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在南太平洋某個風景優美的小島上,每天坐在椰子樹下,喝着椰汁,沐浴着太陽,愜意地發獃,可能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求的生活。

古印度人認為,椰子樹是“供給全部生存所需之樹”。

但對於大多數普通人來說,無論怎麼讚譽,椰子說到底只是一種好吃的水果….

不過歷史上有一位名叫August Engelhardt的德國哥們,卻“為椰痴狂”到無法自拔的程度,他不僅愛吃椰子,認為椰子是神聖的水果,還創立了一個“只吃椰子”的宗教,拒絕椰子以外的任何食物,並身體力行過上了每天曬太陽,只吃椰子的生活…..

最令人跌破眼鏡的是,Engelhardt這為椰痴狂的生活,竟然還吸引了一批崇拜者——

他們紛紛放下世俗,追隨Engelhardt曬太陽喝椰汁,從此為椰生,為椰死,為椰糾纏了一輩子……

這個奇葩的“只吃椰子教”的故事,讓我們從100多年前說起…..

1875年11月27日,Engelhardt出生在德國紐倫堡的一個富裕家庭,老爸擁有一間龐大的油漆廠,從小就被寄予厚要繼承家業的Engelhardt,順理成章地進入埃尓蘭根大學就讀化學,畢業後,他當了一位理療師助理,這一段時間,他對保健學開始有了濃厚的興趣….

19世紀末那段時期,健康生活的理念開始興起,德國社會“反對工業化,提倡回歸自然”的思想開始流行,提倡素食,生食,性解放,拒絕接種疫苗的所謂“真正自然生活”也大行其道,諸如某個營養學家撰寫的《蔬菜和麵包:科學飲食》這一類的書也火到不要不要的。

身為保健學的愛好者,Engelhardt自然受到了這股思潮的強烈影響,他開始參加一些素食愛好者的聚會,分享自己“健康生活”的體驗和感悟。

這段時期的Engelhardt,個人風格上也另類了起來,他留着長鬍子,穿的衣服也是少得可憐。

雖說外表越來越嬉皮士,Engelhardt畢竟暫時還沒有跑偏….

人生的轉折發生在1899年的秋天,Engelhardt經人介紹加入了一個“青春之泉”的協會,這個協會是由一對崇尚荒野生活的兄弟創辦的,“青春之泉”的基本理念就是,要求入會者堅持食用蔬菜和水果過活。

而對於Engelhardt這種虔誠的素食信徒,協會的老大認為,基本理念對Engelhardt來說已經遠遠不夠了,他需要被傳授更高層次的奧義….

一天,“青春之泉”協會的老大告訴了Engelhardt一個秘密:人類最終極的,最完美的生活方式就是:

沐浴着陽光,拒絕其他一切食物,而只依靠一種水果過活,這種水果就是——椰子!

“青春之泉”的老大隨後神秘兮兮地告訴了他那個古印度人對椰子樹稱呼的內涵:

椰子樹是神聖的,椰子果更是能“供給全部生存所需”的水果。

Engelhardt瞪大了眼睛,半信半疑,他以前沒吃過椰子,在嘗試了幾個辛苦弄來的昂貴的椰子之後,他頓時驚為天果。

從那一刻起,Engelhardt對“青春之泉”老大的話深信不疑:

椰子是天賜的聖果,人類最完美的生活方式就應該是曬着太陽,吃且只吃椰子!

Engelhardt就此踏上“椰子崇拜”的不歸路,比起向他傳道的“青春之泉”老大,Engelhardt對椰子的崇拜更為積極狂熱,他很快就在“椰食主義”的終極奧義上有了新的突破,還發展出了自己獨到的見解和哲學….

他跟人合著了一本書,書名極其複雜——

《無憂無慮的明天:新的福音,瞥見人類自我選擇的深度與距離,為所有人類反思,參考和激發》,

裡面的內容卻很清晰明了,先是用了一堆詩詞頌揚他熱愛的聖果——椰子,這些詩的題目包括《椰子母親》,《椰子聖靈》,還有《如何成為一個椰子》….

在文章的核心部分,他祭出了自己神聖的心愿:

希望看到這本書的讀者,願意隨他一起離開被工業毀掉的德國社會,遠遁南太平洋,去過曬太陽,吃且只吃椰子的“完美生活”….

自此,Engelhardt徹底投入了對心中“完美生活”的追求。

20世紀初,父親去世,繼承了大筆遺產的Engelhardt,立馬着手開始踐行自己朝思暮想的“完美生活”。

Engelhardt跑去南太平洋,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之間一個人煙稀少的小島Kabakon上,買下了75公頃土地,帶上了1200本藏書,扔掉了所有衣服,搭了一個簡陋的小屋子,

當然,最重要的,他買下了一大片椰子種植園,有了吃不完的椰子….

Kabakon島

就這樣,Engelhardt正式開啟了每天晒晒太陽,只吃椰子的生活…

當然,除了吃椰子曬太陽,他還成功地升華了自己,將自己的理念發展成了宗教哲學:

頭頂上的太陽是宇宙的生命之源,而人體里離太陽最近的大腦,則是人類最重要的器官,而不是幽暗曲折的腸道。

椰子和人的腦袋在某種程度上非常相似,高高生長在熱愛太陽的椰子樹的頂部。

因此,飽浴陽光的椰子,是地球眾多物產中最為豐碩的,包含了身體所需的一切營養物質,

所以,人類必須吃且只吃椰子!

憑心而論,椰子確實營養豐富,但並不足以供給人類所需的全部營養,這種只含有脂肪和碳水化合物,和少量蛋白質的水果,身高1米7的Engelhardt每天至少得吃14個,才能滿足基本所需….

而Engelhardt每天吃下的,遠遠沒到這個分量。

於是,這位“為椰痴狂”的哥們,很快就一天天瘦下去了……

然而他本人不以為然,還正式創立了宗教,命名為“太陽秩序教”(德語Sonnenorden,太陽的秩序),又稱“只吃椰子教”….

這個教的核心理念就是:

只要人們堅信,持續地吃且只吃椰子,接受太陽富裕的神聖能量和營養,終有一天能獲得“戰勝一切疾病的免疫力”,並最終戰勝死亡,比肩“神明”!

不久之後,《紐約時報》便對Engelhardt的事迹進行了大篇幅報道,Engelhardt於是通過媒體發出了一封公開信:

向全世界招收信徒,號召有志者追隨他一起,通過每天曬太陽,只吃椰子,修鍊成神~~

萬萬沒想到,Engelhardt這封公開信發出以後,竟然真的有15個人對他的生活方式崇拜不已,決定放下世俗的一切,死心塌地追隨他….

15位追隨者里,居然還有不少名人——

其中一位是著名作家,推崇極端素食主義的Eukens,

另一位則是久負盛名的德國柏林Lutzow管弦樂隊的指揮大師Lutzow本人….

然而,這些追隨者,追隨陽光和椰子而來,卻沒有得到他們夢想中治癒的,愜意的,完美的生活,更沒能因此比肩神明,反而圍繞着陽光和椰子,漸漸墮入黑暗的深淵…..

其他人,也開始因為只有陽光和椰子的生活,開啟了莫名其妙的作死之路。

首先是堅定的極端素食主義者Eukens,作為Engelhardt最死心塌地的追隨者,從踏上島的那一刻,他就感到自己來到了精神上的天堂,

現實卻是殘酷的,從遙遠的德國來到南太平洋,對氣候不適應,加上只吃椰子造成的營養不良,極端素食主義者Eukens很快就病倒了。

而堅信自己理念的Engelhardt,毅然堅持讓Eukens曬太陽吃椰子,因為他堅信,飽浴陽光的椰子,能治癒人類的任何疾病。

然而,無論Engelhardt多麼堅信太陽和椰子的力量,Eukens的身體仍然每況愈下,幾周之後,這位著名的極端素食作家,就這樣死掉了….

接着作死的是大指揮家Lutzow,上島後不久,這位音樂家成天演奏音樂,只吃椰子,所有人都處於飢腸轆轆的狀態,從教主Engelhardt到信徒,都變得莫名的暴躁,而Lutzow的音樂讓大家更加煩躁不堪,

教主Engelhardt(坐着的)和指揮家信徒Lutzow(站立的)

某次和眾人大吵了一架之後,。Lutzow瞎逛跑到附近一艘遠離海岸的船上,因為船上沒有新鮮水果,Lutzow拒絕進食,等到他千辛萬苦回到島上時,已經發起了高燒,他就這樣倒在了烈日下,一命嗚呼….

從那以後,剩下的追隨者也開始不斷出事,有人中暑,有人溺水,還有人染上了瘧疾,不治身亡。

而最奇葩的,一位教徒竟然被掉落的椰子砸到腦袋死去,真正踐行了“為椰而死”….

剩下的還沒死掉的教徒被嚇住了,大家紛紛逃離了這座每天曬着太陽吃着椰子居然就能丟了小命的小島。

隨着信徒們紛紛離去,德國政府也聽聞了這件怪事,迅速採取了宣傳措施,避免其他年輕人誤入歧途….

最終,只剩下教主Engelhardt還在堅持。

此刻的他,堅持認為,其他追隨者是因為沒有完全遵循純椰子飲食,被其他食物中的“毒物”玷污了身體才遭到死亡的厄運,

而他本人只且只吃椰子,乾淨而純粹,所以活到現在….

但事實上,

Engelhardt自己的健康同樣也在下滑….

一些遊客經過島嶼,途中順道探訪了這位只吃椰子的教主,

他們拍攝的照片中,這位教主就像一個長着鬍子的骨架,皮膚上遍布傷痕,瘦骨嶙峋,營養不良的癥狀非常明顯。

遊客拍的Engelhardt的照片

又熬了幾年,Engelhardt身體實在虛弱到不行,當地一位醫生將他帶回了巴布亞新幾內亞進行治療。

身體稍有好轉,Engelhardt又偷偷逃回了自己的小島,回歸了他繼續曬太陽,只吃椰子的生活….

之後,Engelhardt竟然又活了幾年,他又活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4年時光,一直活到1919年。

終於,他的身體再也無法承受極端的營養不良和虛弱,最終與世長辭,享年44歲,被發現的時候,他的體重僅有31公斤….

這位一見椰子誤終身的Engelhardt,用他的經歷向世人證明:

對一種事物,哪怕只是普通的水果,痴迷到狂熱信仰的程度,也會把人玩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