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表示,不排除取消預計九月份在華盛頓舉行的與中方的談判。“談也好,不談也好”,好像一幅無所謂的姿態。

特朗普此說可能主要是對美中貿易談判前景悲觀,尤其在他宣布將要在九月一日對所有中國輸美產品課以關稅之後,北京則讓人民幣匯率“破七”,加重了貿易談判可能一事無成的前景;特朗普也可能出於策略性考慮,一方面激將北京若想美國不加新稅,就應該積極談判,拿出真正的措施;一方面也合乎特朗普一貫的說法,反正美國收着中方交的關稅,美方不急。這一看似輕鬆姿態的後面,意味着九月一日起,特朗普所威脅的對華施加的3000多億美元關稅將如期實施?

近來不少分析人士都指出,在上海談判失敗後,中方似乎完全放棄了與美國在特朗普本屆任期之內達成協議的希望,北京準備與美國打持久戰。面對特朗普課增新稅的威脅,北京不甘示弱,首先停止購買美國農作物,此舉精準打擊特朗普票倉,不利於連選連任;然後中國在這個周一首次允許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七。雖然調高的區間尚屬溫和,但被視為是一個明顯的報復舉動,而且隱含着很不妙的趨勢。

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將使得特朗普對華產品課稅的措施效果大減,貨幣貶值有利於向美國出口的中國企業,假如匯率跌至7.7元人民幣兌換1美元、也就是說人民幣匯率下跌10%的水平,基本上就會使得美國施加的10%的關稅失效。特朗普隨即命令財長姆努欽把中國列入貨幣操縱國,中國進入這一名單,大約已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可見美方動作之大。不過,中方拿人民幣做武器也很危險,一則貨幣貶值會對中國海外企業造成嚴重傷害,中國外債增長極快,負債嚴重的中國企業最後可能違約,那將後果嚴重,特朗普政府或同時以進一步提高關稅來回應;另一方面,紐約時報分析,如果特朗普指示其政府使用財政部當局來干涉市場,試圖壓低美元的價值;或說服美聯儲更積極地降低利率以抑制美元價值,其他國家可能迫於壓力也採取讓本國貨幣貶值的措施,一場貨幣戰隨之爆發,造成嚴重惡性循環,從而對全球經濟造成更大損害。

中方還有一個呼之欲出的武器,那就是稀土。一些分析稱,中美貿易戰,習近平手中的最後一塊王牌,就是希望使用這一製造智能手機和導彈等高科技電子產品和國防工業必須的關鍵原料來對抗美國。

中國是全球最大稀土生產國,美國80%的稀土從中國進口。華盛頓曾於2018年打算將中國稀土原料列入加征關稅的清單,後來又從名單中取消。特朗普宣布從9月1日起對中國輸美的3000多億產品加征10%的關稅,其中也不包括稀土原料。

中方可能動用稀土武器的一個重要標誌是,中國稀土行業協會8月7日指出,將支持國家對美方的反制措施,反對“貿易霸凌主義行徑”,以維護中國稀土在全球的戰略地位,並稱“美國加征關稅的成本應由美國市場和消費者承擔”。此舉被視為等同於北京打算將稀土作為對抗美國的重要武器。香港出版的英文『南華早報』報道稱,上述聲明傳達出一個中國要將稀土資源轉化為貿易戰武器的明確信號。其實,這並非中國首次將具優勢的產業項目,轉化為貿易或者外交武器,2010年中日因釣魚島主權發生嚴重執政,北京便決定停止對日本輸出稀土金屬。

不過,如同以貶低貨幣作為貿易戰武器一樣,動用優勢資源懲罰對方也是一面雙刃劍,當年北京對日本的稀土限制,反而促使日本發展替代品以及尋求其他選擇方案,最終反過來傷害了中國企業。如果對美國限制稀土,短期內會造成陣痛,但也會迫使美國或開發本身的稀土資源或尋求其他方案,比如最近美國防長罕見訪問蒙古就被認為有預防中國打稀土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