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是許多亞洲國家或地區命運開始改變的年份。

亞洲地區穩固了近60年的財富分配等級,悄然開始出現變化。

在亞洲,站在金字塔塔尖的一直是最早完成工業現代化轉折的日本,日本在二戰前就已經完成了國家命運的升級,二戰雖然戰敗,但早領先其它亞洲國家前面一大截,工業化人才底子都還在,二戰後經濟借朝鮮戰爭重新起飛,遙遙領先亞洲各國,現在還佔據着汽車製造(最重要)、醫療科技、光學等美國主子允許他開發的民用高利潤產業,日本的工業科技實力非常強,又有很深的危機感,如果放手讓日本在軍工同西歐、北歐國家自由競爭,用不了幾十年,這些國家吃飯的傢伙就會玩不過日本。

在日本之後,亞洲四小龍呆在第二等級,中國台灣、中國香港、韓國、新加坡從60年代開始騰飛,其中台灣和韓國走的是抓住發達國家淘汰下來的工業產業鏈完成升級,新加坡和中國香港則是擁有巨大的地緣優勢完成經濟起飛。

在中國大陸對外開放之前,所有的人、貨、錢唯一進出的通道就是香港,香港是整個中國對外窗口,因此香港得以富甲天下,1990年時,香港富裕到這麼小一座城市,GDP相當於全中國20%,1997年回歸時,還約為全中國GDP的18.6%,隨着中國改革開放一路昂揚向上,大陸各港口城市逐一對世界開放,人、貨、錢不用再經香港,香港GDP佔比就一直在下降,2003年時下降到11.5%(但還是非常強大),2008年就只佔5%,2013年只僅3%,2018年僅佔2.78%,被北上廣深四城一一超越,重慶、武漢、成都等又在後面追趕,香港將逐漸在體量上漸漸落後於內陸各一線城市。

香港平均3%的經濟增長率放在全世界也是很優秀的數據了,但中國大陸浪費了開國好長一段時間,實在憋了一口氣,發展經濟時的瘋狂表現是全球近三十年最癲狂的區域,沒有之一,香港才會顯得越來越不重要。

新加坡的地緣優勢則在於控制了馬六甲海峽。我在《中國石油戰略》一文里詳盡地介紹過,世界約60%,中國約80%的石油運輸,大多要經過新加坡的。

下面我放一張今天(2019年8月10日)的亞洲船舶衛星定位圖

這張圖密密麻麻的綠色圓點代表在亞洲地區航行的船隻,這張圖其實就是亞洲的財富流動圖。(也可以側面反應日本經濟多發達)

大家看圖中西部區域最重要的兩條綠線,一條來自非洲,一條來自波斯灣,中國要從波斯灣(比如沙特、伊朗)和非洲(比如安哥拉)大量進口石油,同時會將中國出口的大量工業製品輸向世界各地,其中喉嚨地帶剛好是圖中央的馬六甲海峽。

新加坡就在這個咽喉地帶。

大家可能有疑問,馬六甲海峽長達1000公里,海峽兩側一路下來有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新加坡三個國家,憑什麼只有新加坡一家發達,成為世界第一中轉站?

印度尼西亞只能怪命不好,他們這一線的海岸線暗礁多、海水淺,不適合大型船舶停靠,新加坡對岸就是印尼的廖內群島,可惜就是地理環境太差,只能眼紅新加坡人發家致富,自己困守在這裡。

殖民地時期,眼光毒辣的英國人在馬來西亞沿岸建了三座港口,英國人在海洋領域非常專業,這三個港口選址精準,分別是檳城港、馬六甲港、新加坡港(上圖三個黑點處),檳城由檳島和一塊陸地組成,檳島太小,只有295平方公里,只有新加坡四分之一大,而且它所在位置航道太寬,不是必經之地,船開到檳去中轉要耗費大量時間和成本,這個港口就沒什麼生意了。

馬六甲港做不大是因為它是陸地,而不是島嶼,靠近陸地的島嶼本身就是最佳的天然良港。

大家平時討論新加坡時,都忽略了新加坡其實是與馬來西亞隔着一小片海峽的,並不是連在一起的。

新加坡就是一座島,整個國家就是一座海島型城邦國,也可以說整個新加坡就是一座海港。

它本來應該扮演馬來西亞國家海港的角色,馬來西亞居然不要它!

564萬新加坡人做夢都要笑醒。獨特的地理優勢讓新加坡年吞吐量超過一千萬標準集裝箱,每年期貨交割金額超過2萬億美元,為了結算貨物,物流中心一定就會變成金融中心,結果有幾千家外資銀行入駐新加坡,幾十萬人為物流等提供金融服務。

新加坡靠着這個世界上最優質的地理優勢,光是收過路費都要富得流油,人均GDP6.46萬美元,人均富裕程度排在卡塔爾跟盧森堡後面,是世界人均最富的第三國。

在亞洲,香港屬於中國大陸的政治港口,新加坡屬於全亞洲的物理港口,所以這兩個地方才會在過去60年富成那個樣子。

中國大陸經濟崛起後,香港政治港口的位置漸漸失去,香港具有宏大戰略眼光的特首董建華沒有斗過傳統地產勢力,錯失轉型成科技城市的歷史機會,香港從此經濟跟不上時代發展,社會矛盾越來越突出。

新加坡這邊因為不像香港搞民主制,受到的牽制較小,行政力量要強大得多,同樣面對房地產商,政府分分鐘搞定這幫貪婪的商人,敢不服?只需一波強推組屋(相當於香港的公屋),就把房地產商放倒。

香港目前有80萬個公屋單位,40萬個資助房屋,和160萬個私人住宅單位,公私比例是4:6。

新加坡有101個組屋單位,37萬個私宅單位,公私比例是7:3。

搞到現在,新加坡82%的國民住在組屋,人均居住面積30平方米,香港只有44.8%的人住在公屋,人均居住面積14.96平方米,而且香港的公屋質量跟新加坡的組屋根本沒法比。

搞民主制的香港被房地產商深深綁架導致民生艱難,搞李家城的新加坡直接收拾房地產商大建組屋人民最終安居樂業,結局真是魔幻。

更魔幻的是,為了保持住新加坡的高質量生活,不讓中國大陸崛起傷害到新加坡利益,擁有74.2%華人的新加坡,開始拚命給中國大陸挖坑。

號稱“小國大政治”的新加坡給中國大陸挖的第一個坑,是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

中國一直想在巴基斯坦建瓜達爾港,這裡水深14.5米,能停靠裝滿中國石油的8-10萬噸油輪,是巴基斯坦唯一一個適合大型船舶進出的港口,如果從這裡將波斯灣的石油從巴基斯坦直接經陸路運回中國,5天可直達新疆喀什,進口石油從沙特到上海的時間也將從25-30天縮短至12天,不用再經馬六甲海峽(詳情請看《中國石油戰略》,不重複了),2002年開始中國派工人在這裡建設一期工程,新加坡國際港務集團2007年贏得瓜達爾港40年運營權,但一直將瓜達爾港棄之不用,以拖延中國石油路線大戰略,2013年2月,眼見瓜達爾港就要被荒廢,忍無可忍的巴基斯坦政府強制收回運營權,將瓜達爾港轉交給中國政府。

為了阻止中國瓜達爾港的順利推進,由美國資助的部分恐怖分子至今還會在俾路支一帶惹事生非。

新加坡給中國大陸挖的第二個坑,是想辦法影響中國政府戰略,阻止上海洋山港崛起。

從上海轉運貨物到日韓可以降低運輸成本,還可以沿長江將貨物以極低的成本運到內地,可以說上海是中國水運系統的最黃金位置,物流發達將致金融發達,這將削弱新加坡在亞洲的核心位置,因此在1990-2000年早期,新加坡一直在遏制上海發展。

新加坡高層先一通吹捧中國,獲得開辦中國高級幹部學院的機會,影響中國政府許多重要決策,接着想盡辦法挑撥上海與中央的關係,使上海深水港的項目一度被取消,轉而投資發展天津港,2007年上海乾脆自己花錢初步建好洋山港,2012年就超過新加坡成為世界第一大港,隨後上海為了港口更好發展申請自貿區,又被新加坡從中作梗遲遲未通過,李總理上任後不到一周便通過上海自貿區申請,嚴重打擊到了新加坡的發展。

新加坡之所以費盡全力阻止中國大陸的崛起,是因為自身特殊的經濟利益,也因為他們是美國的鐵杆同盟。

李光耀2011年曾告誡美國:必須在接觸和孤立中國,這一根本問題上作出選擇,不能兩者並用。

為了扼住中國發展,表面上新加坡與美國不是正式軍事同盟關係,李光耀卻主動邀請美國前來駐軍,2000年4月美新兩國海軍就簽署了協議,讓美國海軍使用樟宜海軍基地,新加坡的樟宜機場現在也一半是美國空軍基地,部署着最先進的F35戰機,如果中國對台灣地區用兵,新加坡一定會聽從美國指揮,切斷中國石油供應,因此是中國心腹大患。

停靠在新加坡樟宜海軍基地的美軍瀕海戰鬥艦與導彈驅逐艦
為了教訓新加坡,給中國布置安全的戰略空間,中國向新加坡一共打出了三張絕殺牌。

第一張牌是通過跟巴基斯坦溝通,要回了瓜達爾港的運營權,讓中國大量波斯灣的石油以後不用再經馬六甲海峽,保證石油安全。第二張牌是全面建設上海洋山港,洋山港的現代化讓上個月來訪的柯文哲“感動震驚”,洋山港建好後,直接採用智能化管理,用無人駕駛車輛運貨,集裝箱裝卸貨物時現場看不到幾個工作人員,運貨效率比傳統海港提高了30%,逼得新加坡運貨量大幅下降。

第三張牌最狠,上海再牛逼也沒有馬六甲海峽,新加坡的黃金地位不可動彈,那怎麼才能打得新加坡這位美國的忠臣小弟服氣呢?

基建狂魔中國想了一想,決定直接在馬六甲海峽再建一個新加坡。

新加坡的優勢不就是因為它在馬六甲有一個獨立的海島嗎?OK,我們跟馬來西亞政府談妥,在離吉隆坡150公里處,新加坡西北面300-400公里處,建設一座深水海港皇京港。

這個港口由中方投資72億美元,分為四大島嶼,由三個人造島和一個自然島組成,佔地1366英畝,一個用於停泊大型艦隻,一個用於停泊游輪,一個用於旅遊觀光,一個用於金融服務。在陸地上,還將修建從中國連接東南亞到皇京港的高鐵。到時候,來自東亞、東南亞、中國,甚至俄羅斯的貨物貿易,都直接繞過新加坡,走皇京港。

新加坡得知皇京港開建後十分抓狂,幾度企圖挑撥中馬關係,可惜中國早已和馬來政府深度綁定,建立中馬港口聯盟,中國的大連、上海、寧波、欽州、廣州、福州、廈門、深圳、海口、太倉跟馬來西亞的巴生港、馬六甲、檳榔嶼、柔佛、關丹和民都魯進行合作,包括技術轉讓、人力資源能力建設、培訓等,中國在港口技術、貨運代理、集裝箱中轉等方面處於先進地位,將對馬來西亞給予更多幫助。

皇京港開通後也將成為馬來西亞最大港口,馬來西亞面對厚利,無論美國和新加坡怎麼離間,都難以改變主意了。

由於途經馬六甲海峽的船隻最後目的大多都是中國,皇京港建成後,停靠新加坡港的船隻將減少80%,這才是對新加坡的致命一擊!

皇京港建成示意圖
2019年第一季度,新加坡經濟增長率為1.3%,到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率僅為0.1%,新加坡經濟正在一路走向下滑,而真正當2025年皇京港建成之日,就是新加坡經濟血崩之時。

如果大家還記得我寫過的《地緣之戰:即將衰落的韓國》,應該記得我不太看好韓國後面的發展,畢竟韓國那麼依賴半導體市場,而在昨天《日經中文網》報道,森國化學社長森田康夫表示,中國生產的氟化氫質量不夠好,故日本將於2019年內將在中國浙江省工廠啟動高純度氟化氫生產,工廠是中國企業的合資公司,雙方均攤100億日元的投資投資額,今後可以從中國向韓國供貨。

森國康夫說,韓國的半導體正在向中國轉移,所以我們要向中國靠攏。

韓國對高純度氟化氫高度依賴,其中日本占其60%的份額,現在日韓正將半導體貿易戰打得火熱,日方卻將半導體的關鍵鑰匙之一交給了中國,聯想到8月10日(就是今天)與日本外務次官秋葉剛男在日本舉行新一輪中日戰略對話,這是時隔七年後,中日第一次重啟對話,而日本商界馬上給出極大誠意。

我不得不懷疑,中日雙方正在瓜分競爭越來越激烈的高端產業鏈利潤,開始聯手打壓二三線工業國或地緣國。

大樹底下無美草,一將名成萬骨枯,中國的崛起首先就會將原本“亞洲四小龍”一一拉下馬來。

回到我開篇說的,亞洲各國或地區的命運,在2019年將發生重大轉折,一些亞洲一線國家或地區將降為二線,而一些加入中國利益鏈的國家或地區,將會緩慢升格為一線。

中國和日本將暫時聯手站在亞洲的最頂峰。

新加坡、香港將從2025年後從一線降為二線。

韓國將會因為在半導體、汽車開始退守有降為二線的危險。

越南、馬來西亞將因為參與中國大戰略或者因為產業鏈轉移獲益。

印度還將享受一段巨大的人口紅利,他們能不能在未來二十年完成國家升級還很難說。

簡單點說,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將會受益,而還在死抱着美國大腿處處與中國為難的國家,將會受到我們的降維打擊。

歷史的洪流滾滾向前,東亞還是會回到以中華文明為首的正常秩序上來,那些還在等着西方世界施捨的國家或地區,終將會面臨被現實淘汰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