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知名國際關係學者金燦榮在微信公眾號「政委燦榮」發表最新文章稱,7月28日到8月3號他去了一趟美國,行程結束後,他總結出心得:中美關係可能會面臨比較長的困難期。

金燦榮第一站去了趟華盛頓,第二站是愛荷華州的首府,叫得梅因。現在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他就是愛荷華州原來的州長,對中國很熟。然後到加州的聖地亞哥,最後是洛杉磯。

金燦榮表示,行程結束後,他感覺「美國現在華盛頓地區的人對中國意見非常大,他們現在覺得前總統歐巴馬對中國太軟弱了,然後都支持川普對中國強硬。」除了少數智庫,卡內基對中國還算友好,其他不分左右派都一樣。不分黨派意味着明年就算川普先生不執政,他們態度也不變。所以中國要做好心理準備。

金燦榮觀察,到了愛荷華州就好多了,它是農業州,主要是玉米、大豆。他們態度就很好,因為他們對外出口75%銷往中國,中國是它們最大的海外市場,所以他們對中美貿易戰挺關心的,也挺擔憂的。「但是很有意思,愛荷華州現在整體偏共和黨,他們經濟利益受損了,但是他們還是支持川普。」

接下來金燦榮到了聖地亞哥,他說,這裡的人對川普極其不滿。到了洛杉磯,那是一片抱怨,因為他們是自由派的,華盛頓是右派,他們內部這種左右矛盾可以看得出來,都要用人身攻擊,嘲笑川普的。加州的人,他們有點意思,他們對中國的不滿比華盛頓好一點,他們是從右翼的角度也覺得中國現在有點左。

金燦榮在華盛頓時,認為華盛頓的人很懷念20年前的中國,那個時候中國凈給它造襪子、雨傘、玩具。8億件襯衣,換一架波音飛機,那是好的中國;現在中國製造高端武器、殲20、電磁炮,這個可不行。「華盛頓很有意思,他們對中國不滿不是意識形態,他主要就是力量感到威脅。」

金燦榮說,在洛杉磯的那幫主要是學者,他們就是左派。美國的左派,中國叫自由派,他們覺得中國現在有點左,所以他是從意識形態對中國的行為有點看不慣。

金燦榮表示,他的結論就是中美關係可能會面臨比較長期的困難期,而非短期,不是換個人當總統就好,「因為它是集體的對你有看法,不是個別人的問題。」所以中國肯定要做好心理準備,對中國人的生活可能都有影響,對美出口、對美投資就要謹慎一點。

除了雙邊貿易受影響,美國可能在很多制度上限制中國。金燦榮指出,美國希望西方國家,特別是五眼(聯盟)國家,在文化交流、科技交流方面對中國做出很多限制,所以中國的投資貿易都會有一點麻煩。而且現在美國一流的工程大學,因為資金高度依賴聯邦政府,其實校務並不是獨立的,聯邦政府一聲令下,大家都老老實實遵守,基本上不招中國學生。

金燦榮提醒,有一些比較好的專業,特別是科技上美國比較領先的專業,現在原則上就不招中國學生。例如:材料工業、醫藥、基因、大數據、航天航空、深海海洋尖端等美國實力較強的學科,對於想送孩子到美國留學的中國家長,必須事先從長計議。

講座記錄稿

7月28日到8月3號我去了一趟美國,第1站跑了趟華盛頓,第二站是愛荷華州的首府,叫得梅因。咱們現在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他就是愛荷華州原來的州長,對我們國家還是很熟的。我們去他的首府看了一下,然後到加州的聖地亞哥,最後是洛杉磯。

什麼感覺?就是美國現在華盛頓地區的人對中國意見非常大,他們現在覺得以前總統奧巴馬對中國太軟弱了,都支持特朗普對中國強硬。基本上都是這樣。除了少數智庫,卡內基還不錯,其他都是這樣。而且不分黨派,左右兩派都一樣。不分黨派意味着就是明年特朗普先生不執政,他們態度也不變。對不對?所以要做好心理準備,就是掌權的這幫人現在都意見很大。

但是到了愛荷華州就好多了,它是農業州,主要是玉米、大豆。他們態度就很好。因為他們對外出口75%是給我們,中國是他們最大的海外市場,所以他們對中美貿易戰挺關心的,也挺擔憂的。但是很有意思,愛荷華州現在整體偏共和黨,他們經濟利益受損了,但是他們還是支持特朗普。

就是這個老頭挺可愛,跟一般政治家不一樣,說到做到。管他做到沒有,反正他在這做,嘿嘿嘿,這麼一個情況。所以愛荷華州對中國態度比華盛頓的人好,因為他對特朗普是一個很奇怪的一個心理:對他有點不滿,但是還支持他。

然後就到了聖地亞哥。這裡的人,他們對特朗普是極其不滿。還有到洛杉磯,那是一片抱怨。因為他們是那種自由派的,華盛頓是右派,他們內部這種左右矛盾你可以看得出來,都要用人身攻擊來嘲笑特朗普的。加州的人,他們有點意思,他們對中國的不滿比華盛頓好一點,也挺不滿的,但他們是從右翼的角度也覺得中國現在有點左。

華盛頓那邊說你威脅我了,對吧?他是這種力量上的那種不滿。華盛頓的人很希望很懷念20年前的中國。那個時候中國凈給它造襪子、雨傘、玩具。8億件襯衣,換一架波音飛機,那是好的中國!知道吧?現在你搞什麼(高端)武器,是吧?搞殲-20,(他說)這個不行。電磁炮,他說這個不行。就是你搞高端不行,搞低端沒問題。所以華盛頓很有意思,他們對我們不滿不是意識形態,他主要就是力量感到威脅。

在洛杉磯的那幫主要是學者,他們就是左派。美國的左派,我們叫自由派。他們覺得中國現在有點左,所以他是從意識形態對我們的行為有點看不慣。

這一圈下來,我總的結論就是中美關係可能會面臨比較長的困難期。它不是短期,比如換個人就好。因為他是集體對你有看法,不是個別人的問題。所以中美關係不太好,可能是一個比較長期的現象,肯定要做好心理準備。對我們的生活可能都有影響,對美出口、對美投資就要謹慎一點。

另外除了雙邊貿易受影響,美國可能在很多制度上限制你,對吧?他可能希望西方國家,特別是五眼(聯盟)國家,有五個英語國家,在文化交流、科技交流方面會有很多限制,所以我們的投資貿易都會有一點麻煩。

另外就是人際來往也是有點麻煩。現在美國一流的工程大學基本上不招中國學生,他們也怕這個麻煩。原來我們以為美國的企業、大學挺獨立的,還真不是。聯邦政府一聲令下,大家都老老實實遵守,對不對?其實美國政策執行是特別嚴格。一旦聯邦政府有一個規定,都是老老實實執行。很多大學,就是私立大學,他們的資金也是高度依賴聯邦政府的。就像哈佛、斯坦福這種好大學,大概他們的全部經費裡面有40%左右是聯邦政府給的,到地方政府再給一點,然後自籌一點,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市場化的。你拿人錢就手短嘴軟。所以很多大學都特別是拿到聯邦政府支出的,就是不要你中國學生,怕麻煩。

所以你們如果有孩子想送出去就要算一算。怎麼說呢?就是有一些比較好的專業,特別科技上美國比較領先的專業,現在原則上就不招。具體呢?他們有人統計過有那麼幾十項,我自己沒有統計,就粗略地講,那種材料工業,美國明顯比我們好,不讓你學了。醫藥、基因、大數據、航天航空,還有深海海洋尖端,他不讓你學了。文科還行,文科他繼續讓你學。他是這種尖端科學不讓你學,所以你們要送孩子走就要考慮困難。

OK,關於中美關係的現狀,我就簡單點到這裡。

  

更多  【視頻】美國第四輪對華關稅制裁提至15% 特朗普被記者逼問中美通話細節露餡了