家水平,法國政府的徵稅水平已經到了殺雞取卵的地步。

法國加入歐盟之後,就喪失了印鈔的權利。徵稅無法提高,法國政府只能拚命擴大債務來維繫。到2018年3月,法國政府債務已經達到2.61萬億美元,佔GDP比重達到101%。已經是非常沉重的負擔——

相當於一個人每個月只能靠信用卡透支來維持開銷,目前透支金額已經超過全年年收入,而且還看不到盡頭,不但收入增長乏力,而且每月負債金額還不斷擴大。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馬克龍上台後準備大刀闊斧推出改革計劃——其實就是準備削減福利(節流)+提高收入(開源)來解決法國嚴重的債務問題。結果剛剛開了一個頭,試探性的提高一點燃油稅就引發了黃馬甲運動,馬克龍的改革遭遇重創!

為了安撫黃馬甲們,馬克龍還只能硬着頭皮增加福利支出:自2019年起上調月最低工資標準100歐元;對加班期間所獲薪酬免予徵稅;不增加月收入2000歐元以下的退休者須繳納的普遍社會保險捐稅;要求有能力的企業為員工發放年終獎,這筆獎金將享受免稅待遇。

黃馬甲運動

國內煩心事一大堆,海外原殖民地地區也不消停。

法國海外原殖民地地區主要就是西非、北非這些法語區。這些國家表面上再二戰之後紛紛取得政治獨立,其實經濟命脈還是被法國資本牢牢控制。

沒有這些原殖民地給法國提供豐富的礦產資源與商品傾銷市場,法國經濟估計立馬就要陷入負增長。

那麼,法國怎麼保持對這些原殖民地地區的經濟控制?

方法很簡單:扶持少數派,打壓多數派。比如西非的馬里、尼日爾這些國家,穆斯林人口佔全國總人口的90%,法國人偏偏扶持人口佔比不到10%的基督教人掌握政權。

少數派為了藉助法國的力量來壓制多數派保住自己的權位,就只能乖乖將國內的礦產資源交給法國資本。

所以,西北非這些國家,儘管國內有豐富的礦產資源,卻根本無法利用資源為國民謀取福利,只能眼睜睜開着自己的資源被法國人敲骨吸髓般掠奪,老百姓不要說肉,連口湯都喝不上。

現在大家明白,為什麼中國資本進入非洲後會受到各國的熱烈歡迎。與單方面掠奪非洲資源的列強資本相比,中國資本與非洲的合作是雙贏的模式——

我們幫助非洲人開採礦山,修建鐵路與港口,還幫助非洲人建設工廠將礦產加工成初級商品,並且完全包銷這些商品,這一系列的過程中,不僅稅收留在當地,而且還為當地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

所以,中國資本進入的東非地區與法國資本控制的西北非地區完全是天壤之別——東非各國經濟保持快速增長,而馬里、尼日爾這些國家還停留在原始社會,人均日收入還不到8元人民幣。

法國資本對西北非地區殖民式掠奪是這些地區動蕩的根源。

從2011年開始,西北非就逐漸陷入戰亂的動蕩之中。

戰亂與動蕩嚴重威脅着法國資本的利益,當地法國扶持的政權又完全控制不住局面,所以,法國不得不以“反恐”的名義多次出動軍事力量對西北非反政府武裝進行打擊。

包括2011年在利比亞發動“哈碼丹”行動;2013年出兵馬里共和國;2014年在伊拉克、敘利亞展開“半島北風行動”以及非洲薩赫爾地區的“巴爾赫內行動”。

大炮一響,黃金萬兩。

打仗就要燒錢,法軍連續在幾個戰場投入軍事力量平息動亂,讓法國財政越發不堪重負。

沒辦法,法國人只得削減自己的軍費預算。1990年法國國防預算是390億歐元,到了2015年法國國防預算只有314億歐元,扣除通貨膨脹因素,2015年法國的國防預算還不到1990年的70%。

軍費開支削減,讓西北非反政府武裝軍事壓力大減,這些反政府武裝立馬變得活躍,已經嚴重威脅到法國在當地的利益。現在法國人在西北非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

不打擊這些反政府武裝,法國人在西北非的利益可能保不住;如果要加大軍事打擊力度,法國財政又拿不出這筆軍費。

錢錢錢,這是最困擾馬克龍的問題。

經濟疲軟,財政枯竭,馬克龍空有一番雄心壯志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所以,對於馬克龍而言,當務之急是趕緊弄一筆錢讓滿是窟窿的法國財政喘口氣。

那麼,到哪裡去弄筆錢呢?

國內加稅斷然不行,法國企業的稅負已經很高,再加,法國資本估計會集體跑路;削減公共預算開支也不可行——黃馬甲運動教訓讓小馬哥心有餘悸。

最後小馬哥思來想去也只能對跨國企業下手了,特別是谷歌、微軟、亞馬遜、蘋果這些跨國互聯網巨頭,那個個都是肥得流油啊!

至於對這些跨國巨頭下手美國會做出什麼反應,馬克龍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被錢逼急的人,膽子也會變得很大。

其實,早在去年,法國人就想對這票跨國互聯網巨頭下手。2018年3月,法國聯合德英兩國操縱歐盟委員會提議歐盟各國統一對跨國互聯網巨頭按照營業額3%徵稅。

結果這個提議遭到丹麥、芬蘭、瑞典、愛爾蘭等一票小國的堅決反對。

道理很簡單,法德英是歐盟內最發達的國家,稅負也很高;這些互聯網巨頭為了避稅就把利潤轉移到這些稅負較低的國家。

如果按照歐盟委員會的提議歐盟成員國統一對互聯網巨頭的稅率,那麼,這些小國必然會流失這些互聯網巨頭沉澱的利潤稅源。

這個世界有一個永恆的真理——不談錢啥都好說,一談錢啥都不好商量。所以,雖然法德英在歐盟內一言九鼎,但是涉及各國的利益問題那就達不成共識。

現在被財政壓力逼得焦頭爛額的馬克龍已經顧不得慢慢在歐盟內部扯皮了,直接單方面決定對跨國互聯網巨頭下手了。

7月11日,法國參議院投票通過徵收數字服務稅的法案,該法案全球數字業務年營收超過7.5億歐元以及在法國境內營收超過2500萬歐元的互聯網企業,約有30多家企業符合這個標準,首當其衝的就是美國四大巨頭:谷歌、亞馬遜、臉書與蘋果。

法國準備剪美國佬的羊毛!

川普拍案而起!

尼瑪,從來只有美國剪其它國家的羊毛,什麼時候輪到你法國佬在老虎嘴上拔毛?

廢話少說,直接上“301調查”大棒!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立刻宣布,將對法國發起301調查。

這個臭名昭著的301調查就是美國人長臂管轄的法律依據。其源頭就是美國1974年制定的《貿易法》第301條款。

該條款規定,美國可以對其它國家“不公平”的貿易做法進行調查,最後由總統決定是否採取提高關稅,限制進口以及其它的報復措施。

一般來說,美國對某國啟動301調查就是打貿易戰的前奏。90年代與日本的貿易戰,去年對中國的貿易戰前期都有一個301調查程序。

也不怪川普心狠手辣,對盟友也沒有半點手下留情的意思,主要就是不能讓法國開這個先例!

法國參議院通過加征數字稅的提案後,德國、英國也蠢蠢欲動,川普如果稍微猶豫,這票昔日的盟友就會象一群餓狼一樣一擁而上,從美國互聯網巨頭身上撕下一塊肉!

這年頭,別看一票發達國家表面光鮮,其實全球經濟疲軟下,地主家也沒有隔夜糧啊!

就算是全球頭號強國——我大美利堅合眾共和國這幾年也是囊中羞澀,就因為這個財政困難的原因,讓川普同學吃了多少癟!

2  川普吃癟

今年五月,川普調集大軍雲集波斯灣,企圖逼迫伊朗簽訂城下之盟。結果氣勢洶洶的美軍還沒動手,伊朗居然先動手了——直接用導彈把美軍一架價值高達1.2億美元的全球鷹無人機給打了下來,這簡直就是對美國赤裸裸的挑釁!

按:這裡講一個常識。一般來說,在國際上兩軍對壘劍拔弩張之際,誰先打第一槍就會失去道義上的優勢,所以在過去的歷史中,衝突的雙方都要把第一槍的責任按在對方頭上。
朝鮮戰爭大家知道吧,戰後雙方的歷史記載都是聲稱對方先打第一槍。
70年代中越西沙海戰,我們把越南打得落花流水,事後打嘴皮官司,我們與越南都指責對方先開火,那麼,實際情況到底是誰開火呢?本着不信謠、不傳謠的精神,這裡引用一段我們新華社記者在戰後報道的文字:

“……我控炮手在潛望鏡中發現越艦炮口發出一閃光認定越方已經率先開火,於是馬上也開火還擊。我艦炮彈口徑小,射速快,彈道穩,反而更快抵達目標。乍一看真像是我方率先發的炮……”

我中華文化博大精深,這個“乍一看”用在這裡就堪稱神來之筆,有些同學可能語文不大好,這裡我就灌灌水,給你們講講“乍一看”與事實真相差距有多大。

有一次在街上我突然覺得自己頭髮太長了,於是一頭撞進一家裝飾豪華的理髮店。理髮店前台小妹非常熱情,看見我就笑着說:“先生您好,乍一看我還以為您是孫紅雷耶”。

這句話讓我心情大好,於是就問價格。

“我們這裡有正宗的香港理髮大師,價格稍微貴一點,要368元。”如果是正牌的孫紅雷估計也不會在乎這個價格,但是我只是“乍一看的孫紅雷”,所以,我就問:“還有更便宜的師傅嗎?”

“呃,還有就是香港師傅的徒弟,價格是268元。”“還有更便宜的嗎?”我還是嫌貴。小妹撇撇嘴:“還有就是本地師傅,價格是168元”“有本地師傅的徒弟嗎?”我窮追猛打。小妹沖我翻了一個白眼:“本地師傅不收徒弟”。

最後,我無奈的接受了本地師傅的服務,當我坐在鏡子面前,我突然明白——為什麼我“乍一看像孫紅雷”,就是眼睛小嘛。

回到主題,伊朗乾淨利落干翻美軍的無人機,連嘴皮官司都懶得打,擺明了就是對美軍進行挑釁:“我就先開第一槍了!你敢咋地?”

所以,當時華盛頓群情洶湧,博爾頓、蓬佩奧等一票鷹派簡直怒不可遏,強烈要求川普發動軍事打擊來報復伊朗。

在這個關鍵時刻,財政部長姆努欽不咸不淡說了一句話,就扭轉了乾坤。

這句話就是:“我測算過,如果對伊朗動武,每天軍費開支超過十億美元。”

這句話讓川普立馬打消了對伊朗動武的念頭(大家一定要記住一個真理,任何時候,管錢袋子的對老闆的影響力是其它部門加起來也無法比的)。

打戰就是燒錢,川普是生意人,一個生意人會為1.2億美元的損失砸進去每天十億美元的軍費嗎?

就算川普願意做這筆虧本買賣,美國財政部也根本拿不出這筆軍費。

去年川普與東方某大國大打貿易戰,美國農民叫苦連天,為了安撫損失慘重的美國農民,川普承諾給美國農民提供160億美元的補貼,結果過了一年,這筆補貼也沒發下去。

美國財政的窘迫可能比法國還嚴重。

也就是說,到9月份,美國財政部將花光所有的現金——如果屆時不擴大債務借到更多的錢,美國聯邦政府會再次關門。

連政府基本開支都只能維持2個月,哪有錢對伊朗開戰?

現在大家知道為什麼川普對馬克龍向跨國巨頭加征數字稅的行為如此火冒三丈——大家日子都不好過,憑啥讓你在我身上來挖肉填坑?

更可恨的還有在一旁蠢蠢欲動,準備效仿法國人的德國與英國——德國人先不論,默克爾在去年就腦生反骨,處處與美國作對。英國人可是美國傳統的鐵杆盟友啊!最近的表現讓川普倒盡了胃口——

川普要圍剿華為,英國人陰陽怪氣的反對,把五眼聯盟也攪散了;

去年跟着法德在歐盟鼓吹對跨國互聯網巨頭加征數字稅,

今年居然還爆出駐美大使對川普的侮辱性言論!

什麼是表面笑嘻嘻,心裡MMP?這就是!

英國佬就是一個兩面三刀的小人!

想到這裡,川普再也憋不住火氣,直接連發數推痛罵英國人——罵英國大使“怪貨、蠢貨、夸夸其談的傻瓜”,罵英國首相梅姨處理脫歐方式愚蠢……

看見川普痛罵自己的推文,英國人只覺得自己胸中有一股邪火越燒越旺——

大英帝國攤上川普這樣的豬隊友簡直就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你美國大軍壓境,被伊朗打下一架飛機結果屁都不敢放一個,全世界都在看你川普的笑話。

最後還是我們英國仗義,念着過去的舊情,出手在直布羅陀海峽扣下伊朗的一艘油輪來維護美國人的顏面。

美國人不但不領情,川普反倒為了英國大使幾句“閑話”而破口大罵,英國擔了天大的干係沒有獲得美國任何支持,現在反而是進退兩難。

伊朗已經放出狠話也要扣押一艘英國油輪來報復。伊朗的快艇經常神出鬼沒在波斯灣英國油輪附近轉悠,護航的英國軍艦每天神經高度緊張,生怕擦槍走火引發直接的衝突。

一方面在波斯灣的英國油輪提心弔膽,另一方面扣押的伊朗油輪也成了燙手的山芋,船上的原油不僅不敢動,英國人還得自掏腰包好吃好喝伺候着油輪上的伊朗船員。

而美國人居然袖手旁觀在一旁看笑話!

我是英國人也會在心裡發一個毒誓:以後再幫美國人出頭我就是婊子養的!

最後英國人直接認慫,先是直接釋放了扣押的伊朗船員,然後就給自己找釋放油輪的台階,外交大臣亨特對外宣稱:“英國關注的是油輪的目的地,不是其來源地;直布羅陀法庭按照正當程序得到了這些原油不會運到伊拉克的保證,英國願意為釋放被扣油輪提供便利”。

也就是說,英國人準備裝模作樣走一遍法律程序就會釋放伊朗油輪。

就這樣認慫,英國人還怕伊朗不滿意,外交大臣亨特在釋放伊朗船員後呼籲伊朗保持“冷靜”,申明英國希望事態不要升級,以免對全球構成危險。

最新消息,伊朗扣留了英國油輪!

伊朗是當下國際局勢的一個焦點,中俄美歐等各方勢力都圍繞着這個焦點展開激烈的博弈。

檯面下各方如何扳手腕我們姑且不論,檯面上很明顯包括美國、英國都先後吃癟。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包括美英這些國家的傳統霸權確實是在衰落。

3  直升機撒錢

現在全球一票發達國家普遍面臨這樣的困境:經濟疲軟,財政困難。在過去,財政困難還可以通過舉債來緩解,但是,目前各國負債纍纍,赤字巨大,繼續舉債已經困難重重。

唯一的出路還是想辦法先把經濟搞起來。

怎麼啟動經濟來的最快?

只有靠量化寬鬆來解決!

所以,全球大部分國家將開啟直升機撒錢的模式:

6月6日,印度宣布降息;

7月3日,歐盟領導人提名拉加德擔任歐洲央行行長,歐盟降息已經迫在眉睫;

7月4日,澳大利亞宣布降息;

7月18日,韓國、印尼宣布降息;

本月底,美聯儲大概率會宣布降息;

全球新一輪量化寬鬆即將啟動,中國會跟進嗎?

中國短期內不會跟進降息,主要原因有三個,其一,目前我們市場上不缺流動性;其二,我們還有隱形的通脹壓力,包括豬肉、水果、蔬菜的價格估計在3—4季度才可能控制下來,其三,擔心立刻降息引發房價上漲(所以,最近宏觀層面正在收緊房地產開發企業的資金水龍頭——包括房地產信託、發行企業債、國外舉債都陸續收緊)

等上述問題陸續解決之後,中國大概率也會跟進降息步伐。

在全球直升機撒錢的大環境之下,將孕育着新的財富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