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則宣稱日本科學家在搞“人獸雜交”實驗的新聞在中國的網絡上引起了眾多網民的關注乃至恐懼。這則新聞還宣稱日本政府已經批准了這種“人獸雜交胚胎實驗”,允許這種胚胎“生下來,並養大”。

結果,這些新聞的評論下面都充斥着說日本科學家“沒人性”甚至“變態”的評論。

然而,多位網絡上的科普專家卻一致對媒體的這種報道——尤其是“人獸雜交”的這個說法,表達了強烈的反對。

▲圖為引發爭議的“人獸雜交”新聞

科普賬號@fengfeixue0219就對網絡上充斥着的“人獸雜交”的說法表示了強烈的不滿。

他介紹說,日本科學家進行的這種實驗根本不是一些影視作品中所表現的依靠交配進行的“人獸雜交”,而是將一種名為iPS的細胞注入到不會生長某些器官的動物的胚胎內,以實驗看這種細胞能否在這種動物體內長出相應的器官,從而為探索人體器官移植方面的研究提供重要的數據。

▲圖為該科普賬號貼出的這一實驗的原理圖,從中可以看到這種實驗是將一種名為iPS的人體幹細胞注入到一種經過基因編輯後不會長出某種器官——比如肝臟——的動物胚胎中,以觀察這種動物長大後,其體內的人體細胞會不會在其體內長出對應的人體器官

所以,他對於網絡上一些人和媒體將這一項很有意義的,且世界各國都在進行的研究說成是“人獸雜交”,然後引來很多網絡“噴子”去胡亂攻擊的做法感到很不滿。

另一個名為@婦產科的陳大夫 的科普賬號也持同樣的觀點,表示所謂的“人獸雜交”實驗不過是把人體幹細胞導入到動物胚胎內,然後等動物胚胎髮育長大後看能否長出人體的器官,以用於研究人體的器官移植問題。

這個科普賬號還指出,這種實驗其實早就有了,比如以前中國的科學家就搞過在豬的身上做過“種”人體耳朵的實驗,雖然與在胚胎階段注入人體細胞進行研究有所不同,但理論基礎是差不多的。所以,該賬號也認為“人獸雜交”一說不過是一種媒體“看熱鬧不嫌事大”而拋出一種噱頭。

其實,一些使用“人獸雜交”這一噱頭報道了日本這一科研情況的媒體,也在他們報道的內文部分印證了這些科普賬號的說法,即這種所謂的“人獸雜交”實驗並不是什麼人類與動物交配,而是將一種人體幹細胞引入到動物胚胎中,為的是長出人體器官,從而令其成為人體器官移植的來源之一,以解決人體移植器官短缺的問題。

然而這些媒體在報道中為了抓眼球仍然在標題中使用“人獸雜交”的噱頭,還是誤導了不少並不了解這種實驗,也沒興趣看完全文的網民,導致這些報道的評論下面同樣充斥着各種對日本科學家的辱罵……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前面那些科普賬號提到的那種名為iPS的人體幹細胞,也是日本科學家研發出來的。這種細胞的全稱是“誘導性多能幹細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iPS cells)。

與傳統通過胚胎提取的幹細胞的方式不同,這種iPS細胞是日本科學家山中伸彌通過研究,對人體表皮細胞進行一系列處理,從而將已經分化的表皮細胞轉化為一種與胚胎幹細胞活動特徵相似、同樣具有分化功能的幹細胞。這種iPS細胞解決了從胚胎中提取幹細胞所涉及的時間、成本以及倫理問題,並為很多需要人體幹細胞進行的醫學研究,比如器官移植和器官修復,提供了更大的可能。

山中伸彌也因這項研究榮獲了2012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所以,當近日國內外一些媒體和自媒體在使用“人獸雜交”的噱頭誤導公眾,引得無知的網民去辱罵相關實驗和實驗者是“變態”的時候,這實際上是在給人類的醫學和科學進步添堵。

▲英國小報“太陽報”也在無知地將這一科研炒作成是“瘋狂的變種”和“人獸雜交”

但話說回來,在面對這種尖端的、觸及人類未知領域的科學研究時,人們也應當持有謹慎和批判的態度。只不過這種批判應出於對研究的認真負責和實事求是。實際上,日本東京大學和京都大學都曾曝出過圍繞iPS細胞實驗過程中的數據造假問題。確保這類問題不再出現,才是我們對科學的應有之義。

▲圖為2018年是京都大學被爆iPS細胞研究中額數據存在造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