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這個世界上沒人能逃過“真香”定律……

 

王境澤同學的“光榮事迹”告訴我們一個道理:flag不要隨便立,否則就會啪啪打臉。

很多時候,打臉是痛並快樂着的。

比如最近在吉爾吉斯斯坦的比什凱克(Kyrgyzstan),就剛剛結束了一場精彩紛呈的“打臉大賽”。

嗯,你沒有看錯,是真的打臉,“啪啪啪”的那種。

 

比賽規則如下:1V1 battle,輪流扇對方巴掌,不準躲避,每一個耳光都得承受,誰能忍到最後誰就是冠軍。

 

你別說,這樣奇葩的比賽還真有人參加,有15人前來應戰。

前WBA輕量級拳擊冠軍奧祖貝克·納扎羅夫(Orzubek Nazarov)是這場名為“Shapalak Baatyr”的比賽的裁判。

他對選手們說:“你們會感到非常快樂,我希望你們能堅定一點,讓觀眾們也感到快樂。看到有人無緣無故被掌箍,是一件很酷的事。”

飯姐懷疑他在洗腦,但是飯姐沒有證據……

比賽開始了,15位選手兩兩站在油桶兩邊,輪流進行擊打。

頓時場上響起此起彼伏的“啪啪”聲,儼然《讓子彈飛》姊妹篇《讓巴掌飛》拍攝現場。

每位選手都使出老命掄圓了胳膊往對面揮,我們不能說他們在泄憤,這明明就是對對手的瑞思拜……

這些抓拍瞬間太滑稽了,大家的臉都變形了。菌菌貼心地附上視頻版,各位客官隨意感受一下。

真是打在他臉,疼在我心吶!

打得這麼狠,真的大丈夫?當然不是了,我們又不是鋼鐵俠,臉可是肉長的!在本次比賽中,就有人被打掉了一顆牙齒,還有人下巴被打腫了……

這是何苦呢……

 

按照規則,每人有五次的擊打機會,然鵝到最後,很多人還沒用完就提前退出比賽了,因為真的太疼了……

笑到最後的人呢,是下面這位23歲的小夥子

臉可不是白打的,獲得冠軍的他拿到了1150鎊的獎金。

小哥透露,他以前是打拳擊的,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打臉比賽”,他覺得超酷der。他也沒想到會獲得冠軍,並把這一切歸功於腎上腺素。

其實,在比什凱克的比賽之前,俄羅斯克拉斯諾亞爾斯克(Krasnoyarsk)就已經舉辦過這樣的比賽。

在這場業餘打臉錦標賽中,選手們隔着一張小桌子面對面,用手掌打對方的臉。

理想情況下,其中一個人會被一巴掌打倒,但如果在互相扇了三個耳光後雙方都屹立不倒,裁判就會根據打臉的力度和技巧來判定獲勝者。

參賽者不能用手掌底部打對方的臉,只能用手指和手掌的上半部,以避免造成重傷。

比賽還禁止選手攻擊對方的太陽穴、耳朵和眼睛。這些措施是為了保護參賽者,但要是被一個體型龐大、力道驚人的人打上一巴掌,這些措施也沒多大用處。

你看,比賽的冠軍——28歲的瓦西里·卡莫茨基,就是一個體重168公斤的農民、健身愛好者。

瞧瞧這架勢,對方直接被打蒙……

終極對決,倆人明顯不是一個量級。別人打他只是微微搖晃,

他打別人直接扇倒……

然鵝這個冠軍的含金量比比什凱克低多了,卡莫茨基只拿到了3萬盧布(3139元人民幣)的獎金。

但他卻因為比賽視頻在網上被瘋傳而一夜成名。主辦方已經邀請他去參加另外一場打臉比賽,這一次對手都是專業運動員,他們希望這次的競爭能激烈一些。

神馬,原來這程度還不夠激烈么……是飯姐見的世面還不夠多……

好吧,不愧是戰鬥民族,夠硬核夠猛。不過,干點啥不好,為啥非得打臉玩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