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这个世界,房地产商总似乎有着特殊的能量。

去年年底,G20峰会在阿根廷召开。特朗普和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又见面了。两人都有一个特点,都曾经是房地产商,年轻时就相识,还合作开发过很多楼盘,现在都执掌着一个大国。

老朋友见面,异常高兴。按照西方媒体的报道,特朗普还忍不住问马克里:你没想到,我会成为美国总统吧……

这个世界,确实有太多太多的想不到。

特朗普估计也没想到,他这位似乎干得还不错的老朋友,马上就要下台了。8月11日的阿根廷初选显示,竞争对手费尔南德斯得票率超过47%,比争取连任的马克里高了近15%。

胜负基本分明,马克里欲哭无泪,但世界上最绝望的,还不是他,而是阿根廷的股民。

8月12日,黑色星期一,这个大国又要开始哭泣了。

货币崩盘了。

当天,阿根廷比索贬值15%,盘中贬值幅度,一度更达到了30%。

阿根廷央行紧急干预,卖了辛辛苦苦储备起来的1亿多美元,但杯水车薪,根本无济于事。

按照一些西方分析人士的预计,阿根廷比索还可能要贬值20%。

股市崩盘了。

当天,阿根廷主要股指自由落体下降,最终,毫无悬念暴跌了31%。

考虑到比索的贬值,阿根廷股市如果以美元计算,暴跌幅度更达到了48%。也就是说,一天之内,一半的股票市值都蒸发了。

在美国上市的一些阿根廷银行股,股价就瞬间被腰斩了。

惨烈,太过惨烈。

这种惨烈跌幅,放眼全世界,不仅是今年去年前年,也是人类进入21世纪后最严重的一次暴跌。

比这个稍微厉害一点的,是上个世纪斯里兰卡暴跌,幅度达到了61.7%。

但按照目前的迹象,这还只是开始。

阿根廷,不要为崩盘哭泣!

(二)

为什么会这样?

每个国家都会有大选,难免有政权更迭,但似乎没有一个国家,像阿根廷这样反应剧烈。

这次大选,更是高潮迭起。

现在的总统马克里争取连任,主要对手是前总统克里斯蒂娜。但克里斯蒂娜还只是副总统竞选人。她的新顶头上司,则是以前的手下、前内阁首席部长费尔南德斯。

作为阿根廷第一位民选女总统,克里斯蒂娜的丈夫,又是前总统基什内尔。

至于阿根廷第一位女总统,熟悉国际政治的人应该知道,就是赫赫有名的贝隆夫人。按照西方媒体的描述,克里斯蒂娜就经常以新贝隆夫人自居。

按理说,民意如果选择了费尔南德斯和克里斯蒂娜,马克里正常下台也就是了。怎么会一夜之间,经济就崩盘了?

简单来说,阿根廷经济很脆弱,政治家的政策很糟糕,人们的预期很悲观。

不错,在特朗普眼里,马克里是老朋友,一起盖过楼,交情就是不一般;但在阿根廷人眼里,马克里的紧缩政策,让他们生活更困难。

为了还清外债、稳定经济,马克里必须勒紧裤腰带,但他似乎也只会勒紧裤腰带,这带来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阿根廷人生活水平下降。在马克里执政时代,阿根廷人的人均收入下跌了有5%。

去年G20期间,去了一趟布宜诺斯艾利斯,宏伟的首都建筑下,随地而卧的流浪汉真不少。政府公布的数据,在最富裕的首都地区,过去三年绝对贫困人口翻了一番,达到了6.5%,总数约在19.8万人。

可叹,中国人努力在精准脱贫,阿根廷人却纷纷集体返贫。

去年,马克里政府还与IMF达成570亿美元贷款协议。那意味着如果他继续执政,老百姓的苦日子很可能还将继续。

民众当然不满,于是选票说话,克里斯蒂娜卷土重来。她最让人兴奋的政策,就是承诺向退休人员提供免费药品,为普通工人提高工资。

但资本市场更加担心,这样大手大脚,阿根廷财政将不可持续,带来的肯定是极度通胀,IMF也不是慈善公司,最后必然也会翻脸制裁。

于是,前一天民众在欢呼费尔南德斯-克里斯蒂娜的胜利,后一天,全阿根廷看着汇市股市在崩盘,真是欲哭无泪。

可怜,原先值一美元的阿根廷东西,美国人转了一圈回来,只要半个美元就可以买到了,阿根廷人还千恩万谢,感谢你用美元啊!

(三)

100年前,当中国人还在为国家民族命运苦苦挣扎时,阿根廷经济总量在世界排名前十,人均收入居拉美之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发达国家。

据说,在当时的欧洲,形容某人腰缠万贯像个暴发户时,常这样比喻:他像阿根廷人一样富有。

阿根廷一度被称为“世界粮仓和肉库”,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又被称为“南美洲的巴黎”。

最近几十年,阿根廷却从发达国家成功地变成了发展中国家,我们今天说“中等收入陷阱”,第一个可能就是阿根廷。

数据显示,即便到1960年,阿根廷人均GDP还有5642美元;但到2018年,却维持在10040美元的水平;现在比索崩盘后,阿根廷的人均更暴跌了。

为什么会这样?

政治上的你死我活的斗争,经济上寅吃卯粮的喜好,反正,大手大脚惯了,过苦日子谁都不喜欢,于是政策不断在翻烧饼,最后的结果,就是比索阶段性崩盘,国家信用破产,资本也不敢进来。

政治家你方唱罢我登场,更多是口号,也似乎没有带领民众走出困境的能力。

因为是初选,虽然费尔南德斯-克里斯蒂娜胜券在握,但总统马克里仍誓言要上演最终胜利。作为老朋友,特朗普估计也不会袖手旁观。

最后,三点粗浅看法,再简单总结一下吧:

第一,从发达国家成功变身发展中国家,阿根廷做到了。这个世界,总是有太多的奇迹,梅西是一个,阿根廷国家身份的转换,是另一个。政治家拍拍手离开了,苦的是阿根廷的普通老百姓。

第二,勒紧裤腰带,总是让人不习惯。所以,一些国家民粹政治抬头,但民粹的结果,往往是向更深的深渊滑落。过去几十年,其他国家在大发展,阿根廷却在翻烧饼,这中间的教训,太惨痛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第三,一出好戏才刚刚开始。记得2015年马克里上台,离任的克里斯蒂娜不配合,弄得来庆贺的西班牙老国王,被晾在机场没人接,最后只能自己打出租到了酒店。10月27日才是最终的大选日,高潮还在后头呢。

图片来源:摄图网

曾经的潘帕斯雄鹰,如今飞不动了。

当地时间8月11日,阿根廷举行总统初选。此前,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民调都认为,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Macri)可以获胜。

但命运似乎给这位60岁的总统开了一个玩笑。

据阿根廷新大陆周刊报道,当天近3300万选民参加了初选投票,占选民总数的75%。投票统计结果显示,“全民阵线”费尔南德斯组合得票率47.37%,而“变革联盟”的马克里组合得票率为32.23%。当晚22点30分,马克里宣布在初选中落败。

马克里的意外落败给阿根廷的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震动,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狂泻25%,主要股指暴跌38%,阿根廷在美股上市企业集体暴跌,其中EDN跌59.3%、LomaNegra跌57.3%、BBVA银行跌55.85%……

阿根廷市场如此猛烈的“雪崩”态势,也影响到了昨晚全球市场的走势:美股道琼斯指数12日暴跌389.73点,跌幅1.48%。

《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报》报道截图 阿根廷遭遇股汇债三杀

CNBC称,中左翼的候选人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的获得了47.7%的选票,与此同时,马克里和他的竞选伙伴米格尔·安吉尔·皮切托仅获得了32.1%的选票。

马克里的得票率远低于预期,这样大的劣势也令选民们对马克里在10月份能够连胜的机会表示严重质疑。

由于投资者担心前总统克里斯蒂娜代表的左翼民粹主义政府回归,将扭转马克里任下亲市场、亲商业的诸多政策,阿根廷股债汇市周一开盘后遭遇来势汹汹的“三杀”局面。

图片来源:英为财情

当天,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场开始交易后不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狂泻了25%,至1美元兑57比索,较上周五收盘时的1美元兑42.25比索大幅下跌。

另据路透社报道,阿根廷以欧元计价的债券下跌近9美分,债券收益率则上涨了近3%。在北京时间8月12日(周一)晚间美股开盘后,一只追踪阿根廷股市的基金也暴跌了22%。

图片来源:英为财情

截至当地时间14点30分,阿根廷S&PMerval指数暴跌38%,金融和能源类股跌幅居前。

在美上市的GlobalXMSCI阿根廷ETF收跌25%。阿根廷在美上市的企业集体暴跌,截至收盘,加利西亚金融跌56%,GrupoSupervielle跌58.75%,PampaEnergia跌53.8%,LomaNegra跌56%,CentralPuerto跌56%,Macro银行跌52%。

信用违约掉期(CDS)的数据显示,阿根廷在未来五年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当前为72%,明显高出上周五(8月9日)的49%,这一衡量债券风险的五年期信用违约掉期一天内激增逾800个基点。2017年发行的阿根廷100年期“世纪债券”今日价格跌27%,至54.66美分。

据wind金融终端,阿根廷银行同业拆借利率飙升至90%-120%,上周五该利率平均水平为61%。

初选的结果被许多人视为阿根廷10月27日第一轮总统选举的一个关键指标,也被认为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阿根廷选民准备拒绝马克里政府严厉的经济政策。阿根廷股汇债的暴跌,也促使分析师们纷纷发出警告,金融市场更是普遍存在恐慌。

阿根廷央行出手干预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其实在此次大跌前,阿根廷比索就已是今年以来新兴市场中表现最差的货币——年初至上周五已下跌17%。

过去几年,尤其是去年以来,阿根廷比索的贬值简直像“自由落体”。2018年5月3日,阿根廷货币比索暴跌8.5%,8月30日再次暴跌,对美元汇率单日跌幅超过11%,今年4月24日,阿根廷比索再度单日贬值超过3%。

据环球时报,2014年,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还有8:1,2018年初达到了18:1,2018年5月就跌到38:1,如今,已经跌到了57:1。

而在此次比索汇率暴跌后,阿根廷央行不得不出手干预。

据悉,当日晚间,阿根廷央行采取行动,自去年9月以来,首次动用5000万美元的储备干预市场。截至13日晚1点,比索对美元汇率跌幅收窄至17.33%。

图片来源:英为财情

但是目前看来,阿根廷央行的干预行动很可能是把双刃剑,原因就在于阿根廷央行的“金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此前的2018年9月比索大跌时,IMF把阿根廷的三年期贷款计划规模增加70亿美元至570亿美元,但前提条件是阿根廷央行停止支撑疲弱比索的全面干预行动。

2008年金融危机后,阿根廷经济遭受重创,汇率下跌、物价飞涨、民众抗议不断。为了应对危机,阿根廷政府不得不进行经济改革。上届左派政府先后将能源、铁路等多个领域的外资股份强行国有化,使得它与多个欧美国家关系降至冰点,激进的进口与外汇限制措施也使阿根廷一度遭到超过40个WTO成员国以共同声明抗议

而2015年上台的右派政府(现任马克里政府)一夜之间放开外汇管制,导致外汇储备大量流失,为抑制政府过度支出而大幅削减水、电、气等公共服务补贴,更是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弹。在马克里政府治下,阿根廷货币飞速贬值、失业率高达10%、通胀率超过55%。

2018年6月,阿根廷与IMF谈判寻求金融援助,以美元储备为保障消除市场对其经济前景的疑虑。IMF执行董事会批准向阿根廷提供3年期500亿美元贷款协议。作为贷款条件,阿根廷需加快削减财政赤字的步伐。

而此次初选中左派的费尔南德斯获胜,导致市场担心,如果费尔南德斯当选,阿根提政府的预算可能会再度膨胀,从而危及IMF对于阿根廷的经济援助。凯投宏观已经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在阿根廷大选前要求其重新理清债务结构。

布兰科表示:“马克里和费尔南德斯都对结果感到完全震惊。”他强调称,“几乎所有的民调都预测,两位领先的候选人之间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而并非如此悬殊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表明,阿根廷人对马克里政府的政策并不满意。”

然而,分析人士表示,就目前看来,马克里连任的机会看起来已经“越来越渺茫”。初选结果公布后不久,马克里也对他的支持者们表示,他的竞选团队遭遇了一场“糟糕的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